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最重磅的財經新聞,莫過於螞蟻金服再遭大陸監管部門約談,反壟斷監管機關對阿里巴巴處以182.28億元人民幣的天價罰單,同時傳出該集團創辦人馬雲的湖畔大學停招新生的消息。很多西方及台灣媒體解讀,此為中共「削弱馬雲勢力」或「以權力打壓資本」。中共政治運作不透明,很多人相信這些解讀,但其中有一些對大陸政治邏輯觀察上的盲點。

加強監管而非打壓民營經濟

西方社會及台灣媒體與學術界習慣以史達林、毛澤東一脈相承的極權體制視角評論大陸政經事件。大陸改革開放超過40年,即使展現了豐沛的市場活力與創造力,經濟規模僅次美國,卻仍被冠以「後極權國家資本主義」之稱。在此邏輯下,黨和政府為了維持統治,小心翼翼給私人資本和民間社會空間,一旦超出控制,就會毫不留情打壓管制,甚至置於死地。

馬雲靈活遊走大陸政商的背景,迎合了外界的某種想像。自從去年馬雲炮轟大陸金融監管單位後,當局火速叫停螞蟻金服IPO上市、監管約談、雷厲風行調查阿里巴巴的壟斷行為,包括台灣在內的西方社會,對此賦予了神祕的宮鬥色彩。儘管大陸官方反覆強調,加強監管並非打壓民營經濟,而是為了促進網路平台經濟的正常發展,但西方輿論不買帳,陰謀論依舊滿天飛。

股票會說話,阿里巴巴股價在經歷了短暫波折後,並未像陰謀論所說的「被鬥垮」,重新被香港及美國股市看好,螞蟻IPO上市失敗後縮水的市值再次恢復。而淘寶、天貓等阿里系電商平台照常經營,完全沒受影響,支付寶依舊是大陸民眾最頻繁使用的電子支付工具,並繼續提供「健康碼」公共服務,足以證實大陸官方表態為真。

大陸官方對阿里的監管,顯示中共當局搞「社會主義」是玩真的。一方面,大陸拿「螞蟻」開刀、直指阿里旗下「花唄」等網路貸款平台衍生的亂象,這正是要解決近年大陸網路經濟的「暴雷」、數以萬計民眾深陷網貸的社會問題。在西方制度下這些問題可能要經過漫長的法律戰、訴訟戰,正義才能獲得彰顯,但社會主義體制下的政府擁有充分行政權,何不超前部署,阻卻社會正義受到侵犯。另一方面,「節制私人資本」難道不就是社會主義或中共意識形態應有之義嗎?

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非對立

過去20年,大陸的政經制度究竟為何,海內外學界和媒體都產生不小議論,「主流」觀點認為大陸是「中國特色資本主義」。不過在習近平時代,大陸在政治和意識形態上更傾向於回歸社會主義,並且更多地從改革開放前30年的經驗中尋找一些思維,以因應改革開放後30年出現的腐敗、貧富分化、環境汙染、群體性事件等問題。結果一些問題還真的解決了,例如大陸官場不再像過去那樣肆意妄為、環保和扶貧在國家動員力量下有很大的改觀、由黨統領的基層組織較好地控制了社會矛盾向上蔓延,這2年的抗疫更是讓大陸「新型舉國體制」令世人側目。

放眼全球,本來就沒有放之四海皆準的制度或標準,這幾年更是隨著大陸的崛起、國際話語權的增加,出現了一些微妙變化。除了中歐、東歐、非洲等國每年送官員赴大陸進修學習,形同接受大陸治理之外,最值得深思的是,美國拜登政府多次在施政論述中引用或借鑒大陸的理念或模式,如拜登說希望美國也有像「一帶一路」那樣的基礎建設投資計畫;國務卿布林肯更是提出「以人民為中心」的外交政策,就差沒有引用習近平的原話了。

1992年鄧小平南巡時曾發表名言「資本主義有計畫,社會主義也有市場」,一下打破了困擾大陸多年的思想束縛。同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可以結合、融合的,大陸以社會主義為主體,容納資本主義成分,這就是中共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些西方國家也以強硬的財稅手段重新分配財富。在深度全球化的今天,從全球治理的角度看,早就沒有所謂「姓社姓資」的二元對立,各國都要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尋找自己的平衡點。

台灣財富差距問題日益惡化,也需要往社會主義方向移動了。

#大陸 #資本主義 #馬雲 #問題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