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研習的命題不同,故全部由各人自行選擇進修的學校,分別進修碩士或博士學位。當時軍官出國,皆持公務護照。其時並無「托福考試」,但有所謂密西根測驗,是美國各大學對外國學生的要求。這50人中,除了赴歐洲及日本者外,尚有約20位左右通過了密西根測驗,可以順利在民53年(1964)秋季入學。但有28人,則需到台北市徐州路的「語言訓練中心」(該中心已拆除,現為台大醫院的一部份)接受短期語言受訓,通過測驗後才能獲得美國簽証。也都在民53年(1964)聖誕節前後全部出國,完成了蔣介石立即選派50名軍官出國進修的要求。

當劉元發處長召集錄取軍官分配任務後不久,蔣經國副部長也在總統府內一個會議室召見全體50位軍官,對出國進修任務多所勗勉。在那個時代,出國留學是瘋迷全台的事。教育部長黃季陸尚稱讚出國以後不回台灣,是「儲材國外」。但「儲材國外」,和蔣介石想在國內進行的國防科技計劃可是衝突的。故蔣經國特別向各錄取軍官強調三點:

一、未來成立的專責研究機構,將直屬國防部,但不會設立政治作戰部。

二、為降低該研究機構的軍事色彩,所有門禁不用憲兵,全用警察。

三、軍職人員返回後在此機構工作,保留軍職身份,但不穿軍服。待遇方面,也將從優敘給。

中山科學院自民54年(1965)籌備設立,直至唐君鉑於民73年(1984)因退休而離開時,院內都沒有設立政治作戰部,蔣經國兌現了他以上所說的全部諾言。民73年(1984)以後蔣經國體力日衰,島內的黨外活動層出不窮,已漸無心力關注高科技的事務了,郝柏村乃獲信任,以參謀總長身份接替唐君鉑兼任院長。郝氏又把政治作戰部帶入中山院,同時用憲兵接替中科院的警察門禁。和蔣介石、蔣經國父子相較,真是很不一樣!

當第一批人員送往國外受訓的時候,唐君鉑即受命籌設專責的國防研究機構。其時,蔣介石正在後慈湖(註十)設立「國光計劃室」,策劃反攻大陸行動。故蔣介石指示,該研究機構應設立在與慈湖近在咫尺的石門水庫附近;原興建水庫時遺留下來的房舍可先加以利用。為了籌備工作上的方便,蔣經國乃把信義路上一幢國防部使用中的房舍,撥交唐君鉑作為在台北的臨時籌備辦公室。

剛開始的時候,權且就用「石門研究院籌備處」名義發號施令。這個石門研究院籌備處的主要工作,在繼續辦理「國防計劃進修」第二期的軍官考選,石門水庫原有房舍的移轉接收以及研究院所需的土地征收等事宜。不久,蔣介石把「石門研究院籌備處」,正式命名為「中山科學研究院籌備處」(註十一)。任命唐君鉑為籌備處主任,夏新(海軍中將,時任國防部研究發展室主任),顧光復(空軍中將,航空研究院院長,即前赴英國洽購羅廠引擎代表)二人為副主任。

說到這裡,麼該回顧一下自民38年(1949)國府遷台至民53年(1964)這15年之間,蔣介石和他的死對頭毛潤之先生(毛澤東)間的問題。中國在鴉片戰爭之前,可以說是百分之一百的農業社會。也就是說,其社會結構,和明朝或清朝盛世時並無太大不同。農民佔90%以上,城市居民約10%,這10%包括皇室、官員、士大夫、軍人、商人及工匠等,而且全國也祗有手工業。

註十:慈湖,係石門水庫興建蓄水以後,在桃園縣大溪鎮一座矮小山谷中形成的小湖泊,四周景色秀麗寧靜,陳誠看中後移請蔣介石興建行館。石門水庫係國府遷台後第一項重大公共工程建設,陳誠親任石門水庫建設主任委員,以後始交請蔣夢麟接任。中山院接收的石門水庫房舍中,有陳誠行館一座,中山院一直作為貴賓室使用。其中有陳誠常住的臥室一間,除簡單的床舖及桌椅外,別無長物。唐君鉑下令保存原貌,藉作追思,亦為典範;該臥室至今不知尚存否。蔣介石興建行館後,命名為慈湖。該地景色秀麗,又極隱蔽,故在慈湖後側,設立全台軍政指揮中心,在其中研擬國光計劃。蔣氏亦決定把中山科學研究院、陸軍總司令部、中正理工學院等,遷建於與大溪鎮隔河相望的龍潭鄉。(待續)

#蔣介石 #史話 #蔣經國 #唐君鉑 #石門水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