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來,關於某種「絆索部隊」(tripwire force)的論點在美台軍事界發酵,其中包括2020年秋發表在美國陸軍專業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以及美國《陸軍時報》(Army Times)在6月23日關於美國陸軍協會(Association of the U.S. Army)專題座談會的報導。

雖然目前美軍在台灣並沒有常駐部隊(防守美國在台協會的美軍陸戰隊員除外),但從歷史來看,在美國1970年代正式與中國大陸建交前,美軍在台灣派駐有3萬部隊。因此美國智庫列星頓研究所(Lexington Institute)執行長湯普森(Loren Thompson)對於美國陸軍在美軍印太司令部(U.S. Indo-Pacific Command)中的角色便主張,要是美軍想認真在太平洋對抗解放軍,那就有必要在台灣常駐一支裝甲旅戰鬥部隊。

湯普森認為,這類部隊的部署能夠讓中國大陸了解到,在大陸打算攻打台灣時、或向東推進太平洋的第一天裡,就要和美軍對抗了,他還強調「衝突一開始就在那了,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的」。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卡拉科(Tom Karako)則呼應,美國陸軍有必要繼續研發陸基遠程精準飛彈系統。

其實,美軍派駐台灣的想像也曾出現在好萊塢電影中,2001年上映、由勞勃瑞福和布萊德彼特所主演的《間諜遊戲》(Spy Game)便曾出現此一橋段,劇中美軍特種部隊要出發去蘇州解救被關押的中情局探員時,美軍特種部隊出發的駐紮基地所在地英文發音便赫然出現了「澎湖」。

台灣應拋開美軍常駐的想像

近年來,美中之間的競爭多於合作,雙方很明顯地持續在印太地區進行一場戰略競爭,隨著美中兩大強國的緊張持續升高,雙方若爆發戰爭,夾在台灣海峽與太平洋中間的台灣勢必首當其衝,台灣是無法置身於事外的,不是台灣要不要參與的問題,而是台灣本身便身在其中,就算台灣不想、也是沒辦法說不的。

因此,對於台灣的執政者以及藍、綠、白各黨派陣營而言,在面對兩岸關係和美台關係上便面臨了一種政策上「理性選擇」的「囚徒困境」,到底在美中台關係中,台灣該如何抉擇與自處,而如果不偏向美中任何一方的話,那麼台灣自身又是否有足夠能力去夾縫求生呢!

這是每次台灣在執政者選舉時,各黨派領導人與參選者都無法逃避的問題,既是一種表態、更是一種基本立場,而不是單單以「務實」兩個字就能一語帶過避談的,就算台灣選民一時之間肯「埋單」,中國大陸和美國也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忽悠」的。

以現在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的做法來看,其「倚美抗中」就是一面倒的對美國扈從、對中國大陸抗衡,但其實,台灣不應對於美軍常駐台灣存在有過多的期盼,台灣應該拋開這樣的想像,因為屆時代表美軍要孤注一擲了。

美國若真的為了「制中」而決定在台灣派遣常駐裝甲旅戰鬥部隊的話,勢必會影響其長久以來刻意對台灣所保持的戰略模糊政策,也將引起中國大陸的強烈反彈,對中國大陸而言就是美國毫不掩飾地破壞了兩岸的「現狀」、形同侵犯中國大陸的「核心利益」,將迫於情勢被逼啟動「武統」,如此反而更讓台灣社會和台海局勢面臨強大壓力與戰略風險。

相較於川普由商場大亨出身及強烈個人性格的「自走砲」,就拜登這個美中台關係的「老江湖」而言,現階段是不會這樣做的,因為這樣做顯然並不符合當前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

以美國「友台」、「挺台」的背景因素來看,台灣是美國「抗中」、「制中」的棋子與工具沒錯,拉攏夾縫中的台灣也符合美國當前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但美國是不會為了台灣而貿然與中國大陸開戰的。

畢竟,台灣對於美國,僅具有「印太戰略」下的地緣戰略利益跟部分發展利益、而不是美國自身的「核心利益」,且美國也深知台灣問題始終是中國大陸的「核心利益」,這是美中雙方在對於彼此利益層次認知上的差異性,美國一貫以來是贊同「一個中國」政策的,甚至已經投入了數十年的時間與資源,來確保兩岸的「現狀」跟對於台灣地位的模糊性,又豈會輕易冒著讓這個「現狀」改變的風險派遣軍隊常駐台灣。

在蔡英文採取其「聯美抗中、親美制陸」的對外政策方針下,對美國的政策與美台關係絕對是其重中之重,然而,正所謂「月盈則虧,水滿則溢」,台灣切不可過於自信地依賴美國的「友誼」與「幫忙」,不必順水推舟的迎合美國的偏好,國際政治前是沒有「純友誼」的。

美國對台的「真議題」與「假議題」

中國崛起改變了美中關係基本格局,美中雙方經過了多年摩擦及測試,都在看誰能鬆動對方的地區承諾、誰能施加更大影響力,可由雙方在南海與東海的船艦部署看出端倪,顯示出了雙方權力與利益在亞洲的衝撞。

既然中國大陸對於美國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構成了最重大的挑戰,那麼在拜登與布林肯的領導下,美國肯定會持續延續強硬的抗中政策,而在此大方向之下,對於被大陸視為領土主權一部分、卻又存在某種「分治」狀態的台灣,自然成為美國在應對中國崛起挑戰的策略手段之一,美台關係也就成為美國可以操作的議題了,這才是美國對台灣的「真議題」,而不是派遣軍隊常駐台灣。

總的來說,美國於兩岸的涉入需要相當技巧與利益權衡,除了行為要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外,另一方面還須注意中國大陸是否會過度反應,並作適時的「調控」。

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資深政治學家Michael S. Chase便指出,美國在兩岸的利益相當複雜,若美國所提出的政策造成兩岸關係的惡化,這種衝突也可能會反映在美中關係上讓美國利益受損,例如南海的衝突與北韓的核武問題等會容易受到中國大陸的阻撓,但美國對於兩岸「現狀」也同樣不會採取放任不管,因為兩岸單方面改變現狀也是違背了美國本身的利益。

(作者為國立聯合大學助理教授、國立台東專科學校助理教授,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國戰會專稿,本文授權與洞傳媒國戰會論壇、中時新聞網言論頻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美國 #中國大陸 #美軍 #常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