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衛福部食藥署疫苗審查委員、中研院院士陳培哲,以「不能維持獨立與專業性」為由辭職;並說,其中「最大困難來自蔡英文總統」,此真「一士之諤諤」之言。

筆者從來不寄望蔡總統會有李世民的襟懷、容人的雅量,以及用人的氣度。但至少也應有聞過則喜,知過能改的本事。但揆諸蔡執政5年多來的事實,卻讓我們看到了「鷹隼群飛,鳳凰遠離」的局面;而留下來的則多是「才幹過人」和「俯首貼耳」之輩。這一現象讓我想起兩個典故。

一是《說苑》裡記載的:晏子侍景公,公曰:「朝寒,請進煖食於寡人!」晏子對曰:「嬰非君奉饋之臣也,社稷之臣。敢辭。」大意是,晏子陪侍景公,景公說:「朝堂上有些冷,請拿些熱飯來給我」。晏子回答說:「我不是您的侍奉進食的侍臣,而是國家的大臣,恕不能從命。」陳培哲就是現代的晏嬰。

二是《管子》一書中的:「置猿於檻,則與豚(豬)同」。說的就是陳時中和1450這些人。

正是因為這樣的用人法則,導致了滿朝「文恬武嬉」,文武官員安於逸樂嬉遊,苟安度日的局面。

由陳培哲的掛冠求去,我益信孟子所說的:「君之視臣如草芥,臣之視君如寇仇」。在目前這種氛圍下,任何一位有志節的人,都也幹不下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晏子 #陳培哲 #之臣 #用人 #寇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