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核燃料棒的清空,駐衛核四的二個分隊保警將於5月1日全面退出;這意味著,核四終於落幕了,至於將來命運如何?眾說紛紜,誰也沒有一個準。

核四自60年代,從台灣東北角澳底動工以來,風雨飄搖,幾乎沒有一天平靜過;而保二警進駐核四數十年,平心而論,也是一本滄桑史。

筆者曾在核四服務過,在弟兄們臨別前夕,容將一些難忘的往事稍作披露:

一、由於反核抗爭不斷,80年10月3日在核四龍門施工處大門口,隔著拒馬警民對峙,約莫中午時分,突然有抗議民眾駕小貨車高速衝向大門,因事出突然,保警中隊長林敏昇被捲入車底身受重傷,警員楊朝景當場身亡,另一江姓警員也受重傷,現場慘不忍睹,震驚各界。如今物換星移,林中隊長已經退休回屏東老家,每逢陰雨,鈦合金下巴仍隱隱作痛;另一位罹難楊姓警員後來埋骨何處?無人知曉,也無人聞問。

二、蔡英文總統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曾蒞臨核四巡視,在座談會時,她有三項指示:「核四如期完工,品質一定要好,預算不再增加」,這番話言猶在耳,到後來卻變成「核四是拼裝車、不安全」,真是白雲蒼狗。當時的施工經費已達新台幣2700億元,現如今已打水漂矣。

三、90年,核四從國外運來1、2號發電機,這龐然大物從鹽寮輔助港口上岸,因怕受震動須龜速而行,保警從凌晨到夜間冒滂沱大雨全程戒護,在任務結束時(好熟悉的字句),儘管疲憊,卻有種光榮的參與感。

四、核四工區舖設甚多電纜線,那手臂粗黃橙橙的銅線甚受覬覦,頻頻遭竊;某日深夜,埋伏同仁發現竊嫌,欲上前逮捕時,二名小偷噗通跳下雙溪河潛逃,後經追捕,甚至鳴槍示警,始逮個正著,類似案件,層出不窮,也許在窮鄉僻壤的地區,這些纜線,算是天上掉下來的財富吧。

封存核四,曾讓多少施工人員掩面而泣,對參與的保警成員,也有種莫名的失落感。但俱往矣!核四未來之存廢或對與錯,就留待後世去評價吧。再見了,核四!

(作者為保二總隊退休副大隊長)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核四 #保警 #警員 #任務結束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