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新冠肺炎的疫情依然嚴重,變種病毒的肆虐方興未艾,不過在施打疫苗的覆蓋率逐漸鋪開之餘,疫後春天的到來已經不是不可企及的想像。問題是,就算疫情控制住了,防疫工作上所發生的諸多人與人及國與國之間因為政治算計而生的糾葛,恐怕還是會餘波盪漾乃至於波折不斷。

在國與國的層面上,美國和中國大陸的較勁當然是大戲。在上半場疫情防治上慘輸的美國,顯然想在下半場贏回一些顏面,除了在疫苗施打率和疫苗外交上要和中國大陸比拚之外,拜登政府不接受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結果,要求在病毒溯源上對中國大陸再進行調查,劍指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是想要削弱中國大陸疫情防治的亮麗光芒,讓中國大陸揹上人為疏失導致世紀瘟疫的原罪。

病毒溯源本是可以按照科學準則實事求是地進行的任務,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是否詳實可信,允宜接受公評。可是拜登要求美國情報機關「加大力度」調查病毒源頭,並且在3個月內向他提出報告,就明顯地不是按照科學準則來辦事,而是把病毒溯源當成了情報戰來操作,政治化的斧鑿痕跡斑斑在目。可是,這種政治化的操作卻頗能迎合美國朝野濃厚的反中氛圍。

政治氛圍是會影響科學專業判斷的。曾經堅定否認「實驗室洩漏」可能性的頂級傳染病專家、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奇,就曾經在美國要求重啟病毒溯源時的政治氛圍壓力下,表示他並不確信原來的說法。只是福奇畢竟有他的專業良知,最近他又公開表示,新冠肺炎應該是人類和受病毒感染的動物接觸而來,不是由實驗室洩漏,並且對這個議題被政治化不以為然。

至於人與人的層面上,綠營人士想要修理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各種動作,則是活生生在我們眼前上演的防疫政治秀。從疫情指揮中心分配疫苗時的小動作,到1450和某些名嘴對柯文哲防疫措施的惡意攻訐乃至於扭曲事實,再到環南市場「請君入甕」的設局,綠營人士的行徑幾乎無一不充滿政治算計。

倒是柯文哲表現得頗為專業和沉穩,不跟著綠營人士政治化的步調起舞,跳脫出口水戰的泥淖,堅持用科學精神推動他的防疫工作。幸好許多台灣人的眼睛夠亮,腦筋也清楚,綠營人士越是用盡心機想要修理柯文哲,柯P的聲望反而越打越高,公信力越來越強,越是不被政治化的泥濘沾上身。

新冠肺炎原是病毒尋找生路的自然現象,依照科學精神辦事本是防治疫情最好的作法,無奈人世間總有些人愛搞比病毒還要毒的政治算計。防疫政治化之後,就算疫情過去了,糾葛與傷害卻可能久久無法平息。(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家發展與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政治化 #中國大陸 #科學 #美國 #病毒溯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