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七年底,在中華民國軍隊服役超過半個世紀,被軍事迷暱稱為「鯊魚機」的S-2T定翼反潛機,退出了國軍序列的飛行舞台,它遺留下來的任務已交由近年才從美國引入的P-3C定翼反潛巡邏機接手。

反潛機顧名思義即是偵搜、標定、並攻擊潛水艇的軍用飛機,一般按機型而言可區分為定翼機和旋翼機(旋翼機即直升機的別稱)兩種。本文觸及的S-2系列「追蹤者」(Tracker)定翼反潛機,由美國格魯曼飛機公司在一九五○年初產制,並交付美國海軍航空母艦打擊群,是為艦載定翼反潛機的主力。

S-2反潛機有兩具螺旋槳發動機,且裝置了作為潛艇剋星的必備設施。因其性能優越,美國後來又銷售給諸友邦,中華民國空軍也在一九六○年代首次獲得S-2A定翼反潛機,然後再逐步擴充陣容並成立了空軍33和34兩個反潛中隊,並一度擁有三十二架左右的飛機,它們均隸屬於屏東空軍基地的空軍439運輸反潛混合聯隊反潛大隊建制。

我幼年時成長於南台灣的屏東市,當時被強迫聆聽飛越頭頂上,並在屏東南機場起降的運輸機之轟鳴聲,已是每天生活中的常態。而深藏在屏東北機場的S-2反潛機由於跑道方向和航線的不同,我們必須騎著自行車,繞到屏東市區另一端的田梗間,才能巧遇親睹S-2反潛機升空的英姿。且當S-2機脫下了原來灰白色空優迷彩的飛機塗裝後,全機換穿深藍色的海洋迷彩,機鼻還彩繪一雙炯炯有神目光如炬的眼睛,再搭配機首一張齜牙咧嘴的血紅鯊魚大嘴時,帥氣模樣吸睛破表,活潑造型獨樹一格,堪稱中華民國軍用飛機俊美之首,也因此博得了「鯊魚機」的美稱。

大學畢業服兵役時,我被分發到海軍艦隊直升機大隊,照顧海軍所屬的旋翼型反潛直升機,這恰與空軍所屬定翼型的S-2反潛機互為犄角,共同拱衛台海安全。那時方知S-2的四名機組成員是由空軍所屬的正駕駛、副駕駛,和海軍支援的電戰官和偵潛官所構成,是一個跨越軍種的海空組合。

我曾有幸參加海空聯合演習預校,只見S-2反潛機劃過天際的雄姿,與海面上陽字型大小驅逐艦編隊,和浮出水面的SS-794海龍號潛艦相互輝映,好不壯觀。而在當時空軍如火如荼展開建安計劃(佳山計劃),亦即在東部機場構築機堡防禦工程的當口,本單位也奉調搬遷東部花蓮神鷹基地,而與我們海軍站場僅隔一條飛機滑行道的S-2反潛機機堡正在大興土木。遺憾的是數月後我退伍在即,S-2機堡尚未完工,我終究未獲與S-2反潛機朝夕相伴的機會。不過,退伍後每逢空軍基地開放展覽,我都會恭逢其盛,與S-2反潛機來個近距離的接觸。

一九九九年,空軍將439聯隊轄下S-2T(已換裝升級為S-2T)所屬的反潛大隊,撥交海軍統管,海軍艦隊當局乃將筆者服務過的直升機大隊,擴編為海軍航空指揮部,好接受這批加入海軍的空軍健兒。不料數年後,S-2T反潛機和成員又奉命回歸空軍建制。試想,S-2T機上的四名組員本來就是「海空共治」的產物,而經過這般的海空輪替,又有了「海空輪管」的過往,S-2T反潛機和成員的經歷在中華民國建軍史上也是一絕,也從而凸顯高層決策的輕率不當。

近十年以來,S-2T機群面臨裝備老舊,飛機零件籌補不易的困擾,換裝呼聲極高。總算等到美國政府首肯出售交付十二架P-3C反潛機,才使得S-2T這已晉階為祖父級的老爺機可以功成身退了。可惜的是,爾後我輩若想回味鯊魚機的味道時,只能去軍史館的展覽廳相逢,做「靜態」交流了。

#反潛機 #劉良昇 #空軍 #史話 #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