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周以來,印度新冠疫情轉劇,死亡人數已經超過20萬人,單日新增確診人數破36萬,累積確診人數快要達到1800萬人。依據報導,醫院客滿,氧氣供應不足,許多家屬在醫院門口看著病人往生;火葬場容量爆滿,許多往生者的遺體就在場外空地用臨時搭建的木架火化。有媒體用「人間煉獄」來形容目前狀況,可見悲慘的程度。

印度會到今天這個程度,令人吃驚。印度是全球的疫苗生產大國,而且已經研發出自己的疫苗,但是到現在為止,印度人口施打過第一劑疫苗的不到10%。其中原因之一,是政府拖延批准進口疫苗。其國產疫苗可以沒有完成所有實驗就獲准生產,但是規定所有進口疫苗均需齊備完整數據。進口障礙一直到最近疫情不可收拾,才予以放寬,並加速採購。作為疫苗的供應者,印度疫情變劇,也影響到它為英國AZ疫苗代工的進度,進而影響其他國家;目前已知,原先答應要供貨給英國、歐盟和COVAX的都已經跳票。

為什麼發展到今天這個程度?印度總理莫迪和其所屬的執政黨難辭其咎。莫迪是印度過去數十年以來最有權力的領袖,其政黨印度人民黨(BJP)在過去多次選舉中連戰連勝,故在上下兩議院均占多數,而且在多數的地方政府均為執政黨。這個一黨獨大、一人獨大的形勢,造就了過度的驕傲和自信,忽視了自己的責任。

在今年1月,莫迪聲稱印度「不但自己控制了疫情,也會幫助其他的國家。」上月初,反對黨執政的馬哈拉什特拉邦疫情上升,政府不但不積極協助,還攻擊地方政府處理不當。同樣的政治掛帥,也出現在本月舉辦地方選舉的幾個邦。在西孟加拉邦,莫迪帶領其政黨候選人,連續舉辦多場大型造勢活動,沒有戴口罩、沒有社交距離。內政部長是莫迪的左右手,也是應當協助控制疫情的重要人士,但他在本月前18天裡有12天在跑選舉行程。

非但如此,剛好4月是印度的重要節慶時間。本月14日,是印度教的新年,群眾聚集舉辦宗教活動。例如印北的哈立德瓦爾朝聖城市慶典,12年輪值一次,湧入約300萬的群眾,同樣沒有口罩、沒有社交距離。莫迪一直在塑造以印度教為中心的國族主義,這些印度教的慶典符合其宗旨。

印度出現慘況,周邊國家都表示關切,而且願意伸出援手,包含中國大陸。由於邊境糾紛,印度政府相當抗拒來自中國的援助;不過民間已經開始從中國大陸緊急進口氧氣製造機,例如總部位於印度古爾岡的新創公司日前推出進口製氧機的「氧氣使命」計畫並進行眾籌,目前已經籌集了4600萬盧比,並從中國大陸訂購了1000台製氧機,可在印度醫院投入使用。

事實上,據分析指出,印度有許多工業,缺的其實是氧氣瓶,而不是氧氣。幸虧地方選舉已經結束,內政部長開始專心處理疫情,命令所有印度有能力製造液態氧氣的工廠,將其產品全部改作醫療使用,不准旁用。另外,民間也出現了供應氧氣的黑市。許多病患擠不進醫院,或在醫院得不到氧氣,就回家自行從黑市購買氧氣瓶使用。

看了印度的狀況,想起了上周例行收到的博幼基金會李家同教授文章,題目是:〈印度新冠肺炎一天內死亡人數〉。在文中,李教授說:「我們的確應該注意到一個事實,那就是國家仍然要注意最基本的民生問題。所謂民生問題,無非就是人民能不能過好的生活。有些國家在GDP上有不斷的成長,但是國內有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最後的結果一定會是相當可怕的。印度政府實在不必好大喜功,在太空科技上表現實力,而應該注意有沒有足夠的氧氣供應給醫院。」

(作者為東吳大學巨量資料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印度 #醫院 #氧氣 #莫迪 #進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