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審議中的「2021戰略競爭法案」,目標當然是針對中國,目的則已不僅僅是圍堵或遏止中國,而是要擊敗中國了;至於手段,則是窮盡一切可以調動的資源、採行的手段及動員的國家。就後者而言,從歐巴馬的「重返亞太」到川普的「印太戰略」,再到拜登的「民主聯盟」都是同一個意思。只是拜登最近心血來潮,突然想起提出了一個概念:民主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13年提出的國際合作倡議,與歐巴馬的重返亞太時間上十分相近,只是後者擺明了以中國為對象,前者並未點名,但從地緣布局上也可以看出,其實是對美國包圍的突破或反包圍,目標則也是遙指美國。我很早就說過,「全球一盤棋,中美大博弈」,一部人類21世紀史(至少是上半葉)就是一部中美博弈史,範圍從小而大再到全面,現在看,不是連北極、太空之爭都揭開序幕了嗎?

就戰略性質而言,中國的一帶一路跟美國的民主一帶一路(及其前身重返亞太等)都是「合縱」,即聯合一眾國家,整合所有力量,對付另一國家。中國雖略占了先手,但中美雙方合縱戰略的博弈場域卻高度重合,主要有:市場、資源、產業鏈及科技鏈、貨幣、交通、地緣、軍事、價值與體制、信仰(宗教)、戰略。十個場域中,中美兩強各有各的優勢,有些則平分秋色,但最具有關鍵性、足以決定最終勝負的,不外市場、地緣與戰略。

首先,看市場。無疑這是中國的強項之一,也是美國最擔心、最忌諱的軟肋,這一項很大程度上又跟產業鏈及科技鏈有關。美國想方設法要一眾盟國與中國脫鉤,但效果可能有限,美國本身的企業就叫苦不迭,未必埋單。身為五眼聯盟之一的紐西蘭就公開叫板,拒絕配合。紐西蘭是資源國,最需要市場,如何能跟自己作對;德國亦類似;最終澳洲、加拿大也未必撐得過。

此外,強硬切斷與中國的產業鏈和科技鏈,其結果很可能倒逼中國走向自給自足的完整體系,當然這可能稍晚才會發生。

其次,看地緣。相較於美國的一帶一路比較虛,中國的一帶一路比較實,後者主要與交通運輸的基礎建設有關。就地理形式而言,亞、歐、非本就是相連的一大塊陸地,又叫「世界島」,從來就是面積廣、人口眾、資源豐,從而是人類幾乎所有文明的發源地。交通運輸尤其是高鐵的發展(如勢頭甚猛的「中歐班列」)極可能在21世紀將世界島的抽象概念變為現實。美國孤立於世界島之外,處境自然不利。

再其次,就是全球發展戰略了。這恐怕是美國的致命傷。宗教信仰決定了美國人自認為是「上帝的選擇」的優越與狂妄感,強調「美國優先」;中國的世界觀與發展哲學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美擺在一起,你讓世界各國如何選擇?

所以,中美世紀大博弈雖開局未久,剛進入中盤,雙方走的亦均為「合縱」棋路,雖同為「合縱」,美國最終卻贏不了中國,不信讓時間來給答案。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中國 #一帶一路 #美國 #資源 #地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