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退還《辛丑條約》中部份庚子賠款以興學,究竟是不是沒安好心?

最近,隨著中美2+2國安與外交會談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安克瑞治登埸,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所說的「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同時外長王毅也說了「中方過去、現在、將來都絕不會接受美國的無端指責,同時我們要求美方徹底放棄干涉中國內政的霸道行徑。美國的這個老毛病要改一改了!」這些強勢反擊美方的表態,讓華人社會將其與120年前中國對西方列強簽訂《辛丑條約》的屈辱做一對比,也再次掀起了一場關於美國「庚款興學」的爭論。

這其中,持肯定意見的人認為:美國這樣的舉動極大地幫助了中國教育事業的發展。而持反對意見的人則表示:美國之所以這樣做,不過是想用中國的錢培養反對中國的勢力罷了。並且,他們還對持肯定立場的人進行了一番嘲諷:「用國恥來謝恩典實在是很罕見」、「能夠這麼優雅地當列強的走狗,毫無原則地舔列強,也是讓人無語了。」

1900年,義和團拳亂在中國北方部分地區達到高潮,大清帝國和國際列強開戰,八國聯軍佔領了北京紫禁城皇宮。1901年(辛丑年)9月,中國和11個國家達成了屈辱的《解決1900年動亂最後議定書》,即《辛丑條約》。條約規定:中國從海關銀等關稅中拿出4億5千萬兩關平銀賠償各國,並以各國貨幣匯率結算,按4%的年息,分39年還清。這筆錢史稱「庚子賠款」,西方人稱為「拳亂賠款」。(註:關平銀又稱關平兩、關銀、海關兩,乃清朝中後期海關所使用的一種記帳貨幣單位,屬於虛銀兩。)

那麼,這個「庚款」到底是什麼?「庚款興學」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所謂的「庚款」,是指在《辛丑條約》裏,中國所要賠償給列強的金額,一共是四億多兩關平銀。而「庚款興學」則是指美國退還給中國的部分賠款,然後,將這些錢用在推進中國教育事業發展上。

清華學堂。(作者提供)
清華學堂。(作者提供)

在美國近代的對外交往政策上,政府一向有「退還賠款」的傳統。比如:1883年,美國曾退還部分馬關賠款給日本;1885年,又退還部分廣東洋行的賠款給中國。如果,要說起「庚款」退還,美國的立場最早可以追溯到《辛丑條約》的談判期。當時,列強紛紛漫天開價,只有美國主張控制和減少賠款的金額。

1900年12月29日,美國國務卿海約翰(John Milton Hay)指示美國駐中國的大使康格(Edwin H. Conger)說:「賠款應當保持在中國有能力支付的範圍內。」1901年1月29日,海約翰再一次對康格下達指示:「賠款的金額數量應當控制在1.5億美元,也就是大概2.02億兩關平銀內。」如果實行這一指示的話,美國的直接損失和支出將會是2500萬美元。而在之後的賠款談判中,美國又主張把賠款定在4000萬鎊,大約是2.6666億兩關平銀。

到了1901年的5月7日,列強向中國提出賠款6750萬鎊,這大概是4.5億兩關平銀的要求。美國對此表示強烈的反對,並向中國提議:「讓有能力的官員站出來談判,爭取減少賠款。」不僅如此,海約翰還向代表美國參與談判的代表下達指令:「賠款金額過高,盡快督促其它國家也實行削減計劃,美國願意先減少一半的賠款要求。」

相比於美國的積極奔走,清政府則顯得被動了許多,幾乎沒有進行一點反抗,就接受了4.5億兩關平銀,這個帶有屈辱性的賠償金額。就這樣,美國的倡議宣告破產。但是,美方代表卻仍然大力呼籲列強們減少對中國的賠款,因為,中國政府雖然承認和答應了這一賠款金額,可是,4.5億關平銀只是假設出來的數字而已。

不久後,海約翰當眾表示支持美方代表的意見,並下令:「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把賠款問題移交到海牙的國際法庭進行裁判和決定。」至於為什麼美國會這麼支持減少中國的賠款,我們可以從美國國務卿給美方代表下達的指示中略見一斑:「相比於大量的金錢,獲得更多在華優惠和行政改革,維持一個社會穩定、國家完整的中國是最符合美國長遠利益的。」

因為,此時的美國已經正式確立了對華的「門戶開放」政策。 壓縮和減少中國賠款金額的倡議失敗後,美國開始考慮退還部分賠款的事宜。

1904年12月6日,應國務卿的要求,美方代表起草並向國會提交了一份備忘錄。在這份備忘錄裡,美方代表是這樣說的:「經過調查,美國公民在義和團運動期間的損失和軍隊開支並沒有最開始估計的那麼多。」由於,考慮到中國政府目前面臨財政虧空問題,以及美國傳統的退還部分賠款的政策,建議國會准許通過退還部分款項的提案。

中國駐美大使梁誠。(作者提供)
中國駐美大使梁誠。(作者提供)

到了1905年1月,海約翰把這個想法私下告訴給了中國駐美國的大使梁誠,並表示:「希望梁誠可以在保密的前提條件之下,跟清政府商量和討論具體的、合理的賠款退還方式,盡快促成這件事。」1905年7月,海約翰因為病重去世,美國駐中國的大使便向當時的總統羅斯福發了一封信,提議並請求能夠促成這件事,以作為對海約翰的紀念。(待續)(作者為美國華人學者)

#史話 #美國 #中國 #陳思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