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國民黨為何輸掉國共戰爭最關鍵的徐蚌會戰?

誰該負起損失五十萬將士的最高責任?

一九四八年底爆發的徐蚌會戰,是國共戰爭中最關鍵的戰役。徐蚌會戰,國軍眾不敵寡,損失五十萬精銳,徹底改變了戰爭的天平,更種下國府敗走台灣的因子。劉峙為國民革命軍陸軍二級上將,在中山艦事件、北伐戰爭及中原大戰諸役獲勝連連、屢立戰功,甚得蔣中正器重,被譽為「常勝將軍」及「五虎上將」。一九四六年國共戰爭全面爆發,一九四八年六月,蔣中正任命劉峙為「徐州剿匪總司令」,為徐蚌會戰的最高指揮官,他在戰敗後受到許多責難、更在戰史上留下「無能」的汙名。

本書是劉峙從未公開發表過的戰時日記,是極其珍貴的第一手史料,記錄徐蚌會戰期間諸事,透露出政治干涉軍事、指揮官無實權、布署及指揮失調、戰略舉棋不定、後勤補給不足、黨員精神渙散、諂媚領袖之風,各種導致國民黨全面潰敗的原因。對於民國史及國共戰爭史皆具有相當重要的研究價值。

正文開始:

我回到南京,晉謁 蔣公之後,本欲作「解甲歸田」之計,蓋因當時的國防部參謀本部,對於剿匪進展所作的狀況判斷,其結論是:在六個月之內,可以將共匪剿滅。詎料以後的剿匪軍事發展,卻是「反向」的。

《高級傳令兵:劉峙將軍徐蚌會戰戰時日記》。(秀威資訊提供)
《高級傳令兵:劉峙將軍徐蚌會戰戰時日記》。(秀威資訊提供)

民國卅七年的夏天,隴海線的軍事已面目全非,岌岌可危。原來坐鎮在徐州兼領鄭州的陸軍總司令顧祝同因升任參謀總長,勢難兼顧,需人接替。 蔣公想要蔣銘三(鼎文)兄去,他堅決謙辭。再想到我,徵詢我的意見。當時的局勢,在不懂軍事的一般社會人士,已都洞若觀火,除非出現奇蹟,很難「挽狂瀾於既倒」。但是我的答覆是:「要我做官,不敢奉命,要我拚命,義不容辭。」所以我向國防部辭行的時候說:「見危授命,我跳火坑,個人生死事小,但望大家以國事為重,這次要對我多多指導與支援。」

民國卅七年六月十四日,我率新任參謀長李樹正,隨參謀總長專機由南京飛徐州,就任徐州剿匪總司令,由原有的陸軍總司令徐州司令部的機構與人員改組。當時共匪陳毅的第一、四、十一及兩廣等縱隊,正在荷澤以東、鉅野以南地區,與我第五軍及整編八十三師,新編廿一旅激戰中,其第七、十三及新八、九縱隊,於陷我泰安、大汶口後,圍攻兗州。

劉伯承匪部也由黃汎區趨魯西,欲躡邱清泉之後未逞,反噬開封。我於六月十九日飛鄭州,參謀總長顧祝同亦隨即趕到,我欲放棄豫北以救開封,俾利爾後之索敵攻擊,以免死守一地坐等挨打,未獲實現。我於是日下午離鄭返徐時,河南耆紳孔新三等廿餘人,攔著我跪地痛哭,殊不知我當時的心情比他們更沉痛。當晚回到徐州後,急督劉汝明、孫震等部,迅速馳援,加緊猛攻,乃於六月廿六日克復開封。(待續)

#徐蚌會戰 #戰爭 #國共 #史話 #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