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陳兵烏克蘭東部邊界,明斯克停火協議未見和平曙光,烏東戰火一觸即發,烏東就在戰爭與和平之間拉扯,烏克蘭依舊糾葛在「脫俄入歐」或「脫歐入俄」的矛盾。

烏東地區籠罩在戰爭迷霧中,絕非是孤立的事件,而是俄烏之間地緣政治上的矛盾,以及俄羅斯領土擴張戰略的一部分。普丁圖謀控制烏克蘭的野心,以影武者的角色介入烏東。普丁意圖染指烏克蘭除了地緣經濟利益外,最重要的是通過具體行動,實踐杜金的俄羅斯「歐亞主義」,將所有俄語地區以至前蘇聯領土,重新併入俄羅斯聯邦,藉以抗衡美國霸權與北約東擴。

面對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西方國家制裁方案各有政治盤算,基輔當局又無力抗衡,俄羅斯與歐美的地緣政治角力已先勝一籌。普丁放話循克里米亞分離主義運動先例,保護烏東俄語區,勢將在烏東地區重演克里米亞的劇本。以保護俄裔之名出兵,將烏克蘭澤倫斯基政府的勢力,局限在第聶伯河以西,造成烏克蘭分裂的事實。美國雖有調派艦艇進入黑海,但仍對普丁投鼠忌器,貿然回擊俄羅斯解放烏東的軍事行動,恐再點燃歐洲戰火。

莫斯科繼兼併克里米亞後,轉而虎視同屬俄語區的盧甘斯克、蘇梅、頓內次克、奧德薩、哈爾科夫等州。俄羅斯重兵壓境,屯兵烏克蘭邊界,東部城鎮的俄裔在克里米亞公投鼓舞下起而效尤,主張公投脫烏,擺脫基輔中央政府,甚至演變成暴動,成為普丁揮軍侵烏的藉口。頓內次克等城市的占領行動只是前奏,接下來俄語人口多數的城市,都有可能如法炮製。

俄羅斯支援烏東叛軍攻擊馬里烏坡,則有更深層的戰略考量。莫斯科要防衛克里米亞,就必須利用口袋戰術,藉由叛軍的攻擊力道與基輔當局周旋。莫斯科已做好隨時發動全面攻擊,進占烏東地區的準備。除非美國和歐洲盟國採取更果斷的軍事行動,否則,頓內次克與盧甘斯克將漸次依循克里米亞模式脫離烏克蘭。

普丁對烏克蘭的短程目標採取兩手策略模式,一方面要求雙方協議停火,卻又支持分離主義運動反亂,以確保能完全控制頓內次克、盧甘斯克兩個省;中程目標則是經由扎波羅熱和赫爾松省,控制頓、盧兩省的哈爾科夫,建立連通馬里烏波爾到克里米亞半島的「大陸橋」;長程目標則指向莫爾達瓦,通過奧德薩挺進到德涅斯特,最終建立「新俄羅斯」。一旦達成這3個目標,烏克蘭只剩下重返俄羅斯聯邦政治版圖的選項。

普丁的野心未減,持續增兵烏東邊界、烏東分離主義武裝力量搧風點火、烏克蘭未納入北約集體安全機制、以及美國軍力鞭長莫及,烏東戰火紛飛下,烏克蘭國土難以完整。烏克蘭的戰爭與和平,以及弱國的命運取決於大國政治角力的戲碼不斷在歷史重演。

(作者為國立高雄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烏克蘭 #烏東 #俄羅斯 #克里米亞 #普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