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正籌劃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蓋6座半導體代工廠!

咦?不是1座年產僅2萬片的「小」廠嗎?何以變成了要「衝刺美國佈局」?對於認為台積電是迫於美國政府壓力,才赴美亞利桑那「應付一下」設個廠,因而有可能削弱台積電整體獲利能力的投資人來說,這不等於是要擴大不賺錢的買賣了嗎?

也有道理喔,畢竟台積電早在1996年即於美國華盛頓州建立了晶圓11廠,其網站首頁自稱是「全美第一家專業代工廠」。如果在那麼接近大客戶的位置設廠有比較優勢,絕不會到現在才規劃推進第二步。

顯然不是商業考量,而是國際政經大「勢」使然,此勢何來?實緣於美國為了保持全球霸主地位的國家目標。川普做了什麼,拜登也會照做,只是方法不同。

台積電號稱台灣的「護國神山」,隱含保有它,台灣就很安全之意。何以安全?可能一是老共就不打台灣了,可能二是美國就會盡力保護台灣了。

若是後者,問題就來了,護國神山在亞利桑那複製了一座之後,美國人豈不就不用保護台灣了?來梳理一下拜登政府近一個月的相關作為,也許會有答案。

2月23日,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舉行「新興技術及其對國家全的影響」聽證會,Google前執行長施密特(Eric Schmidt)表示「台積電對美國的國家安全至關重要」。曾擔任美國國防部科技顧問的施密特並非即興發言,他早在一個月前就提交了一份名為《非對稱競爭:應對中國科技競爭的戰略》報告,其中指出「下一代晶片技術......既可以『卡』中國的脖子,又能提升整體創新速度的技術」。他還建議拜登政府在關鍵科技領域對中國進行限制,同時組建科技聯盟共同應對中國。

同一場聽證會中,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說的更直白:「我們對台積電的依賴很大......中國想動用武力強行占領台灣領土......台灣對美國人來說,不僅是一個戰略和道德問題,我們要確保中共不會控制世界上最重要的晶片製造商」。

第二天,2月24日,拜登簽署行政命令要求屬下在未來100天內,先完成針對半導體、電動車電池、稀土與藥物的供應鏈調查,另外針對國防、公衛、通訊、交通、能源、與食品等六大領域,以一年的時間進行同樣的審查。

簡而言之,就是不能讓美國企業與人民陷於物資匱乏的危險境地,重中之重就是半導體,拜登右手食指與拇指夾著一小枚晶片的照片,堪稱經典。只是要在美國重建半導體製造體系,大不易,拜登提到國會提案要投入370億美元,夠嗎?

台積電今年第一場法說會中宣佈的2021資本支出為250~280億美元,換言之,美國國會準備的銀兩,不過只是台積電一年的資本支出額,似乎不太夠。聯名向拜登寫信要求「晶片國造」的美國半導體高階主管們,是否很失望?

施密特的建議,拜登聽進去了。2月28日華爾街日報專文披露了拜登政府:徵求盟友組成聯盟,一同對抗中國科技的步步進逼。報導中說美國先挑了半導體、出口管制、技術標準、量子運算、人工智慧、生物科技、5G電信、規範監控術的規定等領域來「揪團」,換言之,爾等一眾中小國,若在此領域中有相當實力,就有資格成為我大美霸權的盟友。以前國際關係學者談盟友,隱含「軍事同盟」之意,現在改打科技戰,出現「科技同盟」的概念,也很合理。

華爾街日報這篇報導的副標題是「結合半導體與人工智慧,以挫敗北京的野心」,內文也強調半導體是美國最希望建立聯盟的領域。所以,台灣也雀屏中選啦。

其實,早在2月25日,川普政府時代賣軍火挺積極的美國在台協會,就已華麗轉身為產業掮客,於台北會見了幾十名台灣半導體相關業者。值得注意的是,這則訊息,是日本經濟新聞社先發出後,台灣媒體才轉述。同一天,日經還有一篇評論,點明了美國的目標:「美國與盟友建構『無中國』的技術供應鏈」(US and allies to build‘China-free’tech supply chain)。桃太郎很關心此一發展,因為他們的半導體設備與材料水準,讓他們也跟美國、荷蘭可以組一「盟」。

小結是,雖然台積電在亞利桑那的廠區(mega site),本來就設計未來可容納6座廠(Fab),但可能沒法一個階段(phase)一個階段慢慢來了,這顯示美、中科技戰的戰況比半年前激烈了。美國也許不至於只因為台灣有台積電而保護台灣,但台灣也需要更多座護國神山。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美國 #台積電 #台灣 #拜登 #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