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據美國憲法,每3萬人就可以分配到一位聯邦眾議員,而美國建國之初,僅有65位眾議員。在調整黑奴人口僅算3/5的人頭後,大約就是200多萬、不到300萬人左右。隨後快速成長,在19世紀初已成長到500多萬,中葉時更到達現今台灣人口的2300萬左右。內戰後經歷工業革命及來自歐洲的大量移民,19世紀末時成長到7500萬人。20世紀前20年跨過1億人,二次大戰結束時到達1.5億人,本世紀初加倍成長到3億人,目前大約是3億3千萬人。

若是依照憲法的3萬人配一位眾議員,美國今日已超過1萬名眾議員。不過,在第一屆聯邦眾議員集會後的每10年一次人口普查後,儘管眾議員人數一路增加,但基數也一直在調整,從起初的3萬多人增加到1840年左右7萬人、1880年的15萬人、1940年的30萬人、1960年的40萬人、1980年的50萬人、2000年的64萬人、2010年的71萬人,以至於目前大約76萬人。1929年通過的《重新分配法案》(The Reapportion Act)後,眾議員人數定在435位,不再增加。因為眾議員席次定了天花板,在各州人口增加速度不同的情況下,為了代表性的公平,就必須每10年做出調整。

過去數十年我們見證到北部及東部所謂的鐵鏽帶(rust belt)各州眾議員人數不斷減少。自1960年起,伊利諾州從24位減少到18位、密西根州從19位降到目前的14位、紐約州則是由41位降到27位、俄亥俄州由24位降至16位、而賓州是27位減到18位。南部陽光帶(sun belt)和太平洋沿岸各州則因眾議員人數的增加,大大提升了影響力。加州從38位一路增加到53位,華盛頓州從7位調整到目前的10位,亞利桑那州則是由3位變成9位,德州由原先的23位大幅躍升到36位,佛羅里達州從12位快速成長到27位。

今年的戶口普查結果剛剛出爐,又有7個州(紐約、賓州、俄亥俄、密西根、伊利諾、加州、西維吉尼亞)將會失去1位眾議員,5個州(北卡羅萊納、佛羅里達、科羅拉多、蒙大那、奧瑞岡)增加1位眾議員,另外德州增加2位。減少席次的各州沒有什麼意外,加州是因為基數太大,因此當人口成長平均分配後,反而少了1席。蒙大那原本僅有1席,只要人口增加到一定的數字,很容易就配到1席。

席次的調整有兩層重大的意義,除了各州眾議員人數增減及各選區人數增減都要進行的選區重新畫分之外,就是選舉人團人數的調整。我們以2020年的總統大選為例,拜登是以306對232票勝出,但如果用新的戶口普查後之各州眾議員人數調整為依據,將會是300對242,拜登仍然獲勝。但如果選情相當接近時,這個差距的重要性就會擴大。

另外,民主黨很慶幸上次支持拜登的羅德島和明尼蘇達兩州,並沒有少了眾議員(選舉人團人數),但在面臨主導因眾議員人數增加而必須進行選區重新畫分的各州議會中,大部分(德州、佛羅里達及北卡羅萊納)是共和黨占優勢的州,因此可以畫出對其有利的新選區,預計將會影響5到7個席次,讓共和黨在2022年很有可能一舉拿回眾議院的多數。

通常現任總統所屬政黨在期中選舉都會丟掉席次,如果再因為選區重畫的不利,損失只會更加嚴重。以目前民主黨僅有六席的多數來看,拜登想要保住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優勢將會非常困難,因此若想通過任何重要的立法,他的機會之窗僅有1年半多,必須珍惜善加利用。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

#眾議員 #人數 #調整 #席次 #選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