珍愛藻礁公投在校園掀起粉紅風暴,真正感到意外的恐怕不是公投發起人,而是蔡政府。因為公投一旦成案,將為8月底的公投增添柴火,甚至炒熱已經冷卻的萊豬公投等議題。而正因為蔡政府「提早焦慮」重蹈2018年底九合一大選時的覆轍,於是協同網軍下重手出征滅火,但反而意外促成這「早焦」憂慮成真。

在這場藻礁攻防戰,民進黨恐怕除了「阿共陰謀」的抹紅戰術無用武之地外,其他招數悉數輪番上場。第一招總是慣用「馬維拉」甩鍋前朝,眼見無效,再用藍綠對決凝聚支持,寄望操作反藍仇恨動員,讓政治綠壓倒環保綠。但是用政治汙水波髒環保議題這兩招,顯然對風暴發起中心的各大學起不了作用,於是抹黑的人格毀滅戰接力上演,指控公投領銜人潘正忠與東海大學林惠真教授此舉涉及巨額金錢利益。

接著則以缺電、重啟核四、繼續燃煤等停止「三接」代價來恐嚇威脅民眾。最後再發動另一批所謂的環團出來帶風向,一方面呼應蔡政府對國民黨背後別有動機的指控,另方面也讓民眾形成環團分裂的印象,避免產生環團對抗政府的既定觀感,以防杜討厭民進黨的燎原之火復燃。

藻礁公投發起人在2月底原本只想死馬當活馬醫,四處卑微訴求讓公投成案,讓這個議題推上公眾辯論就好,但沒想到釣出來的卻是民進黨殺招盡出。我們想想,早已被執政黨把持操控的環評,搞到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憤而辭職,而即將著手動工的三接工程,若不是「公投」,誰會鳥你?

民眾為何選擇公投,當然是對執政者決策的不滿。當民眾被逼得只能啟動最後且唯一的殺手時,政府才想到派3人小組去試圖溝通軟化保礁團體,而且一開始還所託非人,找些不相干的人去摸頭,難道不是為時已晚?而在此過程中,政府和、戰兩手策略並用,根本只是弄巧成拙,護礁團體如果在這種壓力下屈服,豈不更反遭批評?既然公投已箭在弦上,如今已難回頭,唯有透過公開政策辯論,訴諸公決。

此事件從頭到尾,徹底暴露蔡政府處理問題的方式,看不見相關機關回歸問題的本質,與民眾進行溝通。先是一意孤行,操控環評力排眾議;後則用盡迂迴方法,透過媒體網軍導引風向,打擊反對聲音,為的只是繼續堅持既定立場。

網路讓公眾討論更容易,資訊傳播更快速,促使公民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變成更為常見的一種決策模式。政府部門必須更加適應這種直接民權的潮流,透過辯論,正面迎向問題,聽取公眾意見,也說服民眾。但如果只想透過邪門歪道,欲蓋彌彰,藉著網軍到處潑髒水而非正面回應,反而更會使民眾心存懷疑。

公投能保護的不只是藻礁,而是制衡悖離民意政府的最終手段。民進黨政府限縮公投的權力,悖離了世界的潮流,卻阻擋不了民意的反撲。而迷信網軍帶風向可以左右一切輿論與民意,在這次粉紅風暴中,終於踢到鐵板。而這只是開始!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公投 #民眾 #網軍 #透過 #粉紅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