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921真相的冷漠、無知,其實也是罪惡。我們發現,這種現象在我們社會周遭相當普遍。

如果說,臺灣社會觀點形成,都依據群體思維例如藍綠來構造。這便是表示社會中堅力量也向政治組織靠攏,基本上,社會上並無所謂個體理性思維的力量。那麼,社會價值將因政黨價值而變動,社會將變成政治社會,而無所謂多元社會現象。無疑的,這就是社會陷阱,不利民主社會健全發展。這是多麼扭曲的社會。

不幸的,長期以來921案的發展對臺灣社會體系反應,似乎是那些不想用心費力瞭解事實的人,真正「後真相」的時代,他們相信自己的正確政治判斷,而維持無知狀態,呈現大多數;而想努力瞭解真實的人,則須歷經多方艱難,才能有一些真實訊息。這種社會結構,反映了社會判斷決策仍然是由較多相對無知的群族來決定。如果「921案」沒有誣陷、冤屈,至少「後真相」也沒有傷害到社會;然而,921案經證明是「921冤誣案」,結果,當然大不相同,表示社會正義受到毀損,社會價值遭受扭曲,「後真相」應該結束,以便恢復到真實的真相社會。

回顧檢討本事件,積極負責任地講,小小臺灣,資訊發達,在一個人人緊緊相連的社會,一項很重要的道德義務:我們須勇於知悉各種社會大小事,尤其是政治。但若當社會仍有很多嚴重的罪行,不僅出於仇恨、貪婪,更多是出於無知、冷漠,則這就不是現代化社會。921社會現象的扭曲,不正是反映這樣的事實?

「921冤誣案」的形成,很多可以不必發生的社會成本,就是源於社會對921真相的吝於求真,吝於給予堅守正義的當事人熱情。實在是罪過。

後真相都在騙人

哈拉瑞這位提倡現代社會正義的世界性年輕歷史學家有更進一步的叮嚀:清晰的見解就是力量。

哈拉瑞說,現代進步社會的現象,資訊滿滿卻多半無用;他反映社會充斥著虛假,真相不易上媒體版面,很多人分不出真假,以訛傳訛;尤其,一些媒體掩護邪惡、創造邪惡,讓這個社會想要維持眼界清晰都不容易,以致很多歷史假相就變成後真相。相對應我們面對的921局勢就是如此寫照,幾乎都是「後真相」時代的遊戲,矇人眼睛。

遺憾的,歷史不會因盡忠職守、任勞任怨、清廉公正就對你更寬容。921的司法大戲的推演,我們還是躲不過各種無情的責難與待遇,只有流露逆境時的韌性,為清白正義茍且偷生。在後真相時代,清白政治淪於公敵,很詭異的發展。

哈拉瑞正義的指出:誰說歷史是公平的?我心有戚戚焉。為歷史正義,他強調:清楚易懂的見解就是一種力量。

於是,我們試著濃縮存菁這段歷史,好讓921有關所有引起當時各種重大變化與個人內在生命之間的連結,能夠公諸於世,就是未能達致真相,至少也屬於揭露921後真相面目的重要一環。

但是,我所擔心揭露當時921後真相所伏藏「原子彈級的謊言」的影響,保留的聲音就一直在心中浮現,所以遲遲沒有作為。因為,我沉聚的「正氣」還不足以挺住可預見的風暴,故曾經心生不如歸去,心嚮往鄉野自然。

無知是文明進步的剋星

由921真相的檢討,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無知是文明進步的剋星。「921學」很重要的另一門功課,是「破無知,回真道」。

不知真相,就被無知拉著走。唯有真相,可以破無知。這就是真道。

社會的發展已變得愈來愈複雜,任何個人都難以理解社會真相,而成了無知者;但要怎樣才能了解社會的真相,才不致於成為政治宣傳和錯誤資訊下的灌輸(洗腦)對象?關鍵在:無知與真相。破解「921案」,就是一門揭露真相的大學問。

民主的基礎,就是認為選民會做出最好的選擇。問題在於多少選民了解真相,多少選民是在政治大力宣傳下作決定,多少選民無知接受了錯誤資訊而做決定。因此,民主社會的選民常常陷於過度誇大宣傳的政治資訊與氾濫充斥但多半無用或錯誤資訊之困境,常常為社會做出不正確的判斷,讓錯誤的選擇給社會帶來風險代價與不幸。

過去20年,臺灣面對921後的民主陷阱,操作「921案」的政治DNA(遺傳基因)有意無意的運作,讓錯誤資訊滿天飛,很多真相未明,遺留很多的無知,不但讓選民用直覺判斷和情緒反應,並也終結我們對921重建南投的整個計畫與作為,除了校園重建等少數所留的深刻記憶。

(待續)

#921 #社會 #無知 #真相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