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美國前參議員陶德(Chris Dodd)應美國總統拜登之託率團訪台,包含兩位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史坦柏格(James Steinberg)在內的一行人於4月15日上午會晤總統蔡英文。台灣信心滿滿,蔡英文更表示,近來中國頻繁派遣機艦在台灣周邊海空域活動,威脅區域和平穩定,台灣願意與美國等國家共同守護印太區域的和平與穩定。

陶德致詞時強調,拜登政府是可靠與值得信賴的政府與朋友,會協助台灣拓展國際空間,支持台灣積極投入自我防衛,並尋求進一步深化美台既有強健的經濟聯繫。雙方講話看起來似乎理所當然,然而台灣的信心滿滿,卻也顯示了對於中美雙方各自核心利益的不了解。

一、蔡英文要的是實質細節

首先,蔡英文表示,這是拜登政府上任後第一次派團訪問台灣,展現美台雙方持續深化的夥伴關係。陶德擁有30多年國會議員資歷,更是拜登信賴、倚賴的友人,隨團的兩位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史坦柏格更顯示美國跨黨派對台灣的支持,明顯是在套交情、營造美國兩黨的「挺台」氛圍。

其次,蔡英文表示,拜登總統參選時已經表達深化對台灣關係,他上任以來台美關係持續穩定發展,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到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都公開表達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是堅若磐石,美國國務院上週宣布對台新交往準則,上個月簽署「台美海巡合作瞭解備忘錄」都展現了台美關係實質進展,要的就是重申美國對台灣的「堅若磐石」,穩定台灣民心並提升對自己的支持。這是蔡英文想要的第一點。

再來,蔡英文也藉此感謝拜登政府多次重申台海穩定的重要性,並指稱中國頻繁派機艦在周邊海域進行軍事活動是在改變印太地區現狀、威脅區域穩定,台灣願意跟理念相近國家包括美國維持印太穩定,阻止冒進行動。特別是國際近年重視的「認知戰」,台灣對假訊息的因應有相當經驗,期待在打擊假訊息上面進行美台合作,跟國際夥伴分享經驗。這是蔡英文想要的第二點。

最後,蔡英文表示台灣在這波疫情中守住防線,維持蓬勃經濟活力,讓台灣成為可信賴的經貿夥伴,因此美台雙方在供應鏈、5G等部分展開密切合作,她期待雙邊能儘速重啟TIFA(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對話,強化貿易夥伴關係。這是蔡英文想要的第三點。

二、美方訪問團講的卻只有大方向

陶德被認為是拜登最好的朋友之一,從參議員到參選總統時期,陶德都扮演一定程度角色,拜登還曾說他被陶德「吃死死」,顯示陶德對拜登的重要性。陶德也直言「我認為自己是台灣多年老友」,特別今年是《台灣關係法》42周年,而他正是1979年時眾議院中推動此法案的成員之一,顯示出了所謂的「人情味」。

陶德強調,《台灣關係法》重要性日漸彰顯,而且他自信「現在是美台有史以來關係最強健與牢固的時刻」,不但有深厚經濟聯繫,堅持民主價值與至關重要的安全夥伴關係。這次跨黨派代表團應他的老友拜登請託,來台重申美國對台灣關係的承諾,雙邊共享眾多利益,以及深化雙邊合作。

同時,他很高興美國務院發布了新的對台交往準則,內容清楚說明並鼓勵美台官員互動往來與互訪交流,因為「台灣可以幫忙、台灣正在幫忙」。

隨團的阿米塔吉表示,過去數十年來,美國在民主黨、共和黨領導下,對台灣都是大力支持,不同政府支持出自於不同原因,最重要是覺得有必要支持台灣民主發展,他不諱言「我也不會避諱提到,有些政府對台灣支持中加入中國因素」,但他可以保證拜登政府是非常單純建立對台的強健支持,並稱這也是代表團這次訪台的原因。

三、中美對於「核心利益」認知的不同

在中國高層的對外表態語境中,維護國家的核心利益是中國和平發展戰略的有機組成部分,對中國核心利益問題的談論無一例外,是在中國的和平發展戰略框架下進行的,從未隨意擴大範疇,亦未過細劃分。對於涉及核心利益的問題,政治解決、和平解決仍是主要方向,軍事手段發揮底線功能。

故中國提出核心利益的概念是想要建立一個能讓美國包容中國在亞洲的利益的邏輯基礎,如果中美雙方能找到各自「合法」的利益,那麼就能對各自影響力新的劃分達成一致,這樣對雙方都公平,並保持雙方都安全。

然而按此邏輯來說,台灣離美國那麼遠、又沒有正式邦交,是否能構成美國的核心利益呢?很明顯的,美國的「挺台」與「友台」舉動,是服從於其「抗中」跟「制中」思維的。只有當美國認識到這一邏輯,並將其遙遠的、周邊的、非核心的亞洲利益讓位予中國根本的「合法」利益時,然後雙方才可享有和平。

也就是中國希望其「核心利益」可以得到尊重,尋求在一定程度上取得美國的理解。這個「核心利益」指的是中國絕對不能讓步的國家利益,具體而言,包括西藏、新疆和台灣等,甚至包括南海以及釣魚台。如果美國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那中國在一些美國所關注的議題、像是氣候變遷上,就有望與美國展開合作。

這個思維在於,儘管兩國彼此有意識形態的不同,有地緣利益的不同,但是彼此照顧彼此的核心利益,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這個邏輯卻不適用於美國,美國在亞洲的核心利益,是建立在其對於印太地區穩定和海上自由航行的歷史性承諾之上的,是以美國的價值觀與世界觀為基礎的。

中美雙方經過了多年摩擦及測試,都在看誰能鬆動對方的地區承諾、誰能施加更大影響力,可由雙方在南海與東海的船艦部署看出端倪,顯示出了雙方權力與利益在亞洲的衝撞。近年來,美中之間的競爭多於合作,兩國很明顯地持續在印太地區進行一場戰略競爭。

(作者為國立台東專科學校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美國 #核心利益 #陶德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