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陸戰鬥持續進行

8月23/24日夜間,日軍另以一支兵力較少的部隊,在蘊藻濱河口兩側以及寶山附近實施登陸, 如同前一夜,登陸在艦砲的猛烈射擊掩護下進行,並使用探照燈照明陸上的防務設施。整個晚上至24日午前的這段期間,日軍登陸的部隊遭到國軍的拒止,被拘束於一個極小的橋頭堡內。但國軍還是被逐退了,8月24日全天,蘊藻濱以南的日軍登陸部隊,儘管遭到國軍第87師、第36師,以及第88師等部之戰術預備隊的強韌抵抗,仍能將其橋頭堡進行了擴張;僅只有在寶山,迅速增援的國軍戰術預備隊才獲有進展。

8月24日,軍政部副部長陳誠將軍抵達了蘇州,其顯然負有如下之任務,對現行已投入的部隊確保其抵抗之強度,並在現地對狀況進行了解,以利其能在不久之後接掌指揮權。

8月23、24兩天中,日軍持續在羅店地區將部隊與物資送上岸去,工兵開始作業,在獅子林-瀏河中間地帶建造登陸碼頭,然後由此構築一條向西南方向延伸的道路。8月24日晚,國軍方面判斷,登陸之敵為日軍兩個師團,附少量的砲兵與戰車。24日一整天中,日軍不斷向羅店方向發起攻擊,同時也朝獅子林與瀏河方向推進。

國軍的反擊

8月24/25日夜,陳誠、張治中、羅卓英在蘇州舉行晤談,會中首先要激勵心智已經動搖了的上海集團軍總司令,接著進行討論,是否欲將上海全線實施撤退。最後做成了以下之決心,目前已經投入與登陸之敵作戰中的部隊,待其所有的單位全數抵達後,將對敵發動一次集中的攻擊;原先的上海戰線將繼續堅守,並致力於將敵壓迫拘束。本決心的形成,馮法肯豪森將軍(General von Falkenhausen)在其中發揮了具有權威性的影響作用,蓋法肯豪森將軍亦出席了本次會議。

中方指揮機構所展現出的部分紛擾,其影響之大,造成了以下的事實發展。8月24日,日軍向羅店方向發起攻擊,同時也向獅子林與瀏河方面推進,其原有的橋頭堡獲得了相當程度的擴展。8月24/25日夜,敵軍已經進抵羅店鎮郊,現在日軍已經據有了一個幅寬16公里,迄至羅店約8公里縱深的橋頭堡了。因此,國軍指揮部對於既存之上海戰線側背及其後方聯絡線,值此當下感覺格外受到威脅。

由於日軍在接連數日中突如其來的快速進展,使得戰事的重點由上海集團軍方面,移轉至長江集團軍方面。另外一個原因是,國軍指揮高層所決心發動的對羅店地區的集中攻擊,已經失去了其前提條件。在上海地區原來為了實施攻擊而集積的部隊,現在轉用於對長江沿岸的作戰,而此等兵力並不足以拒止敵人。在更多的增援部隊到達前,國軍在全線上僅只能採取守勢。

日軍在上海地區所執行的較大規模行動,也只能以如是的企圖為基礎,那就是將中國軍隊自此一重要之政經中心驅逐出去,此外,一旦時機適當,還企望將一大部分的國軍部隊予以殲滅性的打擊。假如日軍能夠從更西面對上海進行掌控,則其成功將會越大。預期登陸的日軍初期將對西以及西南方向攻擊前進,以使日軍向西擴展獲有了充足空間與舒展的餘地,此時則預期日軍將進行迴旋並發動向南的強大攻勢。地形的特性造成重要的戰鬥行動通常均沿著公路或者公路周邊一帶發展。國軍方面預期,日軍將分別沿著羅店-嘉定公路,以及羅店-太倉公路實施強勁的攻擊。

8月26/27日夜,陸軍第18軍接奉命令,沿著全線發動一次準備充分的攻擊,然而各攻擊部隊的展開以及進入攻擊準備位置的動作,均尚未完成,尤其是砲兵部隊,砲兵係由上海方面轉用過來,還不及進入陣地。僅只有第98師的一個旅展開攻擊,將獅子林的敵人逐出,然而第98師部隊推進至獅子林西北時,攻擊也陷於停頓。

同一夜裡,第87、第88師與第36師的戰術預備隊,連同這段時間投入於蘊藻濱河口以南張華濱參加作戰的教導總隊第2團,一起展開了攻擊。在此登陸之敵已於前日中獲得了增強,其在面對佔數量優勢的國軍攻擊時,能夠施以有效的抵抗,僅有少部的失利。(待續)

#日軍 #滕昕雲 #部隊 #國軍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