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 07

──Charles Van Doren, ACDA, to Dwight Porter [Deputy Representative to IAEA], 1 December 1972

本份解密的報告提供了美國政府反對臺灣進行化學再處理廠設置的觀點,以及確保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在臺灣提供保安的問題。對美駐IAEA代表范多倫(Charles Van Doren)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再處理廠不是「在這個時候在中華民國建造的」。因為它不僅沒有「經濟價值」,而且有利於核武器能力,如果中國大陸接管臺灣「它將獲得一個有價值的、免費的再處理廠」。一個棘手的問題是關於IAEA保安監督的作用。美台IAEA三邊協定的前景令人懷疑,因為臺灣已被排出IAEA的會員。該協定是允許IAEA繼續檢查當時正在建設中的加拿大供應的臺灣研究反應器,但問題是,北京是否會迫使IAEA退出與臺灣的協定。(註說:報告內說明美國反對就提供協助台灣建造再處理廠的歐洲國家進行協商情形)

檔案 08

──U.S. Mission to the 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telegram 5045 to State Department, 21 December 1972

1972年,有關臺灣試圖購買再處理廠的報導和傳言在歐洲核能界廣為流傳。

此消息提及臺灣與英國、比利時、法國和西德供應商的討論。德國在談判中有一個有利條件,因為它可以提供「交貨保證」,而其他國家政府則對北京的反對持謹慎態度(註說:報告內說明依據比利時COMPRIMO公司人員告知,台灣原子能委員會鄭振華秘書長在這幾個月內,已分別與法國SAIT GOBAIN公司,德國UHDE-LURGE集團公司,比利時COMPRIMO公司和英國BNFL公司等,洽談購買再處理廠事。也說明美國反對就提供協助台灣建造再處理廠的上述歐洲國家進行協商情形)。美國的立場是,除非臺灣具備「本土技術專長和工業技能」的能力,否則臺灣「必須符合」不再後續加工的條件(註說:意指再處理後鈽產品的後續轉化和純化處理作業裝置)。問題是,如果臺灣決心擁有再處理能力,供應商最好制定出一種有保安的安排,而不是「冒風險,讓臺灣尋找其他途徑,在控制不確定的情況下實現其目標」。幾周內,美國國務院授權駐臺灣大使館轉達反對臺灣建造再處理廠。

檔案 09

──State Department telegram 051747 to U.S. Embassy in Taiwan, 21 March 1973

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理查·斯奈(Richard Sneider)在會見臺灣原子能委員會秘書長時,表示美國政府「感謝」臺灣不再進行購買和建設用過核燃料再處理廠。鄭秘書長說,他去年12月才聽說擬議中的再處理廠事,中華民國「沒有對其朋友的任何核機密」。第二天,在與原子能委員會官員會晤時,鄭秘書長提到是核能研究所正在開展的一個專案,該專案是「實驗室級燃料再處理設施」,其產能是微小的,是每年處理兩個燃料元件(來自清華大學反應器燃料),每年只能產生約300克鈽 (註說:該實驗室之建設技能完全自力) 。這個實驗室規模的專案在後來也引起爭議。

檔案 10

──U.S. Embassy Taiwan telegram 4872 to State Department, 11 August 1973

本電報說明了一些對話故事。其中,在與駐台大使館官員的會談中,鄭秘書長解釋了為什麼臺灣需要「國內再處理能力」,因為可作為「台灣電力公司最合理、最經濟的方法,以確保反應器的燃料持續取得」。據大使館指出,這看起來...是一個精心策劃的臺灣嘗試獲得...核武器計畫所需的能力。這由先前企圖從西歐收購一工廠的「失敗」情形可知。臺灣現在試圖將目標隱藏在表面上旨在滿足台灣電力公司八十年代中期燃料需求的計畫背後。

檔案 11

──State Department telegram 167237 to U.S. Embassy Taiwan,22 August 1973

針對大使館報告關於臺灣重新對於再處理廠感興趣的資訊,美國國務院提出應「迅速、堅定和負面的反應」的要求指令。

檔案 12

──U.S. Embassy Taiwan telegram 7052 to State Department,23 November 1973

本電報報導了美國「考察小組」訪問臺灣系列的第一次。該小組的收穫是,我們的印象是,有些個人和政府部門可能會認為,核燃料循環(註說:指包含核子原料提取純化,核燃料元件製作,核反應器設計,核燃料再處理,和核子原料回收再利用等過程)和化學再處理廠是保持開放軍事用途選擇的方式。儘管美國小組成員向負責研發和核能政策的官員明確表示了對臺灣核研究計畫方向的擔憂,但引人注意的是中科院院長唐君鉑將軍和主要官員,他們未出席在大使官邸舉行的晚宴,也在團隊訪問中科院時缺席。

檔案 13

──U.S. Embassy Taiwan telegram 5351 to State Department, 6 August 1976

三年後,美國外交官仍然擔心臺灣對於再處理和燃料循環的興趣。然而,大使館認為,最高行政領袖已作出決定,保持這一選擇。儘管美國反對,臺灣取得再處理能力的決心導致,「理由不僅僅是基於經濟需要的論點」。雖然美國已經反對臺灣試圖從荷蘭公司COMPRIMO購置再處理廠,我們認為,應該盡可能密切地監測中華民國在這一領域的活動。如果臺灣再次試圖收購再處理廠,大使館建議「以最強烈的措辭進行干預」。

檔案 14

──U.S. Embassy Taiwan telegram 8253 to State Department,15 December 1976

美國大使館收到IAEA於1976年7月對臺灣核設施的檢查報告的副本,該報告在1977年初因訪問期間受到監督而引起爭議。然而,視察員確實查看了TRR,包括一個與挪威設施所採用相同設計的熱室(註說:指厚鋼筋水泥密閉屏蔽室)再處理實驗室:根據報告,設備內部非常小...排除了它可用於大量生產規模的可能性。根據奧爾布賴特和斯特裡克(Albright and Stricker)的說法,這低估了風險。另一個再處理設施是設在核能研究所(INER)的「鈽化學實驗室」。(註說:該實驗室購自法國Saint-Gobain公司)(待續)

#臺灣 #處理廠 #史話 #陳勝朗 #核研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