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美國小羅斯福總統以降,就將就職後第1個100天的所謂「蜜月期」,來檢證國家領導人的工作表現。這既是鞭策的動力,也是嚴酷的挑戰。而以美國新冠疫情之嚴重,整體國力之滑落,社會族裔之撕裂,基礎設施之殘舊,經濟動能之遲緩,政敵異見之虎視,競爭強權之挑戰,傳統盟邦之搖晃,拜登總統要有好成績,或難如登天。

雖不至於像「大旱之望雲霓」般的誇張,對於經歷「川普折騰」的亞洲國家而言,自然對拜登總統懷有高度期待;即使面對前所未有之變局,仍希望美國對此區域的外交政策得以相對明朗而有較多的「可預測性」。就此點而言,拜登基本上算是做到了。

美國的印太政策,既是總體國家安全以及外交政策的一環,也是挑戰最為突出的一部。在揚棄川普唯我獨尊的所謂「美國優先」之時,拜登轉以修補、重拾及鞏固盟邦之途徑,冀望一致應對中國大陸崛起之挑戰。

拜登在國安及外交團隊的人事安排上,不但將長期追隨自己的親信放在總綰兵符的位置,也起用柯林頓政府時代即已嶄露頭角的資深行家回朝出任要職,即使不算無縫接軌,也可立即提槍上陣。

估計出菜上桌還需等待一段時間,試著先將套餐的菜譜端出來,給顧客心裡有個準。拜登破天荒地在《國家安全戰略》研擬之時,率先公布《國安戰略暫行方針》,讓國際間之敵友皆得以知曉美國對外政策之總體設計構想,既避免猜測,也防杜誤判。

「自由與開放的印太」無論是發展中的概念,或是實踐中成形的戰略,拜登選擇在既有的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設計下,接續川普政府時期的部長級對話,提升至元首層級。

拜登國安團隊針對印太地區的戰法,係先舉行「四方元首視訊峰會」,再派遣國務卿與國防部長前往日本與南韓進行「2+2會談」,之後才安排中共中央外事委辦公室主任與外交部長赴美會談。此種先盟友、後對手,我到訪、你來談的安排,凸顯層次,亦顯霸道。川普換成了拜登,老美還是老美。

楊潔篪在阿拉斯加會談伊始,演繹習近平「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的氣勢,藉媒體直播場合,講出「中國人不吃這一套」,讓美方對口聽訓,令大陸同胞振奮的場景,絕非中了美國預先設計的圈套,然卻有打醒美國決策菁英之效果。美中雙方的鴿派,還要再忍耐。

拜登在處理對中國大陸和台灣的兩組雙邊關係上,也顯老練。重新修訂《對台交往準則》一箭三鵰:一、挑明無邦交事實,打醒台灣部分因川普而生幻覺的人士;二、把蓬佩奧卸任前完全取消的交往限制部分改回,台灣還要拱手感謝;三、間接諭示北京,拜登遵守美國的「一中政策」堅若磐石。

3位皆來自美國東北州,3位皆曾任聯邦參議員,3位都曾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3位好哥兒們──拜登、凱瑞、陶德聯手演出一場許多分鏡的大戲。凱瑞赴大陸,在中美激烈交鋒後,談最能合作之項目。陶德來台灣,在白宮易主後,傳台灣安心之訊號。兩人一位在朝一位在野,名分鮮明,同一天抵達大陸和台灣,真是巧合。

隨陶德來台的兩位前副國務卿,一位是公情私誼的民主黨史坦伯格,一位乃亦師亦友的共和黨阿米塔吉。負責亞洲事務全責的坎貝爾,「沙皇」之名,絕非浪得。

五角大廈的機密版中國政策檢討,還有兩個月才會出爐;俄羅斯與烏克蘭逐漸升高的緊張局勢,難以逆料;美歐撤軍後的阿富汗,將是哪一個帝國的墳場?拜登總統的《國家安全戰略》並不好寫。

上任即將屆滿100天的拜登總統,在印太事務處理上,任用饒富經驗的老江湖操盤,延續美國的霸權思維與手法,展現若干精準也精采的外交操作,但中國已決意平視美國,未來印太霸主誰屬,仍在未定之天。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拜登 #美國 #總統 #挑戰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