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西洋歌曲和校園民歌時期的積澱、洗禮,進入80年代後,台灣音樂產業開始步入快速發展期,出現了第一批專業的音樂製作人,個性化的創新熱潮在行業形成氣候,各路唱片公司百花齊放,大型唱片公司如追求「樂以載道」的滾石和擅長商業運作的飛碟的良性競爭,引導著音樂產業的繁榮。1987年7月台灣正式解嚴,80年代末期的台灣,政治、經濟都取得了長足進步,唱片業也在當時真正發展成為一個分工細化的成熟產業。整個80年代的十年,台灣唱片銷量足足膨脹了30倍。90年代,來自香港、東南亞、美國華僑、日本的歌星們以及諸如索尼等國際唱片公司都紛紛來台灣開拓市場,台灣本土的滾石公司也積極向外進軍,台灣樂壇進入眾聲喧嘩的黃金時代,奠定了台灣在華語樂壇的王者地位。到97年,台灣唱片業銷售達到巔峰,每個歌手的平均唱片銷量以30萬張起跳。

如果追溯更早的話,台灣音樂產業的真正發軔其實可以溯源到日據時期,當時日本人把留聲機與唱片帶到了台灣,先在教育領域普及,後來一些日本唱片公司來台灣拓展市場。1914年,日本日蓄公司帶著台灣樂師林石生以及十多名歌手赴東京錄製了第一張由台灣人自己演奏、演唱的唱片,這可以視作台灣音樂產業的發端。1930年代,隨著工業的進步,原先價格昂貴的留聲機、唱片也開始進入普通家庭。1932年,阮玲玉主演的無聲電影《桃花泣血記》在台熱映,也使一首同名宣傳歌得以流行。當時台灣第一大唱片公司古倫美亞找歌手灌錄了唱片《桃花泣血記》,這張唱片後來在市場引發轟動,成為台灣流行音樂的一個轉折點。此後市場上出現了一批熱賣的本土唱片,成就了台灣音樂產業的第一個黃金時代。現在仍舊被廣泛傳唱的《望春風》《雨夜花》就是那時候的作品。二戰的爆發讓台灣遭受空前戰火的洗禮,古倫美亞公司被美軍的炸彈炸毀,台灣音樂陷入一段較長的停滯期。

1949年後,國民政府敗退台灣的同時,也把大陸各地的不同文化(包括當時上海的流行歌曲)和大量的優秀人才帶到了台灣。美麗的寶島,在歷經劫波之後,成了不同文化源泉匯流的樂土,相比當時的大陸,多元的文化基因可以在台灣更加自由地交融、繁衍,這為台灣音樂事業今後的長期繁榮培育了富含營養的土壤。50年代,廣播、有聲電影、低轉速大容量唱片的出現成為音樂產業在台灣復甦的平台,台灣歌壇首個偶像級明星文夏在此時粉墨登場,台灣現代流行音樂產業鏈至此初現雛形。到60年代,隨著電視產業的萌芽,聽歌已經不再是難事,而台視的著名歌唱節目「群星會」、電台舉辦的各類歌唱比賽則發掘了之後支撐台灣本土唱片業發展的一大批歌星。台灣的流行音樂在此時開始大量出口東南亞市場,並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唱片工業模式。

■網路衝擊 打開更大音樂市場

自從新世紀以來,由於網絡的衝擊越發厲害,音樂產業日漸式微。如今香港的流行音樂已經沒落,唯獨台灣仍在堅守華語樂壇的最後一塊高地。雖然在台灣,唱片銷售同樣不太景氣,一個歌手光靠賣唱片很難立足,不過音樂作為最能震撼人心的藝術依然不乏生命力。唱片業的衰落,並不意味著人們深愛的音樂從此走上末路,相反在科技的推動下,一個更大的音樂市場已經打開。

據台灣媒體介紹,現在的台灣樂壇,CD可能賣不動,但歌星的演唱會卻火爆異常,有說法,開演唱會可能是當下台灣最火的生意。2015年4月「阿妹」張惠妹在台北小巨蛋開唱,在聲光電科技的營造下,成就了一場場勁爆的視聽盛宴。由於現場聲勢過於熱烈,對周邊居民夜間生活產生了地震般的影響,以後阿妹再申請場地恐怕會成問題。台灣演唱會的火爆情勢可見一斑。據瞭解,在台灣,熱門演出基本是一票難求,必須靠運氣秒殺,黃牛票的炒作力度更是遠勝股票期貨。小巨蛋全年的場地檔期也早早就被各類演唱會搶占一空。演唱會產業的紅火還帶旺了演唱會技術人才的薪水,以及周邊配套產業。不少癡心的歌迷,對於偶像的追捧,也可謂傾心傾力。比如阿妹此前連演10場,看了5場以上的歌迷就不在少數。

可以看到,台灣的演唱會市場能出現今天這樣的盛況,絕不是歌手和歌迷的一時興起,如果沒有過去幾十年音樂文化的深厚積點和代代傳承,也就不會有如此眾多癡心不移、摯愛音樂的歌迷,如果沒有如此廣泛的歌迷基礎,演唱會經濟的繁榮就無從談起。而如今一些街頭演唱會、小型室內演唱在台灣更是多如牛毛。時代一直在變,任何產業都逃不過從高峰滑向低谷的自然規律,但令人欣慰的是,台灣人民(包括音樂工作者和歌迷)對於音樂的愛始終沒變。這一切似乎又有理由讓我們回溯到台灣校園民歌開始流行時那段張揚純愛的青蔥歲月。

■一個有愛、有音樂的地方

台灣還舉辦過校園民歌三十週年的演唱會,當時有不少大陸的朋友赴台只為聽這一場。台灣的歌,彷彿擁有穿越時空的力量,不僅提升了台灣的魅力指數,也在無形間拉近了兩岸之間的距離。如果沒有台灣的音樂,不知道大陸人民還要在對真正好歌的追求中飢渴多久。和很多人一樣,我也打算有空去台灣走走看看,因為那是一個有愛、有音樂的地方。

本文由兩岸青年公眾號提供

#台灣 #唱片 #音樂 #演唱會 #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