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中共國防部舉行例行記者會,會中國防部新聞局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宣布:中、俄兩國將於8月上中旬在中國寧夏回族自治區陸軍青銅峽合同戰術訓練基地舉行「西部‧聯合2021」演習,雙方預計派出兵力1萬餘人,並投入多型飛機、火炮和裝甲裝備,演習時機距離美國反恐撤軍阿富汗、新冠病毒溯源調查的敏感時機,引起國際關注。

吳謙強調,中俄兩國這次演習主旨為鞏固發展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深化兩軍務實合作和傳統友誼,進一步展示雙方打擊恐怖主義勢力、共同維護地區和平與安全的決心和能力。中、俄雙方將成立聯合指揮部,中方參演部隊以西部戰區為主,俄聯邦武裝力量以東部軍區為主,兩國進行混合編組、合帳籌劃、同台合練,共同檢驗和提高部隊聯合偵搜預警、電子資訊攻擊、聯合打擊清剿等能力。

早前俄羅斯東部軍區新聞處6月22日也發布消息,俄羅斯東部軍區就中共在中國寧夏回族自治區陸軍青銅峽合同戰術訓練基地舉行中、俄「西部‧聯合2021」演習,俄、中先行在哈巴羅夫斯克就俄羅斯部隊人員和物資抵達中國境內辦法、演習計劃、物資技術保障辦法等問題進行協調。

《環球網》特別提到,中、俄即將進行的「西部‧聯合2021」演習特點有三:一、自2020年新冠狀病毒爆發以來,首次中國境內大型聯合演習、二、俄軍首次進入位於寧夏的陸軍青銅峽合同戰術訓練基地參加演習之外,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將首次率團軍演,並觀摩中國大陸軍,中俄兩軍之間的信任度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三、針對今年美軍撤出阿富汗軍事基地,將使得阿富汗恐怖活動,有轉移到中亞地區的可能性進行演練,並藉大型聯合演習向周邊國家展示地區安全穩定決心。

從國內外文獻與新聞分析方法取材及比較的角度,中、俄「西部‧聯合2021」演習對於中共軍改發展有重要影響,值得關注:

首先,依據大陸學者研究,自2014年以來,全球共有110多個國家、超過4萬名外國「聖戰」分子加入「伊斯蘭國」,目前大部分人員已經潰散,或留在伊、敘繼續參加「聖戰」活動,或轉投其他恐怖組織,或向其他國家外逃流竄,對國際社會構成日益嚴峻的安全威脅。外國「聖戰」分子跨國流竄,是導致周邊地區恐怖主義蔓延的重要原因,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單獨應對此種威脅,中共和周邊國家急需就此建立聯防聯打機制。

其次,中共解放軍在上合組織框架內已經參與許多多邊聯合反恐軍事演習,其中大型演習,則以2005年起,每兩年進行以「和平使命」為名的聯合反恐軍事演習。另外,較為特別的是,近三年中共西部戰區部隊,先後參與俄羅斯「東方-2018」、「中部-2019」、「高加索-2020」三場「戰役級」聯合演習。本次由中方主辦「西部‧聯合2021」演習,可見西部戰區自中共2016年軍改後,除不斷地學習俄羅斯2010年軍改「軍區轉戰區」模式之外,也藉由參與俄軍三場戰役級聯合演習中學習戰區如何指揮跨軍兵種聯合訓練。

再其次,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於7月5日晉升四位上將中,有兩位是西部戰區將官,其中一員是王秀彬擔任西部戰區司令;劉振立曾於武警擔任要職後,晉升陸軍司令員,兩員據了解曾於2016年在中部戰區共事過,相信是這次中俄西部聯合2021反恐演習的要角,也為未來中央軍委掌權後,能提供解放軍陸軍與武警晉升管道互通。而本次中俄即將舉行的「西部‧聯合2021」演習,正好立即展現新任西部戰區司令及陸軍司令員的指揮與驗證「戰區主戰、軍種主建」兩位首長的合作能力。

最後,大陸有鑑於新冠狀病毒肆虐與快速傳播,與近期英國航母戰鬥群從事全球遠訓初期發生百名船員染疫情事。將再次提醒中共軍方的醫療保障團隊,事先超前部署醫療方艙及疫苗等醫療物資與設施,依照大陸一人染疫全省動員防疫高規格標準,使中俄聯合演習前夕與過程中,如何有效杜絕病毒入侵部隊群體而影響整體戰力。

值此美國反恐撤軍、新冠病毒溯源調查之際,中俄兩國聯合軍演具有重要的指標性意義,不僅是在區域安全議題填補美軍空位的象徵,也兼有中俄傳統軍事結盟的堅定意義,更有中共軍改後實際驗證醫療保障團隊在大型戰役聯合演訓中的實戰能力,未來大陸軍事動員如何快速整合醫療保障能力值得關注。

(陸文浩為文化大學國發所博士候選人)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聯合 #演習 #中俄 #2021 #俄羅斯