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哲學家尼采所說,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香港歷經反送中、港版國安法爭議及西方國家的制裁,加上新冠疫情衝擊,可謂風雨飄搖,但隨著整體政經情勢逐漸步上正軌,生機盎然的景象似已逐漸恢復,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亦未出現式微的苗頭。

幾個數據可以充分證明,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穩固。剛公布的第29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 29),香港在全球頂級金融中心排名,不只從2019年時局最為動盪的第6名,重新站回2021年的第4名,還在周遭鄰近地區的強烈競爭中,打敗外界認為最可能取代香港地位的新加坡及東京,徹底顯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遠比想像中牢固。

紛擾漸平息資金加速回流

其次,根據香港交易所統計,2020年香港首次上市發行(IPO)公司共有154家,募資金額3942億港元,在全球主要股市中,僅次於那斯達克,位居全球第二。如果螞蟻集團能夠順利上市,2020年香港募資金額即可搶登全球第一。這意味著,政治紛擾逐漸平息後,香港已重新取回跨國企業與國際投資人的信賴,成為全球企業IPO的首選地區之一。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中的勤業眾信與資誠紛紛表示,今年香港資本市場發展十分樂觀,IPO金額將有望突破2010年歷史高點4500億港元,重奪全球第一寶座。

依據香港金管局統計,風暴平息後,資金回流香港速度逐漸加快。過去將近一年時間,境外資金源源不絕湧入,港元兌美元匯率強方兌換保證已觸發80次以上,逼使金管局必須在市場買入超過500億美元的外匯金額,才能維持聯繫匯率,這也是自2010年以來,買入金額最高的一年。另一方面,香港銀行存款金額持續成長,繼2019年增加2.9%後,2020年再度向上攀升5.4%。2019年香港私人銀行的資產管理規模亦大增19%,繼續成為亞洲最大私人財富管理中心,全球排名僅次於瑞士。這都充分反映出,外界擔心資金恐會大舉加速流出香港的情況並未發生,相反的,反而是資金大量的淨流入。

種種跡象顯示,香港金融形勢與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已逐漸擺脫政治事件的桎梏,回到動盪前的水準,甚至比之前更好。其實,這並不令人意外。早於爭議事件剛發生時,我們就一再強調,擁有長期底蘊、累積超過170年金融發展經驗的香港,不會這麼輕易就崩潰。特別是作為中國大陸資金進出最重要的跳板與門戶,超過7成外人直接投資(FDI)是經由香港進入大陸、6成以上對外投資(ODI)是繞道香港、5成以上購買大陸境內債券是透過香港債券通,北京更不可能坐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被取代。

促融合展現支持香港決心

在這樣的前提下,短期爭議事件所造成的經濟與金融動盪,或許難以避免,但長期當紛爭平息後,重新吸引全球資金目光,則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不過,儘管如此,面對外界持續質疑聲浪與全球詭譎多變的政經與金融情勢,想要破除疑慮,鞏固並強化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北京恐怕還是得充分展現支持香港決心。甚至進一步思考,如何在香港既有優勢上,善加結合大陸豐富市場資源,方有機會突破現狀、開創雙贏的局面。

比如在資本市場的合作方面,可以在原本滬港通、深港通與債券通的基礎上,加大互聯互通的對象與規模,或是鼓勵大陸優質企業赴港上市。畢竟,香港上市企業主要仍是面對國際市場,而這對大陸內部豐沛游資,無疑有著極高的吸引力。此外,不管是大陸股市或債市,外資持有比重都不到5%,若能充分發揮香港資金轉口港的角色,勢必能加快大陸資本市場改革與開放的步調。

另一方面,香港作為全世界最大的離岸人民幣市場,人民幣存款將近8000億,能夠開發的離岸人民幣業務與商品,充滿無限想像空間。在此基礎上,應可借鏡倫敦及新加坡分別發展美元歐洲及亞洲離岸市場的經驗,擴大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交易與使用。如此一來,不只可拓展香港的金融服務能量、強化金融中心地位,也可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歷經風雨,香港生氣逐漸恢復,美國的制裁不是無效,就是投鼠忌器,不能輕易動用。北京若能以政策力挺,找到大陸與香港融合之道,東方明珠仍將繼續閃耀。

#香港 #中心地位 #逐漸 #香港國際金融 #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