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中),於1988.12.12上午率三軍首長、研發單位暨空軍官兵代表兩百多人,在蔣故總統經國先生靈前呈獻國人研製成功的「經國號」防禦戰機模型,以告慰經國先生在天之靈。(軍聞社曹小鵬攝)
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中),於1988.12.12上午率三軍首長、研發單位暨空軍官兵代表兩百多人,在蔣故總統經國先生靈前呈獻國人研製成功的「經國號」防禦戰機模型,以告慰經國先生在天之靈。(軍聞社曹小鵬攝)

前言:

前文〈五之十二〉刊出後,筆者設想「如果台灣在美國的國家核能研究所中安插台方間諜,並且有一日將其白人間諜攜秘密文件逃亡至台灣,在立法院上作證,台灣當局發出通牒,並派出駐美代表至華府要求美國國家核能研究所立刻停止研究以及銷毀反應爐。美國政府與人民知道後會如何反應?」張憲義博士認為「一個公正的歷史學家不應提及上述情緒化的『如果』。」筆者是設想一個場景,讓美國人去感受相同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會如何反應?好友王震邦教授回應:「根據我的記憶,英國曾判一位美國刺探英國氫彈發展內情的死刑,這是多年閱報所得,至少是卅年前我進入新聞圈之前的事!僅供參考!前天有美國國防部人員投書對岸環時負面縱論天下大事遭調查,不知會有什麼結果!」這兩件事,筆者都不清楚。不過英國會判美國間諜死刑,應不至於,因為他們之間的情報工作在不少方面是合作的。中科院前資深同仁陳衛里博士傳來愛德華•史諾登(Edward J. Snowden)事件訊息,史諾登為前美國國家安全局聘用技術員,2013年6月9日在香港將美國國家安全局「稜鏡計劃(PRISM)」監聽專案的秘密文件披露給英國《衛報》、美國《華盛頓郵報》,引發國際軒然大波,遭到美國和英國通緝。6月23日,史諾登前往莫斯科,俄羅斯給予他臨時難民身分,現在已過了7年。史諾登事件非常複雜,有關「稜鏡計劃」是美國政府的秘密監聽專案,經由微軟、蘋果、Google、Yahoo、Facebook、Skype、YouTube等伺服器,監聽與分析其中傳輸的資料,範圍涵蓋世界各國。事後各方議論非常多,甚至牽涉到中俄等間諜工作。而史諾登是叛徒?是英雄?皆難簡單地判斷。

不論如何,間諜相關事件都非常敏感。像台灣這樣長期低調、「友善」處理美國對台間諜工作的方式,筆者認為並不正確,情報上、外交上正常的、適度的反應和表達是應該的,美國方面也不會就此「自尊心受損」,因為這是他們的日常工作。事實上,張憲義事件發生時,我方確實有不少人感到憤怒,但是美方警告我方高層,過度反應將遭到反擊,於是此事不了了之,直到今天。

本文:

以下資料摘自郝柏村的《八年參謀總長日記》,(天下遠見出版,2000年),筆者在每一條相關日記記載後,做出自己的意見。前文〈五之十二〉,敘述至1985年10月13日。

1985年大事記(續)

10月15日,軍事會談,總統指示:世局多變,而我三軍益強,內部日趨安定時,中共極可能乘機犯台,國軍將領應提高警覺,掌握主動,隨時備戰。我們要有反共必勝,建國必成的決心。今日並見前美參議員史東,談話要點為菲律賓局勢與美在菲海岸基地問題。史東說:菲基地如被蘇聯接管,與金蘭灣連結,切斷太平洋與印度洋通道,對自由世界極危險。如何選擇菲基地的代替位置,台灣所顯示的戰略價值。美在菲基地維持其局部安全,須年耗上十八億美元,而遷移基地耗八十億美元。

