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贈送台灣疫苗的國家為美國、日本、及歐洲的立陶宛,蔡英文政府或許要為北京有意捐贈疫苗超前部署,因此特別強調這些國家的民主背景,它們所贈送的就成為「民主疫苗」。根據蔡英文的說法,這些「民主國家的朋友,基於共同價值、互助互惠,為台灣帶來及時雨」;它們願意協助台灣,提供「民主疫苗」,讓台灣人相信「民主制度可以克服疫情挑戰」。

如果這個邏輯成立,就是民主國家應當團結對抗新冠疫情,而不該接受威權國家的口罩、快篩劑、疫苗等相關醫療器材和藥品。去年我們就一直強調口罩國家隊,不斷宣稱來自對岸的口罩不安全,甚至還懲處那些違法進口對岸口罩的商家。我們在贈送其他國家口罩時,誇口Taiwan Can Help,並表示中國大陸贈送的口罩不可靠,但卻忘了問一個問題,為何民主德國要接受威權中國的口罩?

如果我們說那是德國的問題,台灣絕對不會如此沒有原則,為何民進黨立法委員要捐增中國製造的防護面罩?假使可以捐增中國製造的防護面罩,為何不能接受不是中國製造,而僅是中國代理的疫苗?民進黨政府的大內宣,若僅局限於反中的意識形態,可能對台灣社會的傷害還不是最糟糕的。個人認為這種大內宣最令人擔憂的,乃是無數的台灣人竟然可以相信在這個全球化的相互依存時代,我們還能漠視比較優勢和國際分工的供應鏈現實,接受政府灌輸的錯誤觀念。

此外,我們剛開始不願意採購BNT疫苗時,就是想繞過上海的大中華區總代理復星醫療集團,這是罔顧國際貿易的基本概念。個人在進入學術圈之前,曾在進口公司服務。只要國內有單位對我們代理的產品有興趣,在直接詢問總公司後,後者一定會將信件轉給我們,並告知對方我們會直接與其聯繫。蔡總統曾在政大國貿系服務,是國際經貿法的專家,難道要為民粹而背棄專業嗎?

再者,如果我們對購買商品來源地的民主人權如此在乎,是否應當拒絕進口沙烏地阿拉伯的石油,畢竟根據經濟學人的民主指標(Democracy Index),這個中東國家有許多人權問題,它的民主表現,還落後給中國大陸;如果說我們要譴責北京在新疆的人權、特別是對維吾爾族的強迫勞役問題,並且疾呼要杯葛新疆棉花時,難道不該更要拒絕使用蘋果手機和筆電,因為它們所使用的鈳鉭(coltan)及鈷(cobalt),相當高比例來自於剝削童工的剛果民主共和國(與獅子山的血鑽石情形類似)。國際社會杯葛血鑽石,為何不杯葛血手機?

美國算是民主國家,同時也有足夠的資源和能力生產製造人民日用所需的大部分商品,但因為經濟成本的考量,還是選擇進口。舉例來說,美國本身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及生產就相當豐富,根本可以不需進口,然而它不僅進口,還是來自民主人權條件相當差的國家,其中沙烏地阿拉伯至少還是很重要的戰略夥伴,但為何仍然選擇從具有相當敵意的利比亞和委內瑞拉?

同樣的,若是我們如此不想和對岸發生經貿關係,為何在民進黨蔡總統執政下,中國大陸與香港在2020年占了我們出口市場超過四成三,為歷年來最高?至於進口方面,過去日本常居我國進口來源第一名,但現在也被中國大陸與香港所取代。我們賣產品給大陸是為了賺錢,但為何需要購買這個在台灣人心目中是不民主、人權有問題地區的產品?

最後,我們不希望看到民粹政治下的愛國主義(或愛台灣主義),僅是執政黨統治宣傳的工具,而實際上其網軍卻使用被國際人權倡議(International Rights Advocate)在美國華府提告對象的蘋果筆電及手機,來圍剿批評政府者。對了,不僅是蘋果,它提告的還包括微軟、特斯拉、戴爾、及谷歌,根據執政黨的邏輯,請民進黨政府帶頭將這些公司的產品都當做我們杯葛的對象。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進口 #杯葛 #民主 #口罩 #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