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進入第二個百年,夾雜在東昇西降的自信與西方世界反中氛圍下,中共面對的挑戰非同小可,習近平6月25日主持中央政治局「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集體學習,強調中國正處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時期」,中共絕不能丟掉「謙虛謹慎」的傳統,也絕不能丟掉「不畏強敵」的勇氣。這是繼日前習近平希望加強對中共的國際宣傳,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之後,再一次指示要秉持「謙虛謹慎」的傳統。

如何尋求突破美國的圍堵

習近平要求「謙虛謹慎,不畏強敵」,應該是他對中國與世界關係發展的判斷與回應。他強調中國國家強盛、民族復興,需要物質文明的積累,更需要精神文明的昇華,決不能丟掉革命加拚命的精神,決不能丟掉謙虛謹慎、戒驕戒躁、艱苦奮鬥、勤儉節約的傳統,決不能丟掉不畏強敵、不懼風險、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勇氣。習近平還說,對中共這樣一個長期執政的黨而言,「沒有比忘記初心使命、脫離群眾更大的危險」。

習近平到底是要秉持什麼路線?大陸從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在政治上「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同時推動經濟改革開放,「政左經右」成為中共的執政路線,1980年代初雖出現一小段「北京之春」,但本質上始終未偏離鄧小平「四項堅持」的原則。

2001年大陸加入WTO,讓大陸經改在走過「摸著石頭過河」後,逐漸連結到國際市場,尤其在西方資金與技術不斷輸入帶動下,大陸開始從世界工廠飛速向世界市場轉型,加上大力推進基礎建設工程,讓美國瞠乎其後,「一帶一路」在全球廣結善緣,「治理效能」成為中國的名牌。

大陸快速崛起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產生戒心,擔心中國崛起後,獨特的「政左經右」體制,將使中國成為國際秩序的威脅者,於是美國在2018年川普主政時期開始把大陸視為「戰略競爭者」,不斷推出貿易戰,企圖壓抑中國。

2020年初新冠疫情發生之後,美國究責到大陸頭上,但是大陸也當仁不讓,在「戰狼外交」的策略之下,大陸似乎跟西方國家越走越遠。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以後,在「川規拜隨」之下,拜登不僅循著川普的步伐跟大陸繼續在貿易戰上步步進逼,還更擴大推出「大國競爭」策略,希望跟大陸在「對抗、競爭、合作」中,逼大陸遵循西方的國際規範與秩序。

省思經濟向左或向右路線

雖然,中共認為真正的國際秩序是以「聯合國憲章精神」為主,不是幾個西方國家說了算,在國際政治上,大陸掌握的票數可能較多,但在經濟上,大陸還是脫離不了西方市場,即使推動「一帶一路」有成,與第三世界國家建立更緊密經濟關係,但市場畢竟太小,也消費不起大陸製造的高端產品。大陸經濟如果「向左轉」,那受害者將是大陸,而非西方國家。

在川普時期,美中競爭還是比較局限於經濟層面的貿易戰,拜登政府更進一步擴大到政治、軍事層面的對抗與競爭。習近平希望大陸不能丟掉「不畏強敵」的勇氣,可是拜登風塵僕僕地從東到西,企圖重新連結西方盟友共同對抗大陸,這已不是大陸要不要「不畏強敵」的問題,而是大陸如何尋求突破美國圍堵的問題。

因為,拜登政府既把大陸視為地緣政治最大的競爭者,必然是想重新建構對大陸的包圍圈,如果美國從地緣戰略上盡可能擠壓大陸跟西方國家的聯繫,讓中國經濟漸漸失去「外循環」動能,只能依賴「內循環」,那麼,中共再怎麼有效能,也會愈來愈內捲,這是美國打贏與蘇聯的冷戰經驗,拜登是美國的老政客,玩起美國大戰略駕輕就熟。

所以,大陸雖然有底氣「不畏強敵」,但是若堅持選擇經濟「向左轉」,那麼大陸再怎「謙虛謹慎」,也只能徒呼奈何?

在當下西方民主國家逐漸形成包圍大陸的大聯盟之際,中國會被迫恢復至改革開放以前的閉關自守,還是堅持扮演全球化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可說是絕對影響大陸國家戰略的選擇。而大陸到底要「向左轉、向右轉」,最終決定者恐怕還是在習近平,而非西方國家,這是中共跨入第二個百年,最該省思的路線問題。

#大陸 #習近平 #堅持 #美國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