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閉幕的大陸「兩會」,外界焦點都放在香港選制改革方案上,這不過是表層現象,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在「兩會」上的一席話,道出了深層原因。他說,「現在這一代中國年輕人正在變化之中,心態、思想也在改變…他們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

大陸對制度和國力的自信

有別於反覆推敲、措辭精確的正式講稿,大陸領導人即興場合的談話,更能反映真實的心態。無獨有偶,早在5年前,時任中紀委書記的王岐山,也在一次即興講話中感慨,過去他們到美國時總是對美國投以羨慕眼光,如今「孩子們」去美國已經覺得不以為然。這與習近平「平視世界」之說異曲同工,都代表一種對制度和國力的自信。

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大陸對西方從「仰視」變為今天的「平視」,不僅僅是經濟、軍事實力以及國際影響力的平起平坐,還有心理層面的巨大改變。有消息指出,去年中共五中全會上,北京領導層先後提出兩個概念,一個是「西強東弱是歷史,東升西降是未來」,另一個是「西方之亂與中國之治,形成鮮明對比」,這兩段論述與「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共同構成了中共政治菁英對今後世界情勢及大陸國際地位的基本研判。

尤其是過去這一年,外部世界的許多跡象都強化了大陸領導層的心理認知。例如,川普在美國攪動民粹一事無成,最後不僅狼狽下台,還留給美國社會巨大撕裂和一次罕見的國會山莊暴亂。反觀大陸政治進入「超穩定」狀態,又一個五年規畫奠定;再如新冠疫情爆發後,大陸在遭遇巨大危機的困境下,以「新舉國體制」在半年內基本控制本土疫情、迅速恢復經濟,反觀西方任何國家、任何體制都難以做到「清零」狀態,疫情不時反彈。

這時候就有必要再回來探討香港議題。在北京眼中,近年來香港出現的一系列風波和問題,恰好印證了他們對「東西治亂」的辯證思考。香港兩派政爭乃至2019年開始出現的大規模社會抗爭,在北京看來就是「西方之亂」對自身穩定的威脅,再加上港府在應對疫情上表現不佳,與北京亦步亦趨的澳門卻能有效控制,率先與大陸各省恢復通關,更強化了北京對香港「治理問題」的既有邏輯,屢屢要求港府以澳門為「榜樣」。因此,當新的選舉制度出爐,外界批評此舉恐徹底逆轉香港民主化方向時,北京完全不在乎各種異議,認為自己才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

兩岸心靈契合的最大考驗

當中國大陸已經平視世界,不再仰視西方,甚至在某些方面開始「俯視」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缺陷和問題時,台灣應該如何自處?如何看待今天的大陸?如何與大陸菁英及民間溝通?這是擺在台灣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坦白講,作為大陸曾經仰視的對象,台灣向來對大陸都有一種優越感。即便現在台灣GDP已經被福建省超越,但無論是自由民主制度、多元社會文化,還是台灣在科技、醫療的核心優勢,台灣很難扭轉對大陸的既有心態。

這才是對兩岸融合、心靈契合的最大考驗,但這也是台灣作為中華民族一分子的歷史機遇。對台灣來說,中西交融的歷史背景與制度特質,決定了台灣人對中華文化與西方文明的兼容並蓄,而這恰恰是中國大陸在「平視」西方過程中所欠缺的。台灣不應妄自菲薄地「去中」,而是應該預見性地看到未來中國大陸與西方世界可能產生的一場「文明衝突」危機,並在其中扮演溝通、緩衝的角色。否則,如果台灣把自己界定為代表西方世界「抗中」的先鋒,這不僅是真正意義的「自我矮化」,也會把自己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過去30年大陸的經濟成長的確亮眼,但相對於以百年為尺度計算的西方現代文明來說,只是一個片段。中國大陸要學會與西方世界在平等尊重的基礎上和諧共處,一個重要指標就是如何以和平方式處理和解決兩岸的政治分歧,這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歷史責任,也是中國對全世界的最大貢獻。

對比這20年中國與西方在香港以衝突收場,大陸對台灣應該更加耐心、更多善意,更充分地融合,為「百年變局」開啟中華民族新命運。

#台灣 #大陸 #一個 #西方 #平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