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世界大瘟疫周年,《華爾街日報》做了一番回顧與檢討,得出一個很不幸的結論。他們直指所謂「專家」可以休矣!一整年嘈嘈嚷嚷,各種診斷和建議往往顛三倒四,莫衷一是,讓人大失所望。

只要將這一年各種議題列出清單,專家之潰一目了然。他們曾經說:這不過是另一個SARS、這類似流感、反對旅行禁令;不戴口罩、戴口罩;做普篩、不做普篩;封城、不封城;學校復課、不復課;少兒安全、不安全;不主張群體免疫、罹患老人送回療養院;研發疫苗費時至少5年、疫苗普及率應該達到多少、接種疫苗後需要繼續戴口罩。

以往一般取笑經濟學者,都說「3個學者會至少得出4種看法」。現在看,那很平常。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院院長佛奇(A.Fauci),擔任白宮首席醫學顧問凡半世紀,如今經顯微鏡檢視,才發現這位不倒翁「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詞」 ,整天變來變去,實為美國公衛政策亂源。但是疫情肆虐,人心惶惶;專家頭銜,壓死總統。去年民主黨看準佛奇,恰可凸顯白宮內部不諧,於是率同主流媒體將他力捧為紐約州長古莫之外的另一個英雄,蔚為2020疫情逆市兩大奇觀,現在神話終於雙雙破滅。

什麼東西殺死了專家?美國法學教育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便是做為法律工作者履行職責,前提是必須避免利益衝突。我用這個原則去檢視美國、台灣和大陸以及不同專業的律師,瞭解標準不一。再用這個原則去看待其他行業的專家,發現不論有無執照管理,工作倫理差別很大。普天之下,專業政治工作者服務自己和金主,多於選民;醫生大多很優異,也有行騙的;媒體和矽谷大科技為了生存,自有一套技法;科學家地位崇高,但是致命的武器不都是他們發明創造的嗎?

當「科虛構」(科幻)在技術上被成功實現的一刻,人類很自豪地說「科學」 化「虛構」 為可能。但是,當科學家的專業精神不足,而且存在利益衝突,他們的作為究竟是「科學的」還是「科幻的」呢?

關於新冠病毒起源的討論,是另外一面鏡子。究竟是人與動物接觸自然傳染,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去年初美國有一篇權威文字定了調子。經由生態健康(EcoHealth)聯盟總裁達紮克(P.Daszak)起草和安排在《刺胳針》(The Lancet)發表的這篇文字,不經實地調查,完全排除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外洩的說法,認為陰謀論絕不足取。這篇文字還具體表明無利益衝突。但據最近報導,達紮克其實曾經撥款提供武漢研究所進行冠狀病毒研究,而這筆經費來源一部分竟然就出自佛奇院長。

眾所周知,去年4月底川普指出有證據導向病毒源頭是武漢研究所,佛奇立刻跳出來否認,斷言是自然形成。直到上個月,佛奇突然改口。若干參議員如今質疑佛奇對是否資助過武漢研究所做病毒研究撒謊,並且譴責臉書與他竟然協調打壓社媒客觀討論。

現在憤怒的聲浪高漲到推斷佛奇和達紮克去年忙不迭地排除病毒研究所外洩的說法,其實是為了保護自己。因為不管病毒起源究竟是什麼,不必等查到最後,他們曾經拿了美國納稅人的錢資助武漢研究病毒,已經尾大不掉。(作者是法學博士、美國律師)

#時論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