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料羅碼頭的「鋼堡」是阿兵哥搭乘軍艦至金門的第一印象。(李金生攝)
位於料羅碼頭的「鋼堡」是阿兵哥搭乘軍艦至金門的第一印象。(李金生攝)

民國42年初,政工幹部學校招收第2期學生,研究班報考資格需大學或專科學校學歷,本科班則需具備高中學歷。張盛華經報請核准,便從宜蘭礁溪營區到臺北北投報名參加考試,順利錄取政治科。3月11日,張盛華辭謝拜別第353團第5連上長官同仁,離開礁溪營區,從礁溪火車站搭乘火車至北投復興崗入學報到,巧的是,竟在途中遇到在會昌失散的陳先助。陳先助跟著王文部隊來到臺灣,此時也想到政工幹校讀書,但陳先助是東鄉初中簡易師範班學歷,根本不符資格。張盛華臨川高中畢業證書還帶在身邊,便陪陳先助到彰化縣去拜訪前江西省政府教育廳長周邦道,懇求周邦道為陳先助開一份臨川高中的畢業證明。陳先助倒也爭氣,日後也考上了政工幹校第5期本科班。

張盛華在政工幹校辦妥入學手續後,被編入第4大隊第13中隊第1分隊,學號是2222號,正式成為該校學生。除了接受各種精神及體能訓練外,政工幹校的學生必須下部隊進行實習的工作,目的是瞭解部隊基層官兵的狀況,以備未來成為政治作戰幹部所需。入伍訓結束後,學校將全體學生送往金門外島,由金門防衛司令部辦理分配作業,當時張盛華被分配到陸軍陸靜澄第19軍陳簡中第45師第133團第5連和官兵共同生活操練,為時一個月。

民國42年7月15日,就在韓戰即將結束之際,胡璉發動李運成第19軍第45師及游擊隊共約1萬國軍對福建省東山島突擊陸海空聯合作戰,第2期政工幹校在金門實習的學生,有120名亦隨所屬部隊參加作戰,張盛華部隊第133團並未出征。該次戰役最終不幸以失敗收場,國軍遭遇解放軍東山縣公安第80團游梅耀部1200人兵力據守公雲山之頑強抵抗,解放軍並在次日迅速調遣第四野戰軍兩個師兩萬多兵力增援,形勢急轉直下,國軍未及撤離4000官兵,遭全部殲滅與俘虜,其中有張君豪、孫兆慶、周昌佐、蔡大猶、駱鳳松、李月亭與繆位等7名政工幹校實習生未返回駐地,國軍以為其盡皆殉國,而在復興崗立民族正氣碑紀念東山七烈士,其中張君豪情人李麗悲傷過度,在臺北公祭後搭火車行經嘉義途中跌落車外身亡,政工幹校為此在校內挖掘鴛鴦湖並建鴛鴦亭悼念此事,臺北西門町新世界戲院更有以張君豪、李麗故事改編之反共話劇《血海花》上演。事實上,駱鳳松、李月亭與繆位三人乃遭俘擄,兩岸開放後的1993年,方知自己成了烈士。張盛華物傷其類,為自己同期政工同學的早殞而感傷不已。但這就是當年流亡軍人命運的寫照。他們的生命不屬於自己,他們的生命故事如果有人記起,是難得的幸福。

東山島之役後結束戰場實習,回到校園進行分科教育,課程內容有一般共同課程(《三民主義》、《共黨理論批判》、《軍歌教唱》等)、社會科學(《政治學》、《法學概論》、《刑法概論》、《中國政府》、《中國通史》、《心理學》、《軍法》等)以及專題研討(題目及指導綱要由校部門統一擬定);最後,個別利用時間撰寫畢業論文,題目內容自訂。

政工幹校第2期同學,於民國43年10月18日畢業典禮後,當天即行分發三軍部隊任職服務,張盛華被分發到陸軍第10師任職,由師部派專車接往桃園縣立中壢農業職業學校報到,當時師長是李維錦將軍,師政戰部主任是劉士溱上校,經政戰部主任一番接待訓勉過後,張盛華被分配到第29團勤務連少尉政治幹事,第29團團長是張維和少將,政治處主任是吳名謙少將;當時勤務連在林口菁埔,張盛華主要在那邊負責推動隨營補習教育,教導官兵簡單的數學和英文。張盛華在勤務連僅僅待了三個月,便調到第42砲連程振中部任職政治幹事;民國44年5月1日,奉命升任第2營張同富營部連指導員;民國45年5月,部隊奉命移調金門外島,第10師師部駐居在城下營區,第29團駐防金門料羅灣海防地區,第2營營部連駐地靠近機場。在金門駐紮期間,張盛華還曾經幫助新竹縣關西鄉一名叫做戴金和的新兵,戴金和為家中欠債問題心神不寧,怕他影響軍心,張盛華便報請長官核准,專程替他返臺處理家中稻穀債務問題,請債權人徐某給予減免。(待續)(作者曾建元為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兼任副教授、駱長毅為國立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博士班研究生)

#張盛華 #政工幹校 #曾建元 #民國 #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