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全國人大通過香港選制變革,讓人想起伊索寓言「烏龜背蠍子過河」的故事。

有隻蠍子要過河,但不會游泳,看到烏龜在河邊歇息,心生一念,想請烏龜幫牠背到對岸去。烏龜聽了嚇一大跳,因為蠍子有毒刺,當下拒絕。但蠍子不放棄,對烏龜說:「你不必害怕,我如果螫你,自己也會同歸於盡,我怎麼會做這種害人害己的事呢?」烏龜一想也對,於是放心地背了蠍子過河。

一開始雙方相安無事,可是才剛游到河中間,正當水流湍急,烏龜突然感到尾部一陣劇痛,知道被蠍子螫了,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烏龜想不明白,蠍子為何違反承諾,竟在渡河途中螫牠?於是忿然質問蠍子。沒想到蠍子竟然回答:「我也不想螫你呀,可是,螫人是我們蠍子的天性,想改也改不過來呀!」

1984年初中英最終回合談判前夕,眼看回歸已定,北京大派「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定心丸,《信報》創辦人林行止對中方承諾存疑,特別引用這則寓言。當時許多人都相信,香港對中國太重要了,北京無論如何不會毀掉香港,就像蠍子不敢螫烏龜一樣,否則就是同歸於盡。

但林行止認為,香港與北京的從屬地位一經確定,等於北京將繩子套在香港脖子上,將來收不收繩子的主動權完全操諸北京領導人手上。北京明知「領導」可能帶來惡劣後果,但仍會禁不住去「領」它一下「導」它一下,只因這是中共體制特性,就像蠍子天生會螫人一樣。

如今香港發生的一切,彷若烏龜與蠍子故事的翻版,確實就像林行止37年前的預言。然而香港是否真的已經死亡,卻還是一個待解的問題。

從國際的觀點,法治與自由是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條件,一個沒有言論、結社自由,失去法治與民主前景的香港,當然已是消亡殆盡。但從北京的角度,《香港國安法》的實施與選制的變革,是為了止暴制亂,使「一國」更落實、「兩制」更完善,真正實現香港的二次回歸。

北京的底氣其來有自。自《香港國安法》頒布以來,香港的自由空間與法治程度急速下墜,港股卻依然每天有幾千億元的成交。歐美大行不見撤離跡象,中概股返港更是漪歟盛哉,從阿里巴巴、京東、快手、網易到最近的百度,一個接一個為香港「構築起新經濟護城河」。這代表什麼?代表北京透過染指香港,已經摸清國際金融的底細,知道如何玩弄全球資本於股掌間。

至此,渡河故事有了新解。原來蠍子螫龜雖是本性,卻不是魯莽行事,更非甘願同歸於盡。只因蠍子夠聰明,早於渡河途中,學會了烏龜的本事,眼看烏龜漸漸不聽使喚,要牠往東偏偏轉西,終於痛下毒手。

烏龜被螫淪為波臣,當然是死路一條,就像香港已不再是過去的香港。然而龜死了殼還在,即使港人遷移、港資抽離,自有北人南下、北水南注,不消多久,香港就會以另一種面貌出現。屆時明明「馬照跑、舞照跳」,如何說牠已經死了呢?

(作者為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

#蠍子 #烏龜 #香港 #一個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