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和江宏傑據說婚姻不保了。

愛醬的粉絲怒了,高呼台灣男人真可惡。

而在好多好多年前,在到北京讀書的前幾個月,還聽過台北公司同事在說自己某某台幹親戚「在廠裡多受歡迎」。噢,大陸女人挺喜歡台灣男人的吧?

到北京一年後,我回台灣時就用慈愛的眼神看著我的男性朋友們,不忍打斷他們的美夢,但也不得不點醒這群天真的小可愛──以自身觀察來說,台灣女生在北京,還算有市場。

台灣男性?欸……

這篇文章寫於2020年,但在當下以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應該都適用。

必須說,在大陸女性意識高漲的當下,在這裡謀生的台灣男性所有的優勢,就是如同偶像劇般的口音和噓寒問暖,以及識相。畢竟,比起二十年前外頭彩旗飄飄、甚至活在「我們台灣人」小圈圈裡的台商們,這代台灣男孩子儘管能看「嚮往的生活」、熟知華晨宇等大陸明星,仍敵不過大陸城市姑娘們的一句話──台灣人呀?你們台灣現在是不是經濟不好?

艾瑪。

■今時不同往日

台灣人是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今時不同往日」了呢?有人說是從台灣財經雜誌紛紛開始講「台商西進」開始,有人說是《甄嬛傳》殺進台灣後開始。

但對於一位二十五歲的台灣上進青年而言,真正意識到時代變了,是從他在北京成為兢兢業業的小白領後,交了一位大陸女友開始。

交女友,自然是大喜,在一次與母親的通話中,他告訴母親自己找了大陸人,然後母親有段時間沒吱聲。

他的腦海開始腦補了過去台灣老上演的八點檔劇情;老母親音量放大,什麼,你為什麼找個大陸的?習慣都不同,這樣以後怎麼一起吃飯?你沒看電視嗎?大陸女生騙老榮民的案例可多了~~

然後他母親問了,濟南呀,那算是一線還是二線城市?

他去百度了一下,回秉母后,二線。母后「喔」了一聲,挺好的。

「時代變了,我媽從來沒到過大陸,還知道有分一二三線城市。時代還真不同了。」男生在微信上跟我感歎。

我問他,跟大陸女友談戀愛的感覺?他思索了一下,嗯,好像就是.……回到人間凡塵的感覺。

我們倆,得有個未來。

我們倆,得考慮一下以後要不要孩子、買不買房。

我們倆,得想想以後怎麼過日子。

聊到這裡我激動了,對對對,我完全懂啊。幾年前曾跟傳說中月入五萬的大公司工程師約會,在一家上海菜館裡,當他開始問對以後生孩子的看法後,我就吃不下飯了,內心奔騰著無數次尖叫──我要玩、我還要玩、我還要再多玩好多好多年,不要跟我講生孩子啊!

我們聊聊明年的旅遊計畫不好嗎?

2017年台灣平均結婚年齡是女性31.7歲、男性34歲,這只是帳面數字,在台北40歲不結婚的單身男女大行其道,「一個人也很好」的書更是熱賣,於是姆們台灣土著,不論男女,到了三十歲都還自認寶寶,想跳舞想換男友想周遊世界。

而我們這群來到大陸的甚至以「西方先進」之姿批評大陸青年,三十歲說自己是中年?二十八說自己剩女?你們幹嘛年紀輕輕就進入家庭虐待自己?

台灣寶寶們,真正開始長大,基本是從瞭解、甚至進入大陸婚戀市場開始。

相較於台灣人對未來溫溫吞吞、不急不火的態度,大陸朋友們大多目標明確。比如我那群同事,不論北京還是以前待過的上海的,在吃喝玩樂之餘都會感歎一下「啊,雖然想浪,但什麼年紀好像就該做什麼事。」

■ 父母們眼睛都精著呢

我研究生畢業後去往上海奉賢區,一個再往前開幾步就到浙江、又大又新的一房一廳才1700元(人民幣,下同)租金的美好郊區,作為一個光榮的郊區人民,每週末都會打車去附近的超市逛逛、順便喝一杯一點點,而出租車師傅特別愛跟我抱怨,哎呀,我兒子都單著呢,以後會不會變光棍?

