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後,不少人認為,美元與黃金脫鉤,與石油掛鉤了。甚至有說,石油是美元的擔保。這些說法貌似政治正確,卻不符合美元發行迴圈的技術邏輯,美元的擔保主要是政府的公共服務,而不是憑空無償的。

美元的印刷成本才區區幾分,憑什麼讓公眾放棄100美元商品勞務的價值來持有?在布雷頓體系中,它可以兌換成黃金,所以黃金是美元的擔保。在布雷頓體系後,美元不再能兌換黃金,卻能買到石油,但並不能說,石油是美元的擔保。

首先,石油的儲藏成本太高,公眾不可能像兌現黃金一樣,將石油搬回家。其次,石油不像黃金那樣,為美國銀行所有。它大多屬於石油輸出國組織,美國不能拿別人的資產,作為它負債——美元的擔保。再次,持有美元可以從美國買到與票面等值的糧食軍火等。出售石油得到的只有幾分錢印刷成本的美元,卻可以買到與票面等值的財富。

所以在國際上,美國的綜合國力就是美元的擔保,美國產品償還買石油支付的美元。如果石油出口國拿著美元買不到美國產品,則無論美國的軍事打擊力量有多強大,石油出口國也不可能接受美元。可見,認為石油是美元的擔保實在謬之千里,但是,美元擔保是美國綜合國力的說法仍然不夠精準,美元畢竟不是糧食軍火出口商發行的,美國商人不可能為美聯儲的負債承擔償還責任。所以要進一步在美元發行的源頭上,尋找它的擔保。

美元是美聯儲購買財政部的國債發行的,也就是美聯儲以財政部的國債為抵押,給財政部提供的貸款。所以美元是美聯儲的負債,因為財政部到期要償還國債,否則,美聯儲賣掉國債,收回貸款,所以美聯儲發行美元,最終收回美元。財政部拿到美元購買公眾的商品和勞務,這個交易是不等值的,財政部得到的是與美元面值相等的財富,付出的卻是幾美分印刷成本的美元。公眾所以會接受這個不等值的交易是因為這個美元可以用來交稅,也就是購買與美元面值相等的美國政府的公共服務。財政部用稅款贖回為美聯儲持有的國債,美元退回美聯儲,增發的美元消失了。美國境外交易石油的美元為美國進口商支付出去,出口商收回美元後最終要以納稅的方式還給財政部。可以肯定,不管美元發行到回流的交易系列有多長,其中每個環節的交易都是不等值的,所以大家都不覺得自己吃虧,就是因為它的最終償還價值與初始放棄價值對等。

在美元的發行消失的迴圈中,公眾所以放棄自己的財富,接受很低印刷成本的美元,就是因為它能買到與自己放棄的財富等值的公共服務,美元就成了能買到的公共財富的符號。如果剔除財政用印刷成本購買公眾的財富,與公眾票面值納稅兩個環節中的美元,則政府與公眾之間的交換就是公眾放棄的財富與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交換。美聯儲發行美元時的擔保是它的資本金,這是銀行運行的基本規則。買入的國債則是財政部保證償還的抵押,國債的背後是未來的稅收,稅收的依據是政府的公共服務,所以追根溯源,美國政府的公共服務是美元發行的擔保。可見,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絕非「寂寞嫦娥舒廣袖」,也不是鉤上了石油,而是鉤上了政府的公共服務。

小部分美元以再貼現商業票據的方式發行,也就是商業銀行將公眾貼現的票據轉賣給美聯儲,美聯儲據以發行美元。這也有價值擔保,並且要償還。公眾開出的商業票據就是以他們的財富為抵押,要求商業銀行貸款,如果不能按時還貸,商業銀行就把它賣掉,收回貸款。一旦商業銀行將其再貼現給美聯儲,美聯儲就發出了美元,這個只有印刷成本的美元,代表著公眾的財富。隨著票據到期,出票的公眾就要他們的財富償還美元。再貼現票據不等值發行與最終等值償還與國債相同,只是將原本美聯儲提供給財政部的信用擴展到公眾。

惜乎,很多教科書還在罵美國濫發美元,掠奪世界財富。為博一哂這般說事小,由此認為人民幣發行也無需擔保和償還,則誤國大矣。

(作者為大陸學者,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美元 #擔保 #公眾 #美聯儲 #財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