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3日,解放軍三艘主戰艦艇成軍,在海南三亞某軍港舉行集中交接入列儀式,習近平親自授旗、授證。大陸中央電視台大幅報導這項活動,螢幕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三艘巨艦的泊港畫面,令人印象深刻。

這當然引起台灣矚目,國安局長也到立法院報告,有關「中共南海整個佈局已造成周邊地區緊張關係」的研判並沒有錯,問題的關鍵,並非是中國最高統帥首次同時為三艘大型主戰艦艇授旗,也不是解放軍海軍首次有三艘主戰艦艇同一天成軍,更不是同時由南海艦隊接收這三艘大型主戰裝備,而是中國非常高調的舉行入列儀式。這不尋常的舉動,到底所為何來?

首先釐清這三艘艦艇到底有多重要。首先是長征18號核潛艇,這是中國最新型的戰略核潛艇,諸元未公開,但無疑優於現役各型核潛艦。其次大連艦是第三艘055型萬噸級驅逐艦,西方評估戰力超過美軍現役的提康德羅加級(Ticonderoga)巡洋艦。第三艘的海南艦則是首艘075型兩棲攻擊艦,噸位3到4萬噸之間,雖較美軍45,000噸的美利堅級(America)兩棲攻擊艦小,但性能各有優劣。

中國第一艘自製航母山東艦也部署在南海,有了暱稱大驅的055型驅逐艦當帶刀侍衛,就可以編組戰力強大的航母戰鬥群。075型兩棲攻擊艦是直升機航母,可以搭配071型船塢登陸艦編組兩棲打擊群。再加上戰略核潛艇的威懾力;解放軍南海艦隊,將可以憑藉在南海的主場優勢,也就是在沿海與島嶼各陸上基地的支援下,挑戰以日本橫須賀及佐世保為基地的美軍第七艦隊。

這意味著什麼?從海軍的戰略部署來說,如果解放軍南海艦隊可以穩穩的控制南海,就將隔絕美國印太司令部連結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交通。美國在印度洋只有一個迪亞哥加西亞(Diego Garcia)的空軍基地,如果南海交通線被截斷,將不足以支持印度洋的戰備。所謂「印太戰略」,軍事實務上的基礎將落空。

因此,中國高調的為這三艘主戰艦艇舉行入列儀式,就是典型戰略溝通。明確的展示肌肉,告訴中國人民、美國或其他行為者:軍事上,至少在南海,解放軍已經可以平視美軍了。

美、中不同的戰略文化

雖然各方比較美、中軍事發展時,往往覺得中國的透明度遠不如美國,且通常將此歸因於雙方政治制度的差異。的確,中國軍事保密程度遠高於美國,但這習慣與政治制度的關聯性不高,因為美軍同樣有許多對非相關人士,包括國會議員也都有保密的機制;真正有關聯的是戰略,或者更精確的說,是因為戰略文化的差異,才使中國的軍事透明度低於美國。

中國軍隊傳統上都是用來準備戰爭的,建軍的目的,就是備戰。為追求下一場戰爭的勝利,用兵上傳承中國兵聖——孫子——的理念:「兵以詐立,以利動,以分合為變」的思想。因為「兵者詭道也,能示之不能,用示之不用」,所以自己的真實實力與企圖,是絕對不能讓外人得悉,甚至要作相反的呈現,以避免對手察知不利於我方的作戰。

美國則不同,大多數軍武並不是用於準備戰爭,而是用於防止戰爭,也就是嚇阻。美國並不想真打,真打就表示嚇阻失敗,但要成功嚇阻需要更強大的實力與用武決心,因此除不斷強調用武決心外,還要展示實力,以斷絕潛在對手的用武企圖。因而從小布希總統開始,美國雖然對中國崛起懷有戒心,但仍經常邀請中國軍人訪問美軍或雙方互訪。潛台詞就是:讓你看清楚我有多厲害,你就不敢蠢動了。但美軍真正的弱點,是絕不會讓外人知道的。

因此,當中國也不想和美軍打仗,而只想威懾美軍在南海的行動,也會拋棄「能示之不能」的原則而展示實力。去年8月,解放軍在南海試射2枚號稱「航母殺手」的反艦彈道飛彈擊中移動的靶船,就是典型的例子。軍方對軍方的戰略對話不需要像外交官一樣講那麼多外交辭令,做就對了。中方知道美方一定偵察得到,美方也知道中方並沒有作假。這也就是說,中方展現出「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的能力,而美方收到了。

中國高調的為這三艘主戰艦艇舉行入列儀式,也是同樣的戰略對話。中方展現出掌控南海的能力與企圖,美方同樣收到。至於美國將如何回應,是接受中國掌控南海的現實,還是以更高頻率以及與盟邦合作繼續執行印太的自由航行任務,再或者以外交手段爭取南海各聲索國的合作,共同否定中國企圖;就還要繼續觀察。

解放軍的假想敵是美軍

20年來,中國經過不斷努力,軍事實力已大幅躍進。相對美軍這20年因為反恐、戰略誤判與其他複雜的科技或製造因素,使得多項戰機、水面艦與地面車輛等武裝系統的研發陷入困境;美國聯邦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史密斯(Adam Smith)稱此為「可怕的20年」。解放軍的躍進相對美軍的停滯,終於有機會追上美軍。

這也意味著,解放軍現在是以美軍為假想敵,而不再視國軍為主要對手。但台灣這方面還缺乏普遍認知,對中國軍事發展經常看到民粹性的嘲諷,或者高度對抗性的奇言怪論,例如殲-20不如F-16V讓中國朋友心碎、1,200枚反艦飛彈可擊沉數百艘解放軍入侵艦隊、10艘潛艦可以讓中國艦隊不敢進入台灣海峽,再或者渡海作戰困難,中共無能為力,且美國必然來援…等等,讓人感到專業性的缺乏與「務虛」心態的自我膨脹。

殲-20與F-16V是兩種不同任務型態的戰機,前者是運用隱形性能深入敵後打擊,後者則是執行攔截任務,性能不能直接比較。當今大國的作戰平台幾乎都有反飛彈系統,而目前的科技發展,多數早期型號的反艦飛彈已無法通過攔截打擊到目標,因此美國才要研發高超音速武器,而根據CNN的報導,美國這方面已落後俄、中。潛艦與反潛同樣也是科技競賽,台灣潛艦的靜音能力還有待評估。至於渡海作戰的確有技術性的困難,但是要將大規模地面部隊跨越海峽投射到台灣,絕對比從太平洋彼岸或第二島鏈投射兵力簡單得多。

因此某些將這三艘主戰艦艇的入列判斷為針對台灣的觀點,同樣也是這種自我膨脹心態的呈現。雖然在戰略態勢上,東海、台海、南海等三海連動,南海艦隊的確可以支援台海作戰,但就當前中國的戰略利益而言,南海的優先性絕對高於台海。除非台灣貿然宣布獨立,看不出中國有任何對台動武的急迫性。

軍事最重務實,千萬不能務虛。解放軍實力逐漸可以抗衡美軍,是台海戰略態勢的重大轉變,台灣應早擬訂因應之道。然而目前台灣卻充斥各種民粹或自我安慰式的言論,許多「專家」受訪或談話性節目的說法令人啼笑皆非,即便官方的國防智庫,年度報告也多是整理各方文獻,缺乏反思與前瞻觀點。或許這專業性的失能,才是台灣最大的國防危機。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博士,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美軍 #美國 #中國 #解放軍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