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找了幾位在大陸攻讀碩博學位的朋友聊天,其中不乏有修讀國際關係、法律和政治等相關科系的兩岸學子,於是我們針對兩岸不一樣的民主體制進行了一些交流,或許自己的瞭解還是十分片面,但是自認收穫頗豐,也在此寫下自己交流後的感想,希望能夠用簡單的比喻和說明,幫助大家更瞭解彼此的異同。

相信在台灣年滿18歲且投過票的百姓都知道,現行台灣對於民意代表的投票方式是兩票制,每個投票人能領到兩張選舉票,一票投人、一票選黨,如果某位候選人所得的選舉票數多餘其他候選人,且達到符合的票數門檻,則該位候選人就能對外宣佈正式當選;除了直接選候選人的方式外,還有部分民意代表是透過政黨內選的方式選出,每個具有人民一定支持度的政黨都會有相應比例的保障名額,政黨能夠依照從選民手上所得的選舉票數的多寡,根據比例讓黨內的幾位民意代表直接就任。將候選人與政黨分開投票的選舉方式,能夠確保某些只在乎民意代表的政績,而不在乎其所屬黨派,以及偏好於某特定政黨,而不在乎誰是政黨內派的民意代表的選民,都能夠得到較佳的民意體現,因為不論是小範圍的地方性選區,還是大至整個涉及台灣層級的選舉,都是選民用投票的方式,從頭至尾的參與在內,所以投票的結果也能較為直觀地反應人民的支持度。

1978年,鄧小平先生提出改革開放後,大陸經濟迎來飛速的成長,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1921年建黨後的100週年內,完成全境脫貧攻堅的任務,並朝著鄉村振興、全民小康的目標前行,這是十分了不起的成就,也是全世界都能看得見的殊榮,但是談論到民主兩個字,以歐美為主的西方各國,都會認為台灣才是中國民主的標桿與燈塔、認為大陸離民主還有很遠的路程需要走,也時常拿台灣的選舉自由作為撻伐大陸的一種資本,但是事實真是如此嗎?或許還需要我們去稍微瞭解一下大陸的議政制度,才能夠幫助我們找到更好的解答。

通常在每年的3、4月份,大陸都會召開兩次國家級的大會,他們分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下簡稱「全國人大」)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以下簡稱「政協會議」),因為二者基本上同期召開,所以兩者常被合併簡稱為「全國兩會」;而地方層級組織也有兩會,只是通常在每年年初召開,所以也被合併簡稱為「地方兩會」。第一屆全國人大會議在1954年9月舉行,而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則在1949年9月舉行,這麼說來,兩會的制度也是行之有年。

全國人大會議是以地區性做劃分,比如:江西省人大代表、福建省人大代表,以及河南省人大代表等,每個地區通常都有數個代表為該省發言,每年地方政府會發放候選人名單給百姓選擇,讓他們選擇希望由誰出任代表,為該地喉舌,這是一個環環向上的競選,每級代表都會經過數論的互評,才會成為最終代表該省出席的人大代表,所以往往能夠代替該省發言的人,都是十分優秀有為的。這些選出來的各省人大代表,往往都會在兩會舉行之前,先召集在該省各領域的牛耳進行交流,比如:醫護界、科研界、商界、學界的代表人士,

可以說是人大會議的會前會吧!

這次與我商談的一位同儕,就是此屆全國人大會議會前會被選出來的學生代表,他負責調研該地近來疫情對學生復學與生活上所受到的衝擊與影響,然後再向該省人大代表們匯報,讓他們向中央如實反應,並討論出適宜的解決方案。而其他領域的會前會代表也是如此,因為每年被選出的人大代表與會前會代表都可能有所不同,所以在徇私舞弊的問題上,還是能夠得到很好的保障;而政協會議方面,則以其職能做區分,比如:職司交通、科技、農工、經濟領域的專才,他們會根據自己現階段所發現的問題和成果給予政府反饋和建議,讓政府在政策的制定能夠有很好的依據。

最後中央政府會集合這些兩會與會人員的回饋與提出的問題,分門別類發送至各有關部門,比如:國務院的交通部、經濟部、外交部等,讓這些有關部門去回答這些代表所提出的問題,整個過程更在乎的是議論的過程與問答的交流,很多百姓的問題與政策的制定,往往不是靠投票直接得到結果,而是透過協商的過程得到答案。

