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鬧得轟轟烈烈的向心共諜案,北檢敲鑼打鼓偵辦了16個月,近日結果揭曉,原來向心不是共諜,只是洗錢,證明檢方的確是政治辦案。

當時遠在澳洲,不知何方神聖的王立強,稱向心是「中共港台地區情報負責人」,介入台灣選舉,說詞破綻百出,卻讓民進黨如獲至寶。蔡英文總統第一時間定調「此案是嚴肅國安事件」,檢方也配合演出,以「涉嫌違反國安法」偵辦向心夫婦,限制出境16個月。

台不應成為跨境犯罪天堂

以王立強為素材的種種操作,讓民進黨偷走了2020選舉,但對北檢來說,真正困難的是選後要如何解套。偵辦情報員應該不動聲色,放長線釣大魚,北檢卻是先約談向心再找證據,打草驚蛇,從辦案手法就知道是政治考量,結果自然是雷聲大雨點小,查到什麼算什麼。從「共諜案」變成「洗錢案」,打在民進黨臉上的,有三個耳光。

第一個耳光,北檢證明向心不可能是「情報頭子」。根據起訴新聞稿,大陸公安早在2016年5月,就查扣向心資金,同年8月更至香港約談向心並製作筆錄。衡情論理,中共會用被公安調查洗錢案的人當「情報頭子」嗎?或者更實際一點,如果向心真是「港台地區情報負責人」,會有公安約談得了他?檢方還透露,從向心夫婦的手機還原出所謂「洗錢密約」,更顯示向心沒有情報員的基本素質。

第二個耳光是北檢需要對岸協助,才能偵辦向心的洗錢案。「洗錢」的定義是隱匿、轉移「特定犯罪所得」,而向心案的「特定犯罪所得」,指的是國太集團在大陸地區的違法吸金,相關證據並不在台灣。這也就是說,沒有對岸當局協助提供資料,北檢就不能證明向心夫婦的資金來源是「犯罪所得」,也就根本辦不成洗錢案。

國太集團在大陸違法吸金400餘億元人民幣,多達1萬2800多人受害,台灣若能協助調查資金流向,還被害人一個公道,北京自然樂觀其成。從司法正義的角度,台灣不應該成為跨境犯罪的天堂,蔡政府應依據《兩岸司法互助協議》有所作為。

第三個耳光,是台灣人民還可以信任檢方、信任警察嗎?北檢新聞稿的標題是「檢察官指揮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工作站,偵辦違反洗錢防制法等案件」,很黑色幽默,調查局本身有洗錢防制處,為什麼是國安站來辦洗錢案?可見,檢方完全是亂槍打鳥,先扣上一個「國家安全」的大帽子,再藉甲案查乙丙丁,查到一個算一個。

檢警調、NCC、公廣都姓黨

這也證明,向心案的起源並不是檢方真的掌握了什麼犯罪證據,而是配合民進黨當時的選舉需要,操作仇中氛圍。連檢察官都成為民進黨競選側翼,台灣還有司法公正可言嗎?

檢方的不中立,只是冰山一角,彰化地院判決文指出,民進黨政府甚至要求基層員警「不要讓陳抗者按氣笛喇叭」、「如果(陳抗者)有推擠就跌倒,直接用現行犯逮捕」,完全違背了「依法行政」的原則。基層員警在長官的命令下,假摔碰瓷陷害人民,這樣的民主法治,實在讓人汗顏。

當前的台灣,除了法官還勉強有一點中立性之外,檢察、警調、NCC、公廣集團,都已經姓了黨,成為廣義的「民進黨競選總部」。王立強的謊言讓民進黨偷走了2020選舉,但這不會是個案,未來每一次選舉,民進黨都還是會操作出下一位王立強。說白了,民進黨也沒有別的招。

人民知道民進黨在說謊,民進黨也知道人民知道自己在說謊,那為什麼民進黨還是繼續說謊?絕對的權力,造成絕對的腐化。完全執政、控制媒體、豢養網軍,再加上台灣公衛體系打造的防疫表現,民進黨覺得自己已經「金剛不壞」,不用顧慮任何人的感受了。

台灣人民是民進黨的「細漢」?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人民的忍耐有其限度,從普悠瑪脫軌到太魯閣號事故,從飛官殉職到醫護不敢打疫苗,民進黨一直在透支自己的被信任度。

人民對民進黨的包容已經逼近臨界點,除了民進黨本身應該適可而止,文官體系,特別是享有憲法獨立性保障的司法官們,並不需要為虎作倀。升遷是一時的,歷史的評價會留在人民心中。

#中時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