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上任以來,並未如外界期待改善對華關係,反而延續川普時代作法,繼續抗中路線。這不只讓中美競爭更趨白熱化,雙方協商與合作的空間也可能受到限縮。在就職百日演說上,拜登屢屢提到,中國快速崛起,將成為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最大挑戰,強調中美之間的競爭,不再是單純的全球經貿主導權爭奪戰,而是民主制度與極權專制的世紀對抗。中美兩國的高度競爭關係,將是未來的新常態。

政治劍拔弩張經貿卻緊密

拜登的談話,透露中美關係是回不去了。只是,雙方檯面上劍拔弩張,檯面下卻是不同的兩樣情。彭博資訊最新統計,今年以來陸企透過首次公開發行(IPO),在美上市規模高達66億美元,是去年同期的8倍。知名金融數據服務商Dealogic進一步指出,如果在IPO基礎上,再加計股票增資與可轉換債發行金額,今年1~4月,陸企在紐交所及納斯達克市場籌集到的資金規模,更創下歷史紀錄的110億美元。這代表檯面上政治針鋒相對,檯面下龐大的市場誘因,繼續驅動陸企跨海赴美吸金,美國也沒有對陸企關門。

不只金融市場,中美雙邊貿易往來也呈現愈來愈緊密的關係。根據中國商務部4月中的統計,今年第一季中美貿易高速成長,對美出口規模1192億美元,高於去年的第一及第二大貿易夥伴東協(1051億美元)與歐盟(1102億美元),年增率74.7%,更遠勝東協的37.1%及與歐盟56.7%。而由此衍生的對美貿易順差高達726億美元,占整體比重超過6成。就算美國額外課徵7.5~25%不等總額將近4000億美元的關稅,但中國商品對美國企業及民眾而言,仍具有高度的比價優勢與吸引力,難以被他國貨品所取代。

顯然地,從2018年3月川普揭開中美對抗的序幕以來,美方處心積慮透過加重關稅、重組供應鏈、科技制裁等各式各樣手段,想要逼迫大陸就範、遏制中國崛起,但成效不彰,甚至逐漸反噬自己。美國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就明白指出,對大陸出口產品增加的進口關稅,為美國製造業平白增添約800億美元的額外成本,也對美國經濟產生巨大負面衝擊。更重要的是,市場對於美國針對大陸的各式挑釁與制裁行為,並不買單。該做的生意、該下的訂單、該募資的案件,一件也沒有少,甚至還大幅成長。

近期很多與大陸往來密切的美企,包括知名的高通、英特爾、超微等跨國企業,都迫切希望美商務部在晶片出口禁令上鬆綁。而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更強烈建議,拜登政府不能再走川普時代的老路,而是應該加速批准美企對華為等陸企的供貨許可。同樣地,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SIA)也呼籲,全球半導體的創新突破,絕非建立在政府對晶片技術的出口限制上。美國半導體企業一旦失去大陸市場的營收,將很難從其他市場補足,甚至可能將進一步降低相關美企的研發能力與經費來源。

基於市場法則的良性競爭

上述案例都清楚說明,基於比較利益、專業分工的市場法則,中美兩邊企業都在嘗試突破當前美方政府所設下的政治藩籬。尤其是面對美國處處掣肘的陸企,更是充分展現出十足底氣,想方設法在逆境中突圍。擁有科技含量與創新技術的新創,加快赴美上市募資腳步,是一種做法。阿里巴巴、騰訊等科技巨頭,積極跨足海外併購投資與策略聯盟,又是另外一種做法。3月初,面對日本政府的雜音,騰訊依舊決定出資超過650億日圓,入股日本最大電商平台樂天,成為大股東;而同時間,日本二手電商獨角獸Mercari為進軍大陸消費市場,也選擇與阿里巴巴策略合作,都是鮮明的例證。此也顯露出,驅動企業前進的,不是政府力量,而是市場誘因。

中美對抗已邁入第4個年頭。拜登雖然不像川普,動不動就威脅要制裁大陸,但雙方直來直往的競爭,恐難以避免。激烈競爭的新常態下,雙方都需要正確認知,競爭須奠基於市場誘因之上,而不是透過政治力量,假競爭之名行對抗之實。基於市場法則的競爭是良性競爭,有利於人類共同福祉,違背市場法則是鬥爭,鬥爭將以人民福祉為代價。如能在競爭中融入更多合作元素,減少對抗衝突,相信不只是中美兩國企業所樂見,更將是全球之福。

#市場 #美國 #競爭 #陸企 #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