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位不滿百日,美國展現新貌,或者說是恢復舊觀;老師傅操盤,果然功夫老到,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

拜登接下川普爛攤子,美國內外交困,必須打掉重來。拜登揮鞭策馬,先通過1.9兆美元紓困預算,然後推出2兆美元左右的刺激經濟、公共建設和就業法案,包括減少碳排放應對氣候變化,以及普通學前班、免費社區大學等高度內政優先要務,並透過向企業和富人徵稅以挹注大型基礎建設計畫等。如果法案在國會順利通過,美國將可大興土木,並援助經濟弱勢者,真的讓美國邁向偉大的民族復興。

有別於川普大聲嚷嚷,有想法而沒有好辦法,拜登確實謀定而後動。他的基建法案運用聯邦政府權責重建美國設施,縮減經濟不平等,力圖降低造成氣候變遷的碳排放,並改善美國製造業和高科技產業環境,終極目標是強化體質,以利對抗中國等外國競爭者。拜登的方案檢視了現實的短板,展望未來之所亟需,不僅致力於潔淨能源、5G通訊科技、郊區寬頻以及可負擔的高效能源住房等,還有造橋鋪路、港口鐵道、電動車充電站和電網改善燈計畫,一應俱全。為了支應基礎建設的開銷,計畫調高現行21%的企業稅至28%,明知此舉不太可能贏得共和黨和財團支持,甚至黨內都有異聲,但他仍誠實面對問題,願意做不討好既得利益者的事。

他的對外政策同樣立竿見影,已廣獲回應,逐漸開展新局。拜登以團結盟友共同對付中國為優先,他不像川普凡事美國優先,妄自尊大,反而力求扭轉川普的勢利鬼作法,期能得道多助。他深知川普的自私愚行已造成美國盟國幫離心離德,致使國際權力架構趨近真空,讓中國得以趁虛而入。他要讓美國過去的聯盟關係恢復並且強化,為此而深切考慮盟國的利益,且想善盡盟主義務,設法滿足他們的利益。他拉近歐盟、統合五眼聯盟、延長駐日美軍協定,與韓國達成防衛費分攤的協議,並將原本要減少的德國駐軍暫緩撤出。印太地區由於必須近身面對中國崛起中的強權,所以他進一步糾合盟友共赴抗中,由美國、印度、日本與澳大利亞組成「四方安全對話」。

歐洲是比較大的挑戰,因為歐盟基於經貿利益,期望與中國合作,殊不願意被美國拉進與中國對抗的聯盟,暗地裡還希望在美中對峙之間坐收漁翁之利。為了滿足歐盟局部需求,美國展開系列性磋商,內容從戰略合作到高科技管制,尋求彼此共同利益所在,建立起互利的合作關係。歐盟國家於是在香港、維吾爾人、中國市場等議題上積極回應美國,使美國得以快速與歐盟建立共同立場。

拜登高明的另一點是他作區別性處理,與中國該對抗之處對抗,該合作之處合作,因而在氣候暖化、北韓、伊朗等問題上要趨向於與中國合作,但也有次第,先把有共同立場的國家組織起來,以期後續與北京談判時比較能占上風。

為了在與中國進行的「激烈競爭」搶占優勢,他一改川普棍棒亂揮的魯莽,不僅有單點的思考,還有線性的廣泛連結,另有面向的全局部署。看來習近平確實碰到對手了,現在至少在氣勢上居於拜登下風,尤其在結合眾力打群架,以及在價值理念等軟實力競爭上,北京今後可能備嘗艱辛,在巧實力的運用上也可能處於挨打局面。

#美國 #拜登 #川普 #中國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