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間,史學界有過李岩在明末農民起義中的作用的爭論。一派說李岩是混入農民起義軍的階級異己分子,是他導致李自成起義的失敗;另一派說,李岩背叛了地主階級的出身,為李農民起義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第三派說,歷史上根本沒有李岩這個人。筆者以為針對米帝有沒有濫用美元霸權的爭論,也要遵循同樣的邏輯,首先要搞清楚美元到底有沒有霸權。

何為美元霸權,那就是米帝憑藉他的經濟軍事實力,迫使其他國家用100元的商品和服務,去換米帝的幾分錢印刷成本的美元。這個說法違背基本常識,因為沒有人持有美元是因為害怕美元後面的導彈、坦克、航空母艦,而是看好它未來的可能升值,至少是可以買到米國的商品勞務。否則,誰也不會接受美元,不管美國的導彈、坦克、航空母艦有多麼的強大,誰也不會容忍米帝用幾分錢的成本搶劫了世界100元的財富。

即便在談判桌上,米國商人要求別國用美元結算,因為別國實力不及米國,於是只能接受不公平的城下之盟。這種說法也很可笑,因為做生意是你情我願,談判達成協議,固然米國實力強可以多賺,別國可能少賺,但這也不是強制的,所以也談不上美元霸權。如果米帝並沒有採取超經濟的力量,強迫人家接受美元,人家卻說它美元霸權,這只能讓世界笑話這種認知的缺乏最基本的邏輯推演能力。

且不論,美元作為石油結算貨幣,賣掉石油得到美元不能從米國買到他們所需的糧食、軍火等,美元立馬失去作為石油結算貨幣的資格,所以美元能夠作為國際貨幣與它的導彈、坦克、航空母艦無關,而與美元能否買到相應的商品有關。即便在米國國內,米國政府所以能用幾分錢成本的美元買到公眾100元的財富,也因為公眾可以用幾分錢成本的美元去購買政府100元的服務。發行償還邏輯關係為:美聯儲買國債發出美元,財政超幣值購買公眾的商品,公眾也超幣值購買政府服務,最後貨幣償還消失。去掉交易過程中美元這層面紗,公眾與政府的交易實際上是公眾付出商品與得到政府服務之間的交易,它們之間是等額足值的。紙幣只是用幾分錢的印刷成本作為信用的橋樑,實現公眾先付出商品,政府後償還服務。

毋庸諱言,大陸對米帝揮舞美元霸權特別感冒,因為人民幣沒有發行償還的理論和機制,所以我們很自然認為發貨幣就是憑藉政府權力賺大錢,根據這樣的認知勢必要指責美元霸權。公眾的認知是,公眾將外匯賣給政府,得到的是2毛印刷成本的貨幣,公眾拿到人民幣去納稅,政府收到人民幣並不還給人行,而是再度去購買公眾的商品,公眾再度放棄足值的商品,得到2毛印刷成本的貨幣。在這個過程中,公眾至少要承受兩次不等值交換的損失,一旦通膨起來,公眾損失更大,政府卻聚集起越來越多的外匯。

行文至此,112歲去世的周有光老先生跳將起來,要站在世界看中國,不能站在中國看世界。站在中國看世界,就按照人民幣只發不還的思路誤判美元,進而指責美元霸凌世界,並制定與米帝抗爭的戰略。如果站在世界看中國,那就能理解自由貿易,需要償還的美元很難有霸權,然後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可以大為寬鬆簡單起來,我們的改革也能找到更為便捷的路徑。

(作者為大陸學者)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公眾 #美元 #美元霸權 #貨幣 #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