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修例暴亂演變至今,港版國安法罩頂,農曆年後,港府一口氣逮捕了47名反中亂港分子。緊接著,人大修改香港選制,民進黨忙不迭地譴責北京片面修改香港選制,踐踏香港民主人權。台灣媒體也沒缺席,指摘香港選制改變,新的選制確保「愛國者治港」,實為「愛黨者治港」,藉以佐證「一國兩制」已死。近日,7大工業國集團(G7),更是不甘寂寞地湊上一腳,批評中國修改香港選制,並要求停止壓迫香港民主運動。

英國殖民香港時期的100年到155年期間,香港人基本上就是任由英國人踐踏的次等人民,既不是英國國民、也非英國公民,更別說有什麼自由民主的選舉和人權的基本保障。怎麼?香港回歸中國後,曾經壓榨欺凌香港人的英國佬,忽然換了一副面孔,居然幫香港人爭取民主人權了?英國殖民香港期間,為什麼不比照英國本土,給予香港同等的民主制度和人權保障呢?

說穿了,英國這老牌的殖民帝國主義國家,信奉的是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壓根兒覺得非白種人不夠資格實施什麼民主政治,也不配談什麼人權。因此,英國殖民所到之處,印度、緬甸、喀麥隆、蘇丹、奈及利亞、南非等等,處處可見暴力鎮壓當地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斑斑血跡,何來民主風華、人權偉業?

不只是英國,其他7大工業國家集團成員,美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加拿大、日本,哪一個沒有殖民海外的劣跡?就算加拿大似乎沒有殖民的前科,但加拿大也曾經對境內15萬印地安人實施種族和文化滅絕的行動。至於美國,不說它以殖民者的姿態,在境內屠殺印地安人,掠奪資源,美國侵占西班牙殖民地、進佔墨西哥領土、乃至於在二戰後,以龐大的軍力掠奪石油和其他戰略資源,無一不符合殖民帝國主義的定義!而美國在中東及拉美扶植的親美傀儡政權,全屬軍事強人政權,何來自由民主?哪裡又見過其他西方國家發聲糾正?

殖民帝國恣意壓迫殖民地的人們,從未想過要提升殖民地的民主人權。他們收攏當地的貴族仕紳,「以夷制夷」,目的是在藉豢養了一批又一批的御用馬仔來壓榨當地人民,絕非要培養當地的民主陣線、人權鬥士。香港沒有回歸前,從未聞西方國家聲援香港人的民主人權,這回,通通跳出來大肆批評北京修改選制,迫害香港民主人權,G7國家果真是民胞物與、人權至上?還是借題發揮,給中國穿小鞋?

還記得拜登說什麼嗎?「習近平骨子裡沒民主!」豈止是習近平,白人至上主義者根本不相信華人骨子裡有民主,正如他們不願正視華人經濟的崛起和復興。這才是當前香港問題的癥結所在!

香港回歸後,實施「一國兩制」,港人公民權和人權、香港經濟自由度,較回歸前大幅提升且持續進步,各國在香港獲利豐厚。等到香港爆發反修例動亂,西方國家一面痛責中國背離了中英香港協定,破壞一國兩制,一面搧風點火,鼓吹香港革命、香港獨立。同樣的暴亂發生在西方國家,高舉革命獨立的旗幟,試問,西方國家鎮不鎮暴?平不平亂?西班牙鎮壓巴塞隆納獨立運動,西方默默無語。華府警察和維安部隊武力鎮壓進襲國會山莊的川粉暴徒,各國拍手叫好。西方政客和媒體之於香港問題,不僅雙標,簡直就是殖民帝國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幽靈的復辟。

天底下有哪個國家可以長期容忍一地的政治人物、法官、高級警司等社會菁英擁有雙重甚至多重國籍呢?哪個國家可以長期容許這樣的「一國兩制」?哪個國家不要求「愛國者治國」呢?為什麼美國總統可以鼓吹愛國,中國總書記就不能要求香港人愛國?愛國者治港,不過是遲來的法治!

香港陷於今天的境地,所謂民主人士「呷緊弄破碗」,難辭其咎。明明是五十年不變的期限,何以急著變?急著變,不在體制內求變,卻引進外力以求變。如今,一國兩制緊縮,敬酒不吃吃罰酒,又能怪誰?至於那些白人至上的殖民帝國主義者,口頭聲援,不過再次凸顯他們的矯情和高傲罷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香港 #選制 #民主人權 #一國兩制 #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