(有關1985年時中共有犯台意圖,中共當時除非使用飛彈與核武直接投射台灣本土,以傳統武器對台作戰並無必勝條件,且未見當時有中共大量部隊移防東南沿海情資,事後說明並無此事。然經國先生為何出此言?筆者估計,文革後,中共進行改革開放,雖一時之間效果緩慢,然兩岸出現和平氣息,鄧小平與蔣經國為早年莫斯科中山大學同學,此為歷史上兩岸關係改善最佳時期,雙方內部皆有呼籲和平解決的耆老與中生代學者。四年前,1981年10月1日,中共人大委員長葉劍英提出「有關和平統一台灣的九條方針政策」,即「葉九條」,內容概要如下:「國民黨與共產黨兩黨對等談判;雙方在通郵、通商、通航、探親、旅遊及開展學術、文化、體育交流達成協議;統一後台灣可保留軍隊,作為特別行政區,享有特別自治權;台灣社會、經濟制度、生活方式與同其他外國的經濟、文化關係不變;私人財產、房屋、土地、企業所有權、合法繼承權和外國投資不受侵犯;台灣政界領袖可擔任全國性政治機構領導,參與國家管理;台灣地方財政有困難時,可由中央政府酌予補助;台灣人民願回大陸定居者,保證妥善安排、來去自如、不受歧視;歡迎台灣工商界人士到大陸投資,保證合法權益與利潤;歡迎台灣各界人士與團體,提供統一的建議,共商國事。」今天回顧,「葉九條」除了國號與政治體制問題,對台極為寬厚,而在最後一條上「歡迎台灣各界人士與團體,提供統一的建議,共商國事」,對於台灣方面極為重視的中華民國國號與三民主義憲法表示仍有討論餘地。當時,在台灣的國民黨政府面臨相當大的壓力,經國先生由於國民黨在大陸失敗經驗,且長期宣傳中共萬惡,轉向不易。當時許多外省人渴望返鄉探親,政府在1987年開放大陸探親政策,沒想到外省人回到老家以後發現人事全非,經濟落後,大多數返回台灣定居,這出乎中共與國民黨意外。由此國民黨漸有信心,然黨外及民進黨本土勢力已然興起,每日增長,以民主手段徹底取代國民黨為職志。經國先生在中華民國離開聯合國後進行革新保台運動,終究不能完全消弭本土人士的自主願望。當時國民黨上層日趨老邁,交班不及,內外交迫,政權日益呈現頹勢。經國先生在感受「內部日趨安定」時,以為居安思危,必須警覺危機來自大陸,卻沒想到真正的巨變將產生於內部。看清楚這個走向以及在戰略上引導台灣政權性質轉移的是美國,包括國民黨和共產黨對此都估計不足。筆者閱讀張憲義的回憶錄時,對此猶為感受,張憲義和美中央情報局都承認「張憲義事件」主要意在支持李登輝,壓制郝柏村,但不破壞國民黨政權。之前郝柏村等人與美政府及中情局往來親善,渾然不覺中華民國與國民黨過度依靠美國的困境,也無從了解美國政府與中情局的政策走向。筆者認為中華民國政府很少敢刺探美國政府機密,對美工作以lobby為優先,即付大錢買關係和買支持,台獨方面尤其如此。

1981年10月中共發表「葉九條」的27年3個月後,2019年1月2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三階段論述,在內容與邏輯上與「葉九條」一致,只是將原「葉九條」最後一條放在首位,改為同意國民黨所主張之「九二共識」。然而時空丕變,中共治下的中國基本脫離貧困動亂,國際上地位與美日歐平齊,而台灣由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執政,受美國全然支持與中國對立。2019年1月2日下午,蔡英文總統宣布「九二共識即一國兩制」、「反對一國兩制」,中共其實具有善意之願望被徹底統戰化,兩岸由和平溝通往統一方向發展之路完全堵塞,由此中共軍機繞台不斷,反而呼應了36年前的1985年底經國先生的憂慮。筆者並不主張兩岸在現狀下統一,而首先應盡力保持良好關係,了解彼此的情形與目標,循序漸進。中共的政治語言如「統戰」,並非是我方所謂的「陰謀」,由於國共對峙與分隔太久,一些語言之使用在概念上已過於陳舊與誤導,筆者建議雙方考量重新制定與使用比較清晰的文字與用語。

