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1991年年底,有國民黨籍的某陳姓立法委員,(後加入民進黨,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在立法院院會中,提出「海峽兩岸、一邊一國」,一時群情譁然,中國國民黨中央常會,很多重量級委員(多已過世)鄭重提案,要求當時黨主席李登輝先生立即調查懲處,當時李主席躊躇半晌,最後裁示交政策會先澄清「一個中國」的意涵,幾經輾轉,最後交由「國家統一委員會」處理。

迄1992年8月1日,國家統一委員會第八次會議通過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之涵義有所不同,中共當局認為「一個中國」即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將來統一以後,台灣將為其轄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方則認為「一個中國」應指1912年成立迄今之中華民國,其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目前治權僅及於台澎金馬,台灣固為中國之一部分,但大陸亦為中國之一部分。

1993年4月27日,台灣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與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新加坡會談(簡稱辜汪會談)之前,對方要求以「一個中國」原則,為會談基礎,為尋求「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兩會須先行協商,台灣海基會派出法律服務處處長許惠佑,大陸派出諮詢部副主任周寧,代表雙方於1992年10月28日在香港世貿中心會談。

雙方代表都準時到達會場,會談剛開始,海協會代表即開門見山的提出處理「一個中國」原則的議題,經雙方反覆推敲,始終未能取得彼此均能接受的方案。

隔天(10月29日)許惠佑根據陸委會的最新授權,提出修正方案:「在海峽兩岸,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過程中,雙方雖均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一個中國的涵義,認知各有不同,期待達成具體的文字共識」幾經斟酌,最後還是未能取得結論。

10月30日許惠佑再次根據授權,建議前述方案能否相互諒解,採用各自口頭聲明表述的方式,處理一中原則的立場,海協會未作回應,香港會談即告結束。許惠佑當即在香港發表聲明:「處理一個中國的立場,經徵得主管機關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我方將根據國統會8月1月對一個中國涵意的決議加以表述。」 11月3日海基會將「上述聲明」以函件通知大陸海協會,海協會副秘書長孫亞夫當天即以電話告知海基會秘書長陳榮傑:「對於海基會的決議,海協會充分尊重,並接受海基會的建議。」 這就是「九二共識」的真相與源頭根本,1993年4月27日辜汪新加坡會談,就是以這個共識為基礎得以實現。

「九二共識」是歷史事實,今天任何對「九二共識」的表述,必須根據歷史事實,保持原汁原味,不得擅自變更增減。2018年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說「九二共識」是兩岸和平相處的定海神針,曾引起從南到北的一片「青天白日」的旗海,這表示台灣同胞內心深處都潛存有這個共識,台灣各黨派都高調要尊重民意,這就是真實的民意。願共勉之!(作者為前退輔會主委、前國統會副主委)

#一個中國 #九二共識 #原則 #雙方 #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