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性的估計,我總是樂觀多過悲觀,善良多過殘酷。

然而這一次,確定是見識到了。

從十幾人到二十幾人,每天的死亡人數不斷上升,沒有下降的趨勢。

這些死者,都沒有具體的生命故事,彷彿他們的人生,就只是一個數字。

可是,我可以想見,一個確診的祖父母、父母親若是感染,一定全家都感染。這時誰來照顧全家的生活?煮飯的食物會不會感染?供應食物的妻子會不會感染?孩子感染了,全家感染了,誰來照顧?何況孩子要上學、攤販要賣菜,家計要誰來照料?

一個家庭,可能因此毀了。

每一個生命啊,都是一個家庭,一個讓人心心念念的父親、母親、兒子、女兒,怎麼會是那每天被報出來的數目字而已?

我可以感受到,那些染上新冠的生命一定活得非常痛苦。自己的痛苦,帶來家庭的感染,全家的感染危機,會讓所有人失去奮鬥的支點,也失去可能的依靠。這些,都是可以想見的煎熬。

然而,它正在蔓延!

能夠挽回的是疫苗和醫療。藥品不是沒有,疫苗已經在門口,宗教慈善團體,企業家,都自主自願地買了疫苗,準備回來捐贈給國家。講白了,人情都做給國家也沒關係。

醫生不是沒有,每一家醫院都拚了全力。護士與醫生已經全員出動,他們寧願拚了感染的風險,在大熱天,穿著防護衣,為所有病患檢查治療。他們也很怕被感染,一旦感染傳給家人,一定是全家愁雲慘霧。整個家庭的命運都改變了,誰願意?但他們犧牲奉獻的付出了。

有這樣的慈善團體,有這樣的醫護人員,真是台灣的福報。

然而台灣卻有最大的詛咒。

那就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

你可以想像,一邊是帶著疫苗想救人,一邊是病患需要救治,老百姓需要疫苗,醫生也願意全力救人。

可是中間擋著疫情指揮中心,他們就是要讓你拿不到疫苗,讓你站在那裡,眼看著疫情大爆發,死者一天天增加,死亡壓在每一個人的心頭,壓在每一家庭的頭上。

我實在很難想像,怎麼會有人,可以這樣狠心,看著有人需要救治,有人想救治,而他們可以硬生生,擋在中間阻擋。不讓疫苗進來。看著人一天一天死去!

看著人,一天一天死去。他們心安嗎?

這樣的人性,這樣的殘忍,這樣的冷酷,真的超出我的想像。

我只能稱他們為殺人犯。是的,指揮中心的每一個人,都是殺人的共犯。

今天還讀到了疫情指揮中心針對佛光山星雲法師的慈善團體想捐助輝瑞疫苗,他們居然說,要依照疫苗規定辦法審查。審查過了才可以進來。

這些疫苗都是WHO認可的,也是國際公認的,他們可以輕易放行過關,讓疫苗快進來救人。

可是指揮中心卻用官僚的口吻,把可以救人命的疫苗,給擋下來。

他們辯稱自己沒有責任,只是依規定辦理。

對的,依規定,你們可以放行,但你們依規定嚴擋。所謂「平庸之惡」的實踐,就是這些人。

他們推給了法令規定,推給了依法辦理。卻不說你隨時可以立一個法,沒收人民的財產。

如今,我看到了漢娜.鄂蘭所說的,那些平庸的人,依照制度去殺人,都宣稱自己沒有責任。只是「依規定辦理」而已。

他們正在實現,一個照制度走的惡行。

殺人而沒有責任的惡行。這真是「平庸之惡」的典型。

但是,請不要忘了,平庸之人的執行政策之上,是因為平庸之惡的指揮中心,在希特勒。

我當然不會遺忘,最後的指揮中心,不在疫情指揮中心,在總統府。

最殘酷的核心在總統府。

歷史,會好好記得。(作者為作家)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生命 #感染 #疫苗 #指揮中心 #平庸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