有關菲律賓蘇比克灣美國軍事基地,菲政府已決定不再與美國續約,此舉讓美國大為意外,前美參議員史東來談此事,似由郝柏村探詢經國先生的想法,若台灣考慮由美國前來建立軍事基地,有八十億美元的立即性投資以及此後每年十八億美元的在地消費。此事主觀上完全沒有可能,客觀上台灣亦無如此良好的港灣與腹地供美軍使用,除非整個宜蘭與花東皆由美軍佔用,然一旦兩岸作戰,中共飛彈投擲美在台軍事基地與飛機、戰艦為其首要目標,我東台灣恐夷為平地。此事,筆者相信民進黨亦無可能同意-筆者按)

10月17日,今年地方公職選舉關係重要,黨外企圖藉選舉奪權,故縣市長的選舉益形重要。(郝先生用「奪權」描述民主選舉,雖然這確實是當年台獨的願望,但是也反映出台灣社會當時往民主政治轉型在觀念上、在心理上確有一些困難。筆者設想如果未來在中國大陸進行地方選舉,中共方面視來參加選舉者為「奪權」,亦屬正常-筆者按)

10月18日,下午集合本省籍上校以上幹部五百人,就今年地方選舉之重要性及求成功勝利的關鍵,說明發揮省籍幹部的動員能力,亦為考驗國軍政治教育對黨性、黨德的具體實踐。

(此事現在看來匪夷所思,不知當時的實際情形如何,是否本省籍軍官皆會支持國民黨候選人?筆者估計比例應該不低。另一方面,郝柏村似乎認為外省籍,不論如何,就是開計程車的老榮民,概無可能支持非國民黨候選人,這一點基本正確。但是到了筆者下一代,則不是如此,年輕人有他們自己的判斷與選擇。筆者有一外省友人,每逢選舉,必苦口婆心解釋國家遭遇空前危機,懇求其子女一定要投國民黨票,然沒有例外,一概遭到拒絕-筆者按)

10月26日,此次余受邀訪美,其政治性似大於軍事性。雖所討論主題為軍事性者,美方似已將余視為政治人物看待。吾人現在奮鬥的目標,為全中國人的前途幸福,黨外人士描述吾人為個人權力追求者。

(郝柏村確實是當時中華民國權力與聲望最高者之一,主要在於經國先生的重用與信任,以及郝柏村本人治軍嚴格,在中科院的武器裝備研製上日有成效,重要的是郝柏村個人生活中沒有任何貪腐問題,待人接物亦很謹慎。如前所述,郝柏村在八二三炮戰中蒙蔣氏父子先後前往視察鼓勵。這些條件不容易在一個大時代中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中共建政後由於政治運動不斷,筆者沒有看見毛澤東培育了新生代在軍事、政治與文化方面的領袖人物,那些元帥、上將、副總理、部長、作家遭清洗者眾,毛的親信四人幫在毛過世後即遭逮捕,筆者在美國所見大陸人伸出五個指頭謂四人幫。由此觀之,蔣氏父子待人相對寬厚得多,中華民國與台灣在亂世中能夠生存發展,無蔣氏父子絕無可能。郝柏村在往政治方面轉型的時間不足,筆者認為,經國先生在晚年布局太慢,以郝柏村的表現與得層峰信任,即應考慮行政院長職務。美方當時是將郝柏村視為政治人物看待,但是美國人一向打兩手牌,我方只有一手牌,而且美中情局長期公然收買我方機要人員為其工作,我方一手牌,只剩半手牌,由身體衰弱的經國先生與之鬥智。筆者細讀郝柏村日記與回憶錄,認為郝柏村個人人格與能力在政府遷台後,絕對是一流人才。然筆者認為蔣公之後,中華民國政府中厚實做事按部就班的多,具有前瞻性、謀略性、有魄力的政治人物很少能夠出頭,筆者看重的之一是李國鼎,但不為經國先生所喜,惜乎!-筆者按)(待續)

(龍城飛,原名楊雨亭,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博士)

#史話 #郝柏村 #台灣 #經國 #龍城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