台灣的選舉方式能夠得到民意的直接體現,選票會說話,選民不喜歡的政黨與候選人就不會被選上,這樣的選舉看似非常民主,但這樣的方式也存在弊端,比如:是否有可能存在賄選的問題、是否存在關鍵少數而改變政局走向的問題等。而且這樣的選舉模式十分勞民傷財、費時費力,比較適合在面積小、人口少的地區執行,比如:人口數只有台灣的1/8且面積約莫只有台灣的2倍的立陶宛等,像美國這樣國土面積世界第4、人口數達3億的國家,就不可能使用像台灣這樣的選舉模式。

美國這樣的總統制國家,元首的選舉,使用的也是以各州為基本單位,賦予各州一定的票數權重,然後計算民主與共和兩黨在該州所得到票數基數,最後勝者全拿,美國都如此,更何況是土地面積世界第3、人口數世界第1的大陸,如果每個人都要到投票所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那麼從選舉開始到結果出爐,需要等到猴年馬月?所以或許大陸的選票與議政模式並沒有台灣來得這麼直觀,但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制度也讓大陸在各個領域得到很好的發展,而且百姓也算是部分參與了選舉的過程,是一種變相的民主體現。

比起台灣民意代表在議會上大打出手的為民喉舌,最後因為兩大黨互相杯葛而導致政策胎死腹中,政策出不了立院而難以讓行政單位落實,大陸議政一言堂式的舉手一致通過,反而讓外人覺得是共產黨一黨獨大,是非民主的最佳體現,大部分人這樣的認知只能說是對錯各半,大陸確實是共產黨一黨獨大,但是台灣人容易對其產生誤解,比如:大陸人就是共產黨員的盲點,所以才會稱對岸叫中共、稱對岸同胞叫阿共仔。

其實大部分的大陸人並不是共產黨員,全中國14多億人口,是共產黨員的也就約莫9500來萬人,也就是說,大部分的百姓還只是群眾而已,而且加不加入共產黨,也是需要遵循百姓的意志和黨組織充分審閱後,才能做出的結果。而且大陸也不是只有共產黨而已,還有其他比較有名的八大黨派,如: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共農工民主黨、九三學社,以及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等,這些黨派人數小於共產黨,共產黨只是相對較好入黨的一個組織,但是這些黨派人士往往也能給出左右政府決策的意見,比如:九三學社。九三學社是一個非常難入的一個政黨,裡面清一色是高知識分子,大部分的黨員都擁有博士學歷,而且是在各領域有高度成就的人員,才能被評選入黨,大陸人口眾多,能夠入該黨的,那可謂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這些人在政府工作上說話的分量是非常重的,政府要做出決策之前,也往往會和這些人商議。其他的黨組織也是如此,是故我們看到會議那種一言堂式的選舉,其實不是什麼共產黨把持議會的結果論,而是大家更在意議會的協商過程,早在投票之前,大家都已經做好充分溝通,做出彼此都能接受、都能妥協的政策,最後再按照慣例式、象徵性的投票而已。

最後,我想說,沒有一種制度沒有缺點,沒有一種政策是完美的,很多事情是在摸索的道路上不斷改進,最後得到美好的果實,很多人都會認為自己的方法最好,但是殊不知別人的也不賴,我們需要用更寬廣的視角去看待每件事情,在二維的問題上,用三維的角度去處理,用全面性的思維去設想,那麼我們就會海闊天空、就會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幫助兩岸的朋友更加瞭解彼此的不同,然後有更多的包容與交流。(兩岸觀察員/高雄人,現居北京)

【徵文啟事】

中時新聞網「兩岸徵文」欄目,延續《旺報》兩岸徵文活動,徵文主題:台灣人看大陸、大陸人看台灣、兩岸看世界、兩岸一家人、兩岸新時代,歡迎全球華人投稿。

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刻畫兩岸社會肌理,描繪世界見聞,打破刻板印象,促進兩岸民眾相互瞭解、建立全球視野,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臉書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520ROC,歡迎線上互動。

#大陸 #能夠 #選舉 #問題 #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