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中說,十信案是在他到省黨部任主委後第二年爆發,裡頭有很多事是他無法了解的,但這個案子和蔡辰洲被提名與當選立委是沒有關係的,因為當時沒有十信案更別說爆發了。此案是蔡當選後,因為在國泰集團中他分配的事業是十信,結果金融機構爆發不良放款所引發。後來他才了解,十信有很多的土地,突然間土地價值大幅下降,不足以填補十信虧損,造成存款人擠兌,所以政府要接管。

「我到省黨部後,俞國華院長召見我交付任務,說原則就是十信在台北有十五個分行,將由省屬合作金庫去接管業務,這對省政府原本應是好事,結果省議會黨外群起反對,認為國民黨鴨霸、吃定省政府來擦屁股善後。」關中說,中央交付任務,不能讓經濟問題擴大變成社會、政治問題,他必須達成,好不容易溝通好黨籍省議員,黨外省議員又揚言要集體辭職抗議,最後結果省議會還是強行通過,黨外省議員也集體辭職了。

為了這件事,做過省主席、時任副總統的李登輝很不諒解關中,但關中也只能回報情況,表示他只能遵照執行上面交辦的任務。由於隔年就是地方大選,黨外省議員一個個又重新選回來了,對黨外來說,集體辭職是為了凸顯國民黨的不合理,在政治立場的表態上絕對可以理解;但對忠誠執著、吃軟不吃硬的關中而言,同樣沒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達成任務為止。身為地方黨職工作的最高主管,選舉時要規劃提名輔選,平常要作好府會關係、黨政溝通協調、公開和私下都得個別建立關係,在拿捏軟硬、決斷和戰之間,關中可謂充分體會了黨職工作的無奈與坦然。

貫徹蔣經國密令,與地方派系達成不可能的任務

十信案的創傷影響極其深遠,不僅嚴重傷害了台灣投資人的信心,台北十信各分社都受到嚴重的擠兌,無數存款戶一生的積蓄血本無歸,受害者達十萬人以上,高達六十多家企業面臨破產;民眾對銀行不信任,也對國民黨政府的公權力感到失望,更對政府權威造成重大打擊。

十信案也導致國泰集團承受污名,因為十信案在當時並非特例,同期的華僑信託、國泰信託、亞洲信託與第一信託等金融機構也是岌岌可危、隨時處於崩壞邊緣,並不一定要拿蔡辰洲開刀出氣,因此蔡家至今對此依舊耿耿於懷。

對於關中來說,雖然因此飽受流言爭議,甚至是莫名的政治兇險,但總算全身而退,而且通過層層考驗,更加受到蔣經國的重用。可令他料想不到的是,十信案還是給他留下了一道意外的難題,因為在隔年年底舉行的立法委員選舉,蔣經國對他下了一道「密令」:某些爭取連任的立委如劉松藩、王金平、洪玉欽等人,不能提名,但是卻要暗中輔選,而且必須當選!

雖然沒有明說是因為十信案或十三兄弟會,但關中當然心知肚明,這些人雖然沒有一個是被起訴犯法的,但都是被認為與經濟犯過從甚密、媒體報導形象上涉嫌違法超貸、政商關係複雜的人,當然也可以說都是地方上喜歡、也會幫忙喬事情的人。由於十信案剛過一年,當時社會上經濟犯罪、不良超貸的事件層出不窮,民意風向對此深惡痛絕,所以時機顯得格外敏感。

那乾脆就不要提名、為何還要輔選他們?說白了,因為蔣經國也很清楚,地方上沒有比他們更適當能勝選的人,而且不提名他們可能也會當選。蔣經國如此「務實」,但可讓關中的輔選系統頭痛了。

「因為地方人士要面子,他們會想,我如果好、為何不提名?不提名,代表不認同我,那我何必選?所以他可選可不選,接下來就會跟你提條件;你不提名還要我選,那黨部就得多出錢,面子沒有、裡子就要多點囉。」這些連環套般的問題,一環扣一環,都得一一處理解決,關中說最痛苦尷尬的是,怎麼跟地方講,這個人沒有做錯事為何不被提名?怎麼解釋沒做錯事但黨還支持我?而且真正的原因還不能明說,這些問題都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

在蔣經國點名的「不提名但要輔選、而且必須當選」的名單中,王金平自然是一個重點對象,而要搞定此事,一定要先取得地方派系的諒解與合作才行。王金平隸屬於高雄縣白派,在高雄三大地方派系中,白派是最大派系,和紅派均屬於國民黨陣營,另外的黑派則是黨外勢力。白派的領導人是過去的老縣長林淵源(甫於二○二○年逝世,享年九十五歲),他和關中是國建班第一期(一九七六年開班,號稱行政院長蔣經國開班授徒的「黃埔一期」,學員包括施啟揚、翁岳生、黃昆輝、孫震等人,均為李煥所親自挑選,作為蔣經國用人之儲備人選)二十八位學員中的同學,曾任高雄縣兩屆縣長,被視為白派「開基祖」,在白派中有一言九鼎的影響力。

林淵源是典型的地方仕紳,為人正派且相當受到敬重,在選上縣長之前是高雄縣北門中學校長,他的出身背景與從政過程,可視為國民黨早期甄拔台灣地方人才的一個縮影。關中說他研究台灣選舉歷史,從一九五○年開始,一直到他作黨務工作的八○年代時,發現國民黨在地方的縣市長提名大部分是從兩種管道中找人才,一種是校長、老師,另一種是醫生,「所以老有人說國民黨地方政治都是黑金出身,我實在有點為國民黨抱屈。」至於立委方面也佔了很大比例,而所謂的派系關係,一種是公所議會派,也就是政府體系出身,從鄉鎮市長或市民代表大表會主席上來,逐漸上來選立委國代;另一種是社團派,?就是水利會、農會、漁會、商會、工業會等等。派系運作必然經過這些體系才能出來,而且那個年代往往是寧選省議員、縣市長,立委其次,因為前兩者跟地方建設的利益更有關,甚至有些人寧選農漁水利會總幹事也不選縣市長,因為所掌管的財富利益實在太大了。

關中和林淵源關係緣自國建班,但在輔選王金平之前沒那麼深,只是同學之誼,因緣際會也因此有了更深的認識,後來更成了一生的朋友。當時關中把白派三大老林淵源、當時白派軍師范姜新運(農會總幹事,曾任鳳山市長)、高雄縣議會議長吳珠惠,和王金平本人一起找來,非常懇切謙遜地報告黨中央的決定,表示繼續支持王參選,但礙於國內現在政治氣氛不予提名,這對當事人很不公平也難以對地方交代,因此會和大家一起合作向地方解釋,更會加倍努力輔選,讓票數更高,來彌補沒被提名的遺憾,並特別說明這不是他這個省黨部主委的決定或建議。(待續)

#十信 #關中 #史話 #選舉 #蔣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