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40年來最慘烈的太魯閣號事故,搶救工作與善後接近尾聲,台鐵在台北和花東舉辦3場聯合公祭,行政院並核定交通部長林佳龍請辭。這場公安悲劇造成49人死亡、218人受傷、數以百計家庭的創傷,社會必須以最嚴厲的態度繼續檢討與究責,才能避免下一場公安悲劇的發生。

行政院未能執行改善計畫

事故之後,蔡總統在民進黨中常會表示,台鐵「改革勢在必行」,並提出「解決組織文化問題」、「解決長期虧損」、「研究經營模式」三大改革方向,乍看之下相當合理。只是,對照兩年半前普悠瑪號出軌造成18死之後,蔡總統的講話:「事故的調查、普悠瑪和台鐵的總體檢,都必須徹底進行,全面找出台鐵系統性的缺失。…我只接受一個結果,就是改到好為止…我也要求交通部跟台鐵,在總體檢和改善工程落實前,要立即強化普悠瑪號的安全營運作為。該增加的人力、該強化的防錯機制、該補強的硬體,一項也不能少。…安全是鐵路運輸最根本的要求,我們一定會大刀闊斧,用改革來重建社會的信心。」蔡總統的文青發言言猶在耳,普悠瑪的慘劇仍歷歷在目,如今看來真是諷刺無比。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台鐵問題百孔千瘡,從最嚴重的組織管理還維持傳統的行政體制、難以彈性用人並要求績效,到身為公營企業無票價決定權、票價被政府長期凍漲、少漲,導致累積債務高達4097億元,當然無力投資改善,也無法吸引人才投入,一人數用更危及安全;加上正職和約雇人員待遇落差大,打擊約雇人員的工作積極性,難怪幾乎年年出事。而針對如何解決台鐵問題的研究可說林林總總,但必須跨部會處理才能根本解決,行政院多年來未能處理核心問題,坐令衍生的問題日益嚴重,實在難以脫罪免責。

我們相信,絕大多數台鐵員工必是戰戰兢兢、求好心切,否則也難見到頗具特色的台鐵便當、不斷推出的搭乘新模式和美觀的新車款。許多問題都是主管的交通部和行政院導致,例如自民國67年開始虧損迄今,負擔了203億元的老殘票、無法停駛的路線和小站成本325億元、回應地方將站台立體化的每年成本13億元、負擔退撫金每年40億元,這些若都由行政院吸收的話,虧損就會大量減少;前瞻計畫又要在都會建捷運,高鐵延伸又在搶奪台鐵客源,鐵路票價被迫長期偏低,在在都侵蝕台鐵的績效和利潤,能夠單獨怪罪其績效不彰嗎?

行政院說,《台鐵總體檢報告》提出的144項改善要求,已經完成109項。用此回應外界批評行政院未能執行改善計畫的證明。然而,從普悠瑪事件迄今已兩年半,仍有25%的改善要求無法完成,重要且困難的改善應該就在其中,因簡單的改善通常都會先做。這就表示交通部和行政院對蔡總統的要求並未達成,特別是有關行車安全的改善;因此,造成本次重大事故難說是意外。

社會監督力量應勇於究責

詭異的是,衛福部越位為受難者開設捐款帳戶,也吸引了大量善款並代為決定用途,原先受害家屬拿到的居然少於半數捐款,受到外界廣泛物議後,才改口說政府一毛不留。政府可能認為目前的災難賠償機制無法提供家屬足夠的賠償,所以用社會善款提供協助,可以減少社會責難,挽回對政府的信賴。只是這種非正規的處理方式,往往都存在重大問題,絕非一個肯辦事、能辦事的政府所能採行的最佳方案,就像高雄氣爆捐款案已成為民進黨執政的負面案例。

民國66年大學生蘇澳港沉船事件死亡32人,教育部長蔣彥士隔日即負起政治責任請辭,蔣經國總統也在當天准辭。72年豐原高中禮堂坍塌造成26死,教育廳長黃昆輝隔日請辭獲准。89年八掌溪4位民工受困溺斃,行政院副院長游錫2天後為救災體系失能請辭,2天後陳水扁總統准辭,都立下官員負政治責任下台的典範。太魯閣號事故死傷人數最多,交通部長林佳龍和行政院長蘇貞昌一開始「以拖待變」,3天後林佳龍「外慚清議,內疚神明」請辭,又拖延了兩周,蘇貞昌才核准林佳龍辭呈,和前述幾案相比,其高下立判。不過,政治責任只到交通部嗎?普悠瑪事故檢討報告未能認真執行,究竟是交通部或行政院的政治責任,仍需要追究。

太魯閣號悲劇,不能隨著公祭結束和民眾熱血捐款而「船過水無痕」,社會監督力量應勇於究責並督促改革。

#台鐵 #行政院 #請辭 #社會 #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