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吳釗燮是否很羨慕王美花?

歐洲經貿辦事處、美國在台協會、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三個外國駐台外交單位主管都聯袂出鏡,與我們的經濟部長同框,而外交部長卻無法在此一「國際場合」露臉——雖然只是一場大家只能在螢幕上看著彼此一張臉互動的線上會議。

當然,一看主題也知個中緣由:「2021科技產業全球供應鏈合作論壇」。又是一次台灣科技產業實力受到歐美日「眷顧」形成的「召喚」。確實值得台灣人驕傲,但也要警惕,因為可能「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台灣哪一項科技實力能驚動先進西方國家,尤其能讓美國在台協會處長酈英傑即將卸任前仍賣力演出?答案是半導體的產品——小小的晶片。

何以見得?

美國白宮6月8日公佈了美國檢討關鍵產品供應鏈風險的第一階段報告,其中四大項目:電池、稀土、醫藥都與台灣無關,只有半導體的章節提到台灣八十多次!

全球半導體產業上得了檯面的玩家只有六個:美、歐、中、日、韓、台。美國要脫鉤的對象就是中國大陸,前述會議當然不會讓「紅色供應鏈」來亂,那麼,六大門派只有韓國沒有現身這次在台舉行的線上趴囉?為什麼?

韓國外交部沒在台派駐單位嗎?非也,「駐台北韓國代表部」就隱身在台北世貿大樓15樓。我們很小人之心的揣測,阿里郎是無意跟台灣在半導體產業合作,所以不出席,其邏輯也很單純,同行是冤家嘛。

韓國半導體的領導廠商是三星,三星先進製程落後台積電,正拚命追趕,全球皆知。他們跟台積電競爭的客戶是相同的一批美國無晶圓廠(Fabless)的晶片設計公司:蘋果(Apple)、高通(Qualcomm)、超微(AMD)、輝達(NVIDIA)...當然,站在台積電的立場,也沒有跟高麗棒子合作的必要。

正在重組全球半導體產業鏈的山姆大叔默許韓國缺席,其背後邏輯就沒那麼晶瑩剔透了。

國際關係體系論之「戰略三角理論」中的三方關係有4種型態,其中一種叫「羅曼蒂克」,筆者私下都稱它為「齊人之福」,譬如三方稱為 A、K、T好了,A與另兩方K、T都交好,而K、T彼此敵對,此時A的地位稱為「樞紐」;K、T因為交惡,都有拉攏A以壯大自己的誘因,而A也有促成K、T維持競爭的動機,因為這樣它才能繼續挑撥K、T,獲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當然,要扮演樞紐的角色,也要有相當的實力,並非毋需付出代價。如果K、T是韓國與台灣,美國就是A,前述那一大幫美國客戶,構成了廣大的晶片代工市場,再加上軍、政、金融實力,A確實夠格扮演樞紐。但是A有沒有這個動機呢?。

有,就是一面「國家安全」的大旗。A希望能在境內建立自給自足的晶片供應鏈,偏偏旗下英特爾(Intel)與格羅方德(Global Foundries),技術落後K與T旗下的三星與台積電,產能更是大大依賴T。於是,A就有了「促成」K與T旗下三星與台積電赴A境內設廠的動機:「都來吧!」

K與T的應對態度如何呢?

韓國雖號稱民主國家,經濟發展大戰略卻與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接近,政府支持大財團,大財團配合政府。譬如韓國大統領文在寅五月赴美晉見拜登,四大財團隨同,其中三星的伴手禮就是在美國設晶圓廠。所以,我們把戰略三角中的K看成三星來分析也沒大問題。

然而,把台積電與T看成一體卻有些困難。台積電創立時接受行政院開發基金投資可是1986年的事了,近年台積電的股東成分外資佔了近八成,在美、中科技戰開打之前,台積電也儘量不涉足政治,即使張忠謀曾幾次代表台灣參加APEC,也很低調。換言之,台積電不但無法從台灣政府獲得庇蔭,反而可能還要承接A對T施壓後轉嫁來的壓力。

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回買疫苗,應該也讓台積電深刻補了一堂國際政治課?

回到主題,若不挑剔T代表台灣或台積電,結論是:讓韓國與台灣、或三星與台積電保持競爭,對美國最有利,甚至讓K與T競爭的越激烈,A越樂見其成。

譬如,連5奈米量產都還有困難的三星,竟然喊出要在美國設3奈米廠!這就是戰略三角中的K在向樞紐示好了,也是坊間猜測台積電赴亞利桑那設12吋晶圓廠「只獻上」5奈米技術,可能「不夠份量」的緣由。

本文首的線上會議在會前就發出共同新聞稿,結尾寫到:「透過主辦此活動,主辦單位展現了為科技產業供應鏈所有參與者,共同努力合作的意志」。

共同努力合作的意志?是在誰的意志驅動之下展現的「被動意志」吧?!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積電 #美國 #三星 #韓國 #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