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解基層黨部的實際狀況,關中在北市黨部時曾經親自到大安區擔任小組長,體驗小組開會的實況,第一次開會時出席情況很不錯,因為主委親自來當小組長,吸引力大增,結果過了幾個月,果然又變回小貓兩三隻,出席冷清清。關中認為小組平常要有活動、才有吸引力,不然到了選舉時再去動員、花錢,存在意義不大,除了第一次很熱鬧,後來又恢復原狀,這個實驗等於是失敗。

靠主委號召也沒用,於是關中思考任何團體要存在的話,一定要有具體的目標、內容、還有誘因,如果什麼都沒有,他來幹嘛?扶輪社、獅子會為什麼那麼熱絡?因為有信仰,如今這樣表示國民黨已經沒有信仰,這樣做黨務工作滿可悲的。「我總以為我帶頭跑,大家就不敢懈怠,這樣黨的基層就能活化起來……」關中說結果似乎並非如此,一度令他很煩心。

既然在省黨部有這麼好的條件,關中開始全面強化組訓與文宣,而且積極與特種黨部進一步結合,首先是開辦訓練營,讓大專院校優秀研究生加入,並與知青黨部結合引進更多年輕人才。緊接著是調訓專職黨工,每次選舉就是一次作戰,不能懈怠,要與時俱進、強化訓練,增加戰力。那時各種黨外雜誌蓬勃發展,批判攻擊國民黨的火力兇猛,每次到地方去常有基層黨工抱怨中央反應無力,建議應該有所因應作為,讓黨員了解問題,也能適時澄清或反擊。所以關中把此項任務交給李勝峯(政大講師,後任立委)來辦,將原來的機關刊物《雙十園》改版強化,大幅引進年輕的研究生編採寫手,每週提供最新的政情分析與地方動態。

「那時資源多麼充沛,所以我常覺得人生在世,當你有機會可以做事,有這麼好的條件不好好去做,卻在那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實在太可惜了……我不是那種個性,我是抓緊機會大幹特幹!」關中說,在一九八五年選前,包括組訓、文宣和各特種黨部都建立起非常密切的關係,省黨部出錢辦各種自強活動,大家打成一片、不斷聯誼變成朋友,而這些組織以前都是不來往的,現在互動氣氛是非常熱鬧、生氣勃勃的,「那時我四十四歲,特種黨部書記長大概五十多,他們看我就像小毛頭,我在北市黨部時就想推動特種黨部虛級化,既然做不成就加強合作嘛……」關中說,如今時代變化,特種黨部早就淘汰了,只剩下黃復興這一個特種黨部,但跟他當初主張的一樣,黨員終究要回到地方,不在地方黨部是無法生根的,更沒辦法跟選舉結合。

關中把選舉的幾個基礎如基層、文宣、組織、訓練一一打好,由李勝峯來對黨工講授「攻打守辯」四種技術、四大要求,並針對黨外雜誌攻擊國民黨的問題逐一整理反駁,用漫畫、文字、圖像等等活潑的方式,透過《雙十園》對基層小組長展開教育訓練。而真正的訓練營又分成三種,分別是以各大學研究生為對象的文宣種子營、講師訓練的木鐸營、黨工訓練的鑼鼓營,透過辦訓練營,也不斷跟媒體界、學術界建立聯繫,很多有名的教授、媒體人士如趙少康、郁慕明、邵玉銘、王志剛等人,都曾是其中的講座,

關中在三年多省黨部主委任內訓練了二百五十多人,當時都分派到各候選人總部去進駐輔選,許多人後來分別到了學校、媒體、公關公司、會計師、律師界發展,出國留學的人也不少。直到關中離開省黨部後,彼此革命感情不散,每次聚會都還會有一百多人前來,大家就像開同學會般,碰到關中都還會叫聲「關老師」,所謂的「關家軍」也是由此而來。

許多種子營訓練出來的文宣人才,當年在選戰時分別到各縣市蹲點,一待就是幾個月、自己租房子、打理吃住,關中笑著說,分配到候選人那裡有時會被冷落,「我們要去做文宣,結果他叫我們幫忙包檳榔,哈哈哈……」有些地方型的候選人就是這樣,像他在台北市時叫候選人辦政見會,一場還補助五萬元,但有一些老議員卻拜託說他不要辦,因為他口才不好,辦了票反而跑掉。「我從以前的理念就一直是重視文宣、市場、區隔、訓練,到哪裡都一樣。哎,到省黨部時條件實在太好了,做什麼都得心應手!」關中臉上泛著神采、眼中閃著光芒回憶著,難怪他常說,在省黨部期間是他黨務工作最快樂、也最有成就感的日子。

總結起來,關中認為搞選舉有幾個原則,第一要知己知彼,了解敵我的強弱在哪裡,「黨外會說、會搞宣傳,這是國民黨的弱點,「我們要在這方面拿分很難,只能減少失分,但一定要做,不做會輸得更多。」第二要出奇制勝,若用舊方法打,早就被對手摸清了,要是碰上比你有實力、頭腦好的,一定會被對方釘死、把你票挖光、買光,這就輸定了;「所以一定要有一些對方想不到的做法、打亂對方布局,給自己增加致勝的機會。」

第三是如毛澤東講的集中優勢兵力,攻打關鍵地區,關中舉例像當年的台南縣,永康就是大票倉;台北縣那時二十六個鄉鎮市,「我們每天兵棋推演,計算人口決定勝負的七個重點區,三重、板橋、中和、永和、新店、新莊,佔了將近百分之七○的選票,其他外圍淡水、三芝、石門、金山、萬里、雙溪等十幾個加起來也沒這七個的一個多。」關中再舉例說,當時台北縣二十六個區黨部又分兩種,甲級黨部配屬黨工十到十五人,乙級五到七個人,那時板橋人口五十六萬配屬十五人,雙溪人口一萬多人配屬六、七人,雙溪每次開出來勝負差兩百票,板橋勝負差兩萬票,人力部署完全不成比例。

再看這七個關鍵區,基本上從選民結構與投票行為來看,對國民黨有利的是新店與中永和,都是佔六成,對國民黨不利的是三重、新莊、蘆洲,多半會輸,板橋則是一半一半。「雖說這已是三十幾年前了,但選舉有些事是不太變的。真正關鍵兩個在板橋、三重,最後絕對不能棄守的只有一個三重,那也不太可能贏,因為歷史上國民黨從沒贏過,只能少輸,就會贏。」關中直言,其他地方都不重要,跑到累死了,票也都有限。

這許多數據,關中都是隨口揮灑,娓娓道來,如數家珍,可見他對當年選舉鑽研之深,心力投入之大。後來他把省黨部時期的記錄,結合歷次選舉結果,整理歸納出全台三○九個鄉鎮裡的六十六個決定勝負關鍵區,這些分析資料都有託人交給繼任主席的連戰、馬英九,至於有沒有用得上就不得而知了。「所以選戰絕不能備多力分,有些人搞選舉搞得遍地烽火,二十一各縣市每個地方都重要、累得半死,又沒效果……」關中強調,他的原則是盡量單純化,這地方本來若可贏的話,千萬不要節外生枝換個人什麼的、沒事變有事,並舉例二○一四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中央在基隆非要換掉黃景泰,黃或許操守有瑕疵,但沒有嚴重到不能選,導致原本穩贏的局面從此「綠化」至今難以挽回。(完)

#關中 #黨部 #國民黨 #選舉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