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信案是繼前一年十月才發生的「江南命案」之後,台灣所爆發的另一起震撼政治、經濟、甚至衝擊影響到整個社會的重大事件,這使得已是風燭殘年、身心交瘁的蔣經國,只能強忍著渾身病痛、承載著巨大的壓力,加速推進各種政經改革計畫。隔年九月二十八日,黨外陣營宣布成立民主進步黨,同年十月十五日國民黨十二屆三中全會決議通過結束台灣長達近四十年的戒嚴令,由行政院送請立法院研議通過。一九八七年蔣經國總統明令宣布自七月十五日解嚴,開放黨禁及報禁。

十信案全案內情複雜,牽連極廣,案中所涉各方,對全案常有不同解讀,比如在資深媒體人王駿所著《十信風暴》一書中即提到,當十信案行政處分名單出爐後,時任財政部金融司長的戴立寧即語重心長,忿忿不平,曾對該書作者王駿說:「沒有江南案,就沒有十信案。」意即當年頗有人認為,當局掀起十信風暴,係刻意轉移媒體與社會大眾注意力,為「江南案」造成的衝擊傷害「分憂解勞」。

而關中也直指十信案另有玄機,「這是國民黨一個非常大的政治鬥爭,而且牽連之慘烈難以想像!蔡辰洲事件是因為王昇引起來的,十信案是反王昇勢力的結果,目的就是徹底鬥倒王昇。」關中說,當初提名蔡辰洲選立委時,經國先生就不高興地叫來蔣彥士問為什麼?蔣彥士馬上澄清外界對王昇有介入的傳聞是不實的,又把提名過程說了一遍,「可見蔣經國當時已把提名蔡辰洲與王昇勢力坐大連結起來,這在當時的政治鬥爭裡是多大的事,是要透過搞垮蔡辰洲來證明王昇的罪狀,是指控王昇不但擴充軍權和政治力,還結合台灣本土政商關係……這就落實了他的政治野心!」關中強調,尤其在那個年代,蔣經國對政治人物與商界來往的關係特別敏感。

「但十信案本身是真的重大犯罪事件,並不是羅織坑人吧?」我問。「是沒錯,但他發生這事卻被擴大了嘛,十信案可說是一個純粹金融、經濟上的事件,但把它跟蔡辰洲和國民黨選舉扯在一起,就太牽強了;後來還高度政治化,擴大到省議會,變成國民黨與黨外的鬥爭,造成這麼大的政治風暴,黨外還集體辭職……」關中認為,十信案創造了很多台灣第一,從事後看,政治上的因果關係不成比例,其中有多少人想運用這個事件把它變成更大的政治風暴,還想要更擴大,讓國民黨受到更大的傷害。

而這一切鬥爭的邏輯總是經過蔣經國同意的吧?「當然啊,如果他不同意,怎麼發動?而且是他才能發動國家情治的力量,安全局、調查局等等所有力量,都是針對王昇一個人。」王昇或許真的始料未及,就像他的首席大將蕭政之後來在失勢後,曾經對關中說:「我們這樣有什麼惡意呢?又沒有犯法,我們國民黨被看成是外來政權,不去和本省人結合,哪有出路?大家一起合作為黨為國又有什麼錯呢?」殊不知這些舉措安排可是在培植個人勢力,嚴重犯了強人的大忌。

在整件事中,關中始終自認只是被牽扯進去的邊緣小角色,是雷渝齊在未獲立委提名又落選的新仇舊恨下,透過情治單位某些人提供的資料,以雜誌攻擊抹黑刻意放大,「然後就說關中提名蔡辰洲是拿了錢的,接著蔡辰洲到立法院就搞十三兄弟會,結黨營私有政治企圖,緊接著就爆發十信案,經濟犯罪的問題就跟著出來了……」而那時正是台灣錢淹腳目、熱錢滾燙的年代,以一九八五年來說,台灣幾乎整年都有經濟犯的問題。

更讓反王昇勢力振振有辭、大力批判的是所謂的「十三兄弟會」。在蔡辰洲當選立法委員後,當時媒體有頗多報導他結合劉松藩、王金平、洪玉欽、謝生富、李宗仁、李友吉、林聯輝、蔡勝邦、吳梓及蕭瑞徵等立法委員組成所謂「十三兄弟」的派系,經常邀請財經官員,而且向官方遊說「合作社理、監事可無限制連選連任」以及「信託公司可承辦銀行業務」等與十信案有關的修法問題,蔡辰洲也將大量資金投入房地產事業。

但關中認為這是樹大招風的結果,蔡辰洲是繼他叔叔蔡萬才之後第二個財團人物進入立法院,以蔡家的財經力量,當然會大受立委們的歡迎,於是邀宴、結拜等等便應運而生,帶頭的便是出身台中的劉松藩(後任立法院長);那時台中幫正當鼎盛時期,包括櫻花張、楊天生、SOGO曾正仁等中部富豪也常和他們吃喝玩在一起,連王金平那時的資歷都還嫩得很。

「如果說蔡辰洲當選後常和劉松藩他們一起吃飯,就變成十三兄弟會,那立法院當時的次級團體太多了;依照這個邏輯,如果說集思會變成李登輝奪權的工具,那十三兄弟會就是王昇要反撲的工具嗎?這都可以被賦予政治上的意義。」關中認為情治單位為了要證明他們整肅王昇的正當性,並非無的放矢,甚至連調查局長的兒子(指翁祖焯)還到獄中去招降蔡辰洲,要他配合咬說有勾結王昇,聽王指示擴大勢力,還有蔣彥士人馬掩護王昇,在立法院發展十三兄弟會的「罪狀」;「外面的人不知道這些陰謀詭計,但我們深陷其中的人就會感受到那種恐怖……這在古代隨便羅織一個罪名,這輩子就永無翻身之日了……」也幸好蔣經國始終對關中信任有加。

提到當年的蔡辰洲,絕大多數的報導評論幾乎都是負面的,但直至今日,關中仍對他的為人抱持正面態度,這和外界多數人的印象的確頗有差異。「蔡辰洲是條漢子,雖然後來出了事在判刑前病故,但他沒有信口雌黃陷害我們;而且他也是經過初選黨員意見反應的程序後,才能提名接受輔選,一切都按規矩來。」關中強調,他在提名蔡辰洲時就對他說不必亂花任何冤枉錢,黨部也不需要他做經濟上的配合,他只要自己努力顧好選區就好。

關中舉證說,當時有一位區黨部書記一直陪著蔡辰洲跑選區,有一天這位書記跟蔡說要請一天假,後來才知道這位書記太太剛生了孩子,蔡就包了一個六千元的紅包。書記把錢拿到黨部來問長官該怎麼辦?當時書記長詹春柏說若現在退回去,未免太不講人情世故、不給他面子,等當選後再退回較適當。「所以蔡辰洲對我們感嘆說,黨部不但沒拿他一毛錢,連人情表示六千元都不肯收。後來蔡辰洲在法庭上還當場講了這個例子,又說關主委找我出來選舉,從頭至尾請我吃過兩次飯,但我都還沒機會回請他。」

(待續)

#史話 #關中 #傳奇 #王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