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的核心是民族主義歡騰,這對於現代民族國家而言,再真實不過。

儘管台灣的國民政府在1971年因一中代表權遭到取代、以致從聯合國退席,連帶致使台灣日後在相關的國際會議、組織都不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個體,取而代之的是琳琅滿目的「自稱」,諸如「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用於世界貿易組織(WTO),以及使用「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參與亞太經合組織(APEC)、 世界衛生組織(WHO)、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和國際奧會相關賽事等。

中華台北「名」不聊生

其中,「中華台北」這組政治意涵大於地理空間表意的名詞組合,無疑體現了台灣所處的兩岸關係與國際現實。他既拒絕了「中華民國」的國際能見,也局限住了以「台灣」為名的身分主體,同時又「曾經」見容於北京。

針對台灣以「中華台北」之名、採觀察員身分參與世衛組織,陸媒《環球時報》曾於2016年5月提出,「依據聯合國2758號決議的一中原則,若台灣使用中華台北」的名稱參加世界衛生組織,代表台灣承認在國際上的『一個中國』,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這是一個客觀事實,不是什麼人可以隨便否定或者刻意迴避就能改變的」。

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亦曾在2009年會見時任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時,談及解決中華民國參與國際組織活動,遂稱「中華台北衛生署」,為中共領導人首次在公開場合就這一問題進行表述。

直到本屆東京奧運,命運本就多舛的「中華台北」,在台灣方面樂見東道主日本遂改其名為「台灣」的情況下,包含央視、《人民日報》等官媒也直接改口「中國台北」,而非過去曾謂的「中華台北代表團」,「中華台北」作為台灣在國際奧會使用的會籍名稱,在中日台三方的政治意圖下,落了個「名不聊生」的境況。

「台灣」之名罕見「進口」

對於本屆東奧場上,從台灣代表團以「ta」字輩開幕式進場、NHK主播捨「中華台北」而喊「台灣」,再到NHK、《紐約時報》的獎牌數統計直接標記「台灣」等事,台灣方面的反應毫不意外受到鼓舞,甚至不乏訕笑國民黨眾徒呼「中華台北」負負,不如日本敢為台灣「正名」勇敢,而大陸國台辦也如預期般,指責台灣在體育賽事上搞小動作謀「獨」沒有出路,只能自食其果。

這多方熙熙攘攘、看似「再正常不過」的政治反應,實際上相當異常於過往糾結於台灣、中華民國、中華台北等的「名分之爭」。

事實上,這次的東京奧運對於台灣的「國際露出」而言,算得上是一次特別卻也罕見的場域,諸如國際媒體對台稱謂的「出格」,台灣算是得盡了一回天時地利人和,未來想要再行複製「東奧待遇」,恐怕不易期待。

細究過去台灣內部有心的台獨團體積極想要創造屬於台灣的民族主義,其生成本質絕大多數都是內生性且「自產自銷」,從民主化到台灣總統直選開始,到後來陳水扁主政期間揚起「我是誰」的質問,再到台灣社會出現追逐「正名」的運動,台灣人的認同建構始終都是內在性質的。儘管已故獨派大老史明究其一生提倡「台灣民族主義」,但在內外成因都不具備發展可能的情況下,獨派想望的台灣民族主義,終究只是不會完成且故步於內的進行式,說久了也淪做不期不待不受傷害的一類教條,台灣社會早已失去了悸動。

「日料招待」當心裡有數

爾今,得勢於美日與西方世界在國際間大行反中其道,加上日本作為本屆奧運會的東道主,台灣實際上是被動地接受了如以台灣之名進場、NHK掛台灣名稱入獎牌榜等等的「款待」,對照此前台灣舉辦東京奧運「正名」公投失敗收場、江啟臣呐喊中華台北遭受嘲笑,這次於台灣社會內部掀起的類民族主義小高潮,反而是從外部的行為方扣回來的,可以預見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台灣人主體意識將持續受到這外部刺激而鼓噪莫名。

其實台灣有這類的反應某種程度也「合情合理」,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存在有一定的屬地主義,進而發展出屬於共同體之間的認同與忠誠。但屬地主義與民族主義的建成不可混淆成一談,從中華民國失去「一中代表權」後在國際間消失、台灣因「一中原則」不容行走於國際,作為補充選項的「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中華台北」取而代之,台灣人企圖「以台灣的名字呼喚自己」的慾望著實飽滿已久,只不過過去從來都是自說自話,想對誰聲張都沒門,卻不料此次東奧日方一系列的「小動作」,讓台灣民間油然生出了幾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主義,狂歡不已。

然而,台灣社會也當明白,「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的道理,湍急的流水所以能漂動大石,繫於其所產生巨大衝擊力的勢能所至,諸如這回東奧的「日料招待」,台灣當知「淺嘗即止」,台灣可別當真「麻雀變鳳凰」,把自己視作了美日與西方盛情邀宴的賓上客,真心貪杯了,這「反中」的宴席散了,失態的也就剩下自己。

(本文來源多維新聞網,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台灣 #中華台北 #民族主義 #中華民國 #東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