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期《經濟學人》的封面直接點名「台灣是地球最危險的地方」。文章指出中國大陸的武力壯大,已嚴重威脅到美國的獨霸,美國人懷疑是否已無法阻止中國大陸武力犯台。台海一旦發生戰爭,全球頂尖的台灣半導體產業,特別是台積電,一旦生產中止,全球電子業只有停擺,後果無法估計。這篇文章指出,美國的處境只有向中國大陸溝通,大陸必須放棄武統台灣,美國則保證不會支持台灣宣布獨立。結論是將所有的爭議擱置,像鄧小平所說「讓更聰明的下一代人解決」。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5月1日在訪問美軍夏威夷印太司令部演說時表示:美國國防的基石仍然是威懾力,確保我們的對手了解衝突的愚蠢,但「在最可能情況下,防止衝突遠比參與更為重要」。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希克斯在華府智庫「阿斯彭安全論壇」表示,北京擁有挑戰國際體系和美國經濟、軍事和技術利益的能力,儘管對中國越來越擔憂,但開放與中國進行溝通和外交的管道,仍然很重要。他說,美國軍方會在外交、經濟和其他手段上,時常充當配角,與中國的衝突既不可取,也未必不可避免。

美國從民粹總統川普上台後,面對中國大陸的經貿實力以及日漸茁壯的軍事力量,開始尋求各種手段來圍堵中國大陸。當然最容易的就是從經貿下手,企圖窒息中國大陸的經濟,進而造成社會動盪。於是先提升大陸輸美產品的關稅、然後要求加購美國農產品、專利權的交易、公司合併的限制、制約大陸公司在美國上市、高科技產品的阻斷等。在軍事上,派各型軍艦進出南海、台灣海峽與東海等海域。要求盟邦派船艦輪番陪同美艦軍演。然後再利用新疆人權、香港反送中、台灣反中等,造成中國大陸的壓力。

然而,中國大陸儘管受到各種干擾和抗擊,它始終不為所動,按部就班往前走。美國新總統拜登上台,一般的看法是,他將持續對中國大陸施壓,但是在競合的規則上,在多邊主義與盟邦互利互惠的原則上,仍然是以美國霸權以及主導世界全方位走向的決心,試圖讓中國大陸遵循以美國為主導的遊戲規則,共同享有美國認為合理的權責分配和利益。

目前為止,真正會讓中國大陸廢寢難安的中美矛盾和衝突,就是台灣問題。台灣如果能夠維持現狀,安靜地發展兩岸和其他地區的經貿來往,中國大陸是自認為有條件來靜觀並推動兩岸和平統一的。北京政府這種策略,符合國際潮流對兩岸和平統一的期望。如果台灣執政當局,蓄意修改中華民國憲法,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主張,成為了「法理台獨」,北京政府容忍台灣發展的底線立即「圖窮匕見」,中共當局肯定會著手處理台灣問題,至於為台灣獨立而制憲,那是等而下之。

台灣很多人故意裝睡不知道,台灣的任何改變若涉及「法理台獨」,肯定侵犯到北京政府的核心價值和利益。泱泱大中華,怎可能坐視台灣從中國領土分裂出去。這是危及中共政權的穩定以及中華民族歷史的千秋大業,哪裡能容忍那些「台灣的改變是台灣人的事」等公開叫陣。如果真是如此,為什麼美國一直聲明維持兩岸現狀?平心靜氣反思,民進黨當局一直想打破現狀,用「法理台獨」的手段,變更一個中國的憲法內涵,這不是改變現狀是什麼?中共當局能不派船艦飛機在台灣海空附近關心一下?

此外南海的自由進出,涉及多方利益,特別是日本、台灣、韓國的80%對外貿易及能源都會經過南海海域。同樣道理,大陸的對外貿易以及能源超過半數以上也在美英控制得到的馬六甲海峽進入南海。這種恐怖平衡就是南海的現狀。

《經濟學人》將台灣列為地球最危險的地方當然有它的道理。同樣美國人也了解,時代和情勢不一樣了。美國必須「平視」中國大陸,彼此相互競合、共享繁榮。台灣政客更應該睜大眼睛,特別是那些製造抗中、仇中的政治活動,應該知道適可而止,若搞到美國認為台灣的政情已經失去控制,妨礙到他的國家利益,美國人肯定會翻臉,甚至把台灣有條件「讓」給中國大陸。因此台灣政客才是讓台灣成為地球最危險地方的始作俑者。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 研究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中國大陸 #美國 #中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