我說,師傅您不是奉賢本地人嗎?家裡也有房,怎會找不到媳婦?師傅一歎,這兒有房不管用,人家不只要這兒有,城裡也得有。「所以說,我們奉賢許多光棍呢。」

要不要這麼誇張啊?我講給當時的上海同事們聽,他們點點頭,是啊,這兒的房才多少錢?表面說是上海,但姑娘以及諸多父母們眼睛都精著呢。

大陸老一代在替兒女操心時,腦內往往自建計算器:男方市區有兩套房,一套父母的一套爺爺奶奶的,這兩套大概合個XXX萬?但是結婚小兩口得再買一套啊,不行,這帳得好好算算。

相對地,台灣老一代替兒女操煩婚事省心太多,我閨蜜今年結婚,閨蜜父母表示十分歡欣──男方竟然願意買房?大好青年啊!儘管是買在新北市的新開發便宜地區,但是至少願意買房啊!

真好啊,還計較啥呢?

台灣媒體常說去大陸工作得有狼性、有「叢林法則」,但在我看來,大陸的就業市場遠比婚戀市場可愛、單純、天真、美好太多。台灣青年們,在北京安頓好不過是最簡單的第一關,往後開始「飽暖思淫慾」了,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

於是,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嫁台灣人」,往往會跑出「摳門」這個關鍵字。於是,相較於三十歲仍保養得宜的台灣女青年,台灣男青年成了沒那麼受歡迎的群體。

■台灣男生的兩個優勢

就算擁有比大陸同齡人都年輕的外貌,仍敵不過一個殘酷現實──就算是台北市的房子,也打不過北京上海深圳。

而台灣父母,如果聽到兒女開口要幾百萬在北京買房結婚,多數會一巴掌搧過去──你看老子長得像一台ATM嗎?

幸好,堅強英勇的台灣男青年,在這片廣大的婚戀市場中有兩項無可比擬的優勢,一個是優惠政策(如在北京入學方便)。還有一個就是,姑娘,想不想以後去歐洲免簽呀?

當然,還有一批幸運的台灣男人,與台灣小女友一起奔赴一線城市謀生,兩人合租在一個地段不怎麼好的公寓裡,攤下來一人2500元左右,閒暇時間可以看電影刷淘寶。

兩人到北京,一開始也處於探索期,就像小貓剛睜開眼睛一樣東聞聞西嗅嗅,把家裡附近的飯館先嘗一遍,再刷一遍故宮天安門南鑼鼓巷,然後擼一遍天津啊平遙古城啊西安啊,等這些程序都結束了,才正式成為半個北京居民。

通常這時兩人就會發現不對勁了,一個人一萬多的工資原先都感覺沒啥不好,但此時他們才驚覺自己竟然是朋友圈中最窮酸的。再傻樂傻樂個兩年,兩人就會完全成為落入凡塵的俗人,看見東三環的房,腦子內的計算器便滴滴答答響。

這個房一平方米得十萬吧?換算成台灣的坪數,哎喲一坪要一百多萬台幣呀?見鬼去啦!

然後,有感而發地在臉書上寫下「北京居,大不易」,此時的兩人離地道北京居民的距離,只差發不出一個「ㄦ」。

自然,倆成熟的北京居民會考慮到未來,然而兩人此刻已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多掙錢,多旅遊,養隻貓,爭取早日退休滾回台灣養老。

至於養個娃?抱歉,他倆長得又不像一間銀行。

■找到生命中的女王

而單身的台灣男青年們,只要持續努力不懈,也可能找到生命中的那個女王。而那位大陸女王,基本過個幾年很可能就被洗腦了,開始鄙視起自己的同胞,一個個三十歲出頭,何苦活得老氣橫秋?

爭取早日買房?拜託,別這麼想不開,到時一起移居台灣不好嗎?(郭雪筠/台北女孩)

#大陸 #台灣 #台灣男 #一個 #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