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海軍伊莉莎白女王號航艦打擊群浩浩蕩蕩東渡而來,日前通過皇家海軍再熟悉不過的新加坡海峽,終點指向日本。一個軍事行程,勾起了三國不同歷史記憶。

大英帝國風光之時,新加坡海峽對其而言不過是一個「內海」,皇家海軍還是以兩艘巡邏艇在新加坡建軍。只是美夢不久就在二戰被日本打破,帝國霸權地位在戰後拱手讓給美國。如今英國於此只能是個過客,艦隊經過眼看著美軍使用著當年的新加坡基地,教人唏噓。

中國感觸更深,在馬嘎爾尼發現大清帝國外強中乾後,日子不曾好過。英國為了「貿易自由化」用鴉片荼毒中國人,鴉片戰爭就此展開。今天英航母的行程航線:麻六甲海峽—南海,與當年如出一轍。

當年是敵人,這回英國「似乎」也不懷好意,唯一不同的是,這次英國改由台灣東面北上而預計不進入台灣海峽,是帝國的善意還是心生畏懼?1982年柴契爾夫人訪華給了答案。帶著福克蘭群島戰爭戰勝國的風光來到北京人民大會堂會晤鄧小平,原想留住香港治權的心思,卻被鄧一句:「中國人今天晚些時候就可以走著過去收回香港」,嚇得出會堂時失神跌了一大跤。

艦隊終點國日本的心情就更複雜了。雙方聯手制俄在20世紀初的「英日同盟」,為日本奠定侵華戰爭的地緣格局基礎。日俄戰爭的勝利,英國在西線拖住黑海、波羅的海艦隊功勞不小。日本在盟約到期後的二戰期間,為了實現大東亞共榮圈野望,放膽侵略英國在東南亞的殖民地。日軍在新加坡戰役大勝,而8萬英軍遭俘,大英帝國霸權不再;日本背刺英國不久,就遭兩枚原子彈攻擊而戰敗。英日雙方有如歡喜冤家,最終都被美國踩在頭上。

回歸現實。英國國防大臣華勒斯與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發表聯合聲明,其中宣布在該地區永久部署兩艘艦艇一事並非偶然。今年3月英國政府發表《競爭時代的全球英國》報告,重申英美關係是首要雙邊關係,並強調印太地區正在成為世界地緣政治的中心,將加強英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顯然「脫歐」後的英國,不僅急於在國際上尋找新的貿易關係替代與填補脫歐損失,更在意大國影響力面臨邊緣化的危機問題。

雖說報告曾提及「伊莉莎白女王」號航母在印太地區的長期部署計畫,且很有可能進入南海地區。但到目前為止,英方僅是宣布以兩艘護衛艦等級入駐印太地區,除了可能是節省成本考量外,也可能是為了回應美國對抗中國的最低程度協助,畢竟艦隊群入駐印太對英國財政會是超級錢坑不說,公然與中國撕破臉影響更劇,先用兩艘聊表心意再觀後效是理智的抉擇。

因此關注重點在於英艦在南海之時,是否會配合美方「航行自由」政策,駛入中國所占島礁12海浬領海內,並且避開進入台海等種種可能激怒中國舉動。就歷史經驗來看,英國外交極為謹慎現實。英國是最早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西方國家,卻是以代辦關係維持多年,直至1972年才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

同理,要看到英國在印太戰略上有快速的重大轉變,恐怕不易。更有可能的作法是,在以不刺激中國核心利益為前提下,盡量滿足美國的需求;同時藉由新時代下的英日同盟關係,加速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進程。CPTPP的加入對英國事關重大。「脫歐」後的英國亟欲尋求更新更深的貿易連結,尤其是美國。英國正苦惱於對美FTA尚未簽訂,但英國預期美國會重回CPTPP,屆時就能與美國實現自由貿易的目標。

大英帝國如今繁華落盡,亞洲卻再度成為其國家戰略的重要支點,頗為諷刺。現在的英國選項不多,至少已不能再像當年倚靠船堅炮利達成國家利益目標。此番「再來」,仍盼其帶來的是貿易自由化的初衷,為東亞帶來和平,而不是1840年的那個大英帝國,再度成為東亞戰端的催生者。(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英國 #大英帝國 #美國 #艦隊 #當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