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強格局,已進入當下世界格局的常態,美國雖然仍據有霸權餘威,但也已是日薄西山,自我感覺的成份居多,那些過去式的一言九鼎,一呼百諾,也就祇供往事堪回味。現實告訴人們,美國過去那種對待G2的態度與手段,在對待當下的中國,全不見了,美國遇到了從未有過的對手,它不止是政策失靈,比政策失靈更為嚴重的是智慧失靈,從前任的總統川普,到現任的拜登,在與中國的博弈上,呈現在世人面前的不是智慧,而是愚蠢與無能。

在國與國的鬥爭中,雙方都是全力以赴的,美國向來是一個以力取勝的國家,若非力不從心,他豈能容忍中國穩坐G2位置,早就應置之死地而後矣,既然不能勝之以力,謀攻便成為當下美中鬥爭中的主戰模式,這無疑是美國的一個短板,美國有很多所謂的智庫,智庫當然是高智商人才的總匯,它雖然不是一個決勝千里的策士機構,但它卻是策士們不可或缺的智慧源泉,當下美國的策士們,接過智庫輸出的智慧,為當政者所策劃的對中策略是什麼呢?曰搧動中國對台動武,也即是激化中國的武統。

從前任美國總統川普將新冠病毒,汙稱武漢肺炎開始,美國以輕薄的口吻對待中國,拜登取代川普後,美國的輕薄態度,不但未曾稍改,反變本加厲,收買了幾個輕薄之士,共同製造出新疆種族減絕,強迫勞動等悚人聽閒事件,枉顧多年來新疆棉花都是機械化生產,硬是將謊話當作真話來說,目的只有一個,激怒中國,失去理智與平衡。另方面積極以台灣牌來剌激兩岸情緒,中國為了反制,也以台灣牌來還敬美國,擺出威逼的姿態,讓美方捉摸不定或以為中國入戲,拜登於G7峰會中強調台海安全的重要,會後更積極邀約日印南韓等亞洲國家,同樣以台海安全為重點,邀夥兒表達關切,為未來創造制裁中國的機會佈局,其目的都在激怒中國,發動台海戰爭,俾美國借機重拾霸權,以霸主姿態邀約多國,宣佈制裁那個肉中剌的G2中國,只要對中國發動制裁,便是美國霸權的回歸。

台灣社會可以不關心中美間的競爭,或兩國間的是與非,但不能不關心自身的安危,中國的戰略家喬良,從不認為中國有所謂的台灣問題,在他的戰略思維下,祇有中美問題,根據他的這一戰略定義,解決了中美問題,也就解決了台灣問題,也就是說,在中美問題未解決之前,不會發動對台灣的武統戰爭,除非台灣宣佈獨立,或正名制憲等實質性走向台獨。那麼本文所擔心的是什麼呢?怕的是台灣社會或領導人,將美國邀夥表達對台海安全的關切,真以為是實至名歸的愛台灣,台灣得了伸展拳腳的機會,也跟著恣意輕薄中國,一旦超過臨界點,惹怒中國發動戰爭,其後果將不堪設想,要知道美國絕對不會介入,因其介入一定會引發核子大戰,此戰中美雙方都輸不起,中國輸了失失去台灣,美國輸了失去霸權,美國會為了台灣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嗎?(作者為陳大權,現居美國紐約州)

#美國 #中國 #史話 #輕薄 